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夺命续寿

2021/9/15 0:07:37     编辑:曹旺     浏览量:13

第一章、酒吧外面的谋杀案

包洪是一个工地的包工头,这天他刚刚结束一个大的工程,一个人在酒吧里面庆祝。里面的女人都是姿色平庸,没有一个可以要男人心动。

他独自喝着闷酒,忽然,一个长相靓丽的少女徐徐向他走来。那少女一见到他就笑着问道:这位大哥,你可否请我喝杯酒?

少女穿着一件深粉色的连衣长裙,却没有一般女学生的稚嫩,反而有一种女人特有的味道。面对这样的女人,没有一个男人会拒绝。

少女为人似乎很开放,喝了几杯酒就说有点醉,还问包洪可否去他家休息一下。言下之意其实就是打算把自己送给他。

包洪扶着少女走出了酒吧。少女看起来醉的很厉害,而包洪的表情则显得很兴奋。的确,面对这样的美女,怎么可能不兴奋?

他很快就把少女带到了自己的家中,一进入家门,那少女就把门关上了。似乎不像是去一个陌生男子的家,而像是去自己的家。

此刻少女已经没有了刚才醉醺醺的神态,俨然是已经酒醒了。

也许刚才是她不好意思吧,包洪在自己的心中想到。

忽然,那少女一下子就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来。而此刻包洪则静呆呆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他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开放的女子。

而就在他沉醉幻想与女子的躯体时,女子却突然抽出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刀!

她一刀就刺入了包洪的腹部,包洪还未来得及反应,那女子就麻利的开膛破肚,把包洪的腹腔给完全打开了。

此刻包洪虽然还未死,却也因为剧痛失去了全身的力气。少女看着垂死的男人,轻蔑的笑道:你的命我收下了!

说着那少女嘴中竟然开始念叨起了一连串的奇怪咒语:啊索罗娜,米粒卡卡娃娃。

忽然,包洪的腹部中就出现了一个闪着艳红色光芒的球状物。那少女带着笑把手伸入了包洪的腹部,取走了那个红色的球形物体。

片刻,包洪的尸体就已经开始腐烂发臭了

林飞和法医小陈看着这具腐烂的不成样子的尸体不禁愕然。尸体是因为发出了腐臭才被人发现的,根据邻居的口供,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包洪了。

的确,包洪平时都不怎么在家出现,所以自然很难看到他。

很麻烦啊,那就是什么都查不到啊。小陈耸了耸自己的肩膀。

突然,他又说道:要不找她来吧?

姬荣?他不是出国了吗,要下个星期才能回来啊。林飞似乎是装傻一样的说道。

法医小陈白了林飞一眼: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哦。林飞的眼前顿时浮现出了陈爱玲那副得意的面孔来,他有时候真的不想见到这个女人,虽然她真的很聪明。

片刻之后,一阵高跟鞋的咯咯声就从远处传来了,很显然,来人正是陈爱玲。

陈爱玲一进入房间就被吓了一跳,她目光中带着几分的怒骂,像是在责备小陈不该要她看到这么恐怖的场景。

你们要我来这里干嘛?陈爱玲没好气的说道。

林飞不情愿的嘀咕了一句:请你帮忙。他的声音很小,仿佛是蚊子在叫一样。

陈爱玲假装没有听到:什么?

请你来帮忙啊,你耳朵聋了啊。林飞大声叫唤道。

懒得理你。说完陈爱玲就仔细的看起了尸体来:好恶心,但是也好奇怪。

哦?法医小陈好奇了起来,他不知道陈爱玲嘴里的奇怪,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们没有发现吗?尸体腐烂的很厉害,但是却没有蛆虫。现在可是夏天啊,按理来说这尸体应该已经有了很多的蛆虫才是啊。

法医小陈点了点头,他越发的佩服起了陈爱玲,可以发现这么细微的细节。

如果是中了剧毒那就不一样了,比如水银和砒霜之类的,那就完全是另外的情况了。

小陈又一次的点了点自己的头,表示认同陈爱玲的话。

第二章、奇怪的尸体

然而尸体的检验报告却是更加的奇怪,尸体中间并没有什么剧毒。

那是怎么回事?林飞看着报告不解的问道。

陈爱玲此时的五官也都成了一团,忽然,她开口说道:你还记得那个玫瑰女人吗?

你说的是那个花怪物?林飞实在不愿意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那一幕在他看来实在是他最大的失败。

我并不是特意要你想起来什么,只是我觉得两者之间似乎有着微妙的相似。

哦?林飞不解道。

陈爱玲顿了顿:其实我们都看到过很多奇异的事情,有的事情真的不能用科学去解释,而这次也许也是一样。

你的意思是尸体其实不是死了很久?

嗯。陈爱玲点了点头,又继续对林飞说道:也许是因为某种原因,才会看起来像是腐烂了很久。

林飞也跟着点了点头:那只要我们调查出死者的一些基本情况就可以了。

说着他便带着陈爱玲以及小车又一次的去了死者的家中。一进入家门,那腐烂的臭味似乎还在空气中弥漫。陈爱玲不禁的皱起了眉头。

你很怕臭?

忽然林飞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多此一举,又有几个女生不怕臭呢?

陈爱玲点了点头:不过没事,我还能忍受,我们快点找东西吧。说着他们就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

不一会儿,他们就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包洪的身份证件。

而除了他的身份证以外,他的工作证也是放在家中的。

陈爱玲揶揄着说道:我们大陆这点还是比香港好的,不用时刻带着身份证,这样,也给我们确定死者信息有了很大的帮助(香港因为时刻要检查身份证,所以身份证都是随身携带的)。

林飞仔细的检查了他的证件,上面的信息十分的详细。

我们现在就去他任职的那家公司。林飞说着又风风火火的拉着小车以及陈爱玲前往了那里。

他们公司的人似乎还不知道包洪已经死了,都表示很惊讶。

其中的一个工友诧异的说道:不会吧!我们前几天还一起庆祝来了呢,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前几天?是多久以前?陈爱玲迫不及待的问道。

就是三天前,而我们包工现在也三天没有来工地了。那位工友继续说道。

他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没有啊,我们包工人很好的,都说没有这么好的包工头。那位工友的语气很真诚,也很惋惜,甚至还有着很浓厚的悲伤。

陈爱玲想了想:谢谢,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抓到凶手的。

第三章、第二起命案

在回去的路上,林飞不禁问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地方?比如比如

比如谁是嫌疑人对吧?陈爱玲接下了林飞没有说出来的话:你现在相信我的判断力和观察力了吧?

和秦园在一起久了吧。林飞就是不肯示弱。

陈爱玲懒得理他:这和我师傅无关?

那爱玲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怎么那么准确啊?一直没有说话的员警小车忽然开口说话了。

陈爱玲露出了一个神秘的表情:女人的直觉!

而就在他们三人嬉笑打闹的时候,一个不幸的消息又一次的传来了又发生了一起命案!

三人立马赶到了现场,死者仍旧像是上一位死者一样,腹部被人残忍的剖开,而尸体也极速的腐烂了起来。

忽然陈爱玲发现了一件诡异的事情,她立马拉着小陈的衣服说道:你快看,你快看啊!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不可能会这样!法医小陈也注意到了,他立马大叫道:快检测尸体是不是有毒素反应。

结果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尸体并未有毒素反应。

天啦,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不可能。

林飞诧异与小陈的表情,不禁好奇了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不可能?

小陈舔舐了一下自己的嘴巴:你看,你快看啊!

此刻林飞才发现了他们看到的异样尸体的周围有着一群的蚂蚁,而那些蚂蚁却都是绕着尸体走的,看起来像是在畏惧什么!

尸体并没有什么毒素反应,也没有什么药物反应。那些蚂蚁为什么会躲着尸体呢?小陈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而陈爱玲看了看四周,随即抓起了几只蚂蚁丢在了尸体上面。

那几只沾染到尸体的蚂蚁顺速的死亡,并且很快就风干成灰了!

陈爱玲又再一次的抓起了一条蠕动的蚯蚓丢在了尸体上面。毫无疑问,蚯蚓也和蚂蚁一样,立马就死亡风干了。

我们再抓几条回去试试。法医小陈随即也抓了几只蚂蚁和两条蚯蚓带了回去。

和这具尸体一样,那些蚂蚁和蚯蚓一碰触到包洪的尸体也迅速的死去了。死法也是那么的恐怖与诡异。

可惜姬荣不在这里。林飞叹了一口气。

姬荣精通各种秘术和巫术,一定可以帮到他们。

陈爱玲想了想:其实我也许也可以帮到你们,我的奶奶是一名苗女。现在她人在湘西老家,我可以立马动身,我想我奶奶也许知道什么。说着陈爱玲就立马的动身去了湘西,临走之前还告诉林飞一定要查清楚那两个人的共同点。

而就在陈爱玲走了没多久,林飞就不负她所托的查出了那两人的共同点来他们都是一家工地的包工头。

难道是专门猎杀包工头吗?林飞嘀咕道。

第四章、苗蛊巫邪

陈爱玲不到一个星期就回来了,而她也带来了一些消息来。原来那是一种苗族的邪术,但是陈爱玲的奶奶并不是蛊婆,所以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小时候听人说过。

那种巫术是干什么用的?林飞立马追问道。

我奶奶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听说,好像是为快死之人续命用的。

林飞皱起了眉头:给快死的人续命吗?那要查谁是凶手就难了。

其实也不是很难,你不是说了吗?死者是包工头。那换句话说就是说死者是很强壮的男人。据说第二个死者是个刚刚退伍的军人,而第一个也曾经获得过空手道大赛的业余冠军,那也就是说凶手是一定要找很强壮的男人下手的。

那你的意思是

顿时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凶手是个女人!

而且一定是一个和我一样,很漂亮的女人。陈爱玲仍旧不忘记赞美自己的说。

林飞顿时做了个呕吐的表情,而陈爱玲看到后就立马白了他一眼。

那两个强壮的男人要在什么地方才可以碰到漂亮的女人?总不能随便在街上拉一个吧。陈爱玲又开口说道了:而且我发现了两个地方其实也有相同的地方。

哦?什么相同的地方?

陈爱玲笑了一下:第一个地方是死者的家中,而第二个地方也是很偏僻的地方。这两个地方都很方便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只有成年男女才能做的事情。

你是说他们本来是要行鱼水之欢!

没错,那么换句话说就是只有酒吧的女人才会如此。

林飞想了想:如果是酒吧的话,那城市的酒吧也很多,那我们要一家一家的找吗?

陈爱玲摇了摇头:不,其实我发现两名死者住的地方并不远,而在他们的附近就有一家酒吧。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那家酒吧,酒吧的老板一眼就认出了两名死者,他们都是这家酒吧的常客。

陈爱玲想了想:你们酒吧最漂亮的女人是谁?

顿时,那个老板有点吃惊了,他没想到陈爱玲会突然问这种问题,随即又说道:我们这里的姑娘都是最漂亮的。

他的语气十足像是一个马夫,但这次他们的目的不是扫黄,所以也就没有太过于理会了。

然而那些所谓的最美的姑娘却让两人失望了,不客气的说,全都是庸脂俗粉,甚至有一点丑!

陈爱玲不禁怀疑起了这个老板的品味,她随即又找了个客人打听谁才是这里最美的女人。

而那些客人则都说是一个被他们戏称为小红裙的女人。那个女人时常来这家酒吧,为人也主动,但是却像是喜欢肌肉男。

而那个女人因为时常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裙子,所以被戏称为小红裙。

你们看,就是她。

顺着一个客人的叫声望去,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穿着粉红色长裙的美丽少女。

林飞刚想上前陈爱玲就示意要林飞等等。

那少女看了看四周,表情失望的离开了

第五章、夺命续寿

陈爱玲拉着林飞小心翼翼的跟踪着那个少女。不多时,他们就来到了一栋筒子楼。

那筒子楼像是上个世纪的建筑,什么都很不好。摇摇欲坠的,就像是一个垂死的老人。

那少女转身进入了一个房间,而林飞和陈爱玲则一直静静的躲在那个房间外面偷听。

只听见里面传来了那少女银铃般的声音:求求你,求求你,老天爷。

立马陈爱玲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录音键,录下了少女说的话。

一定要让我找到强壮的男人,然后拿走他们的命。求求你,老天爷,再给我点时间吧。

忽然,陈爱玲的电话响了起来。好死不死的,电话那头竟然是一个推销自己产品的代购!此刻陈爱玲真恨不得一刀捅死那个代购。

谁在外面!那少女一下冲开了房门,用那如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林飞和陈爱玲。

陈爱玲给自己壮了壮胆子说道:你杀人的话已经被我们录了下来了,你可别想抵赖。

那少女突然大笑了起来:好啊,你们要是想知道,我就都告诉你们好了。

少女的名字叫做霍思敏,从小就无父无母,或者说,她是被自己父母抛弃的好了。她是被一个捡破烂的老奶奶捡来养大的,虽然她是被捡来的,但是那老奶奶对她也像是对待自己的亲孙女一样。

从小,周围的人就都嘲笑她,欺负她,说她是被人遗弃的种。而每每这个时候,都是那个老奶奶去捍卫她,保护她。

那时候她就发誓自己一定要好好的报答自己的奶奶。

而霍思敏的天资也是极高,从小就十分的聪明,学习也都是满分。长大后,每次考试都可以拿到奖学金。

在不久之前,她得知了自己将被报送哈弗留学,并且可以获得全额的奖学金。也就是说,她不必为了自己的前途发愁,而且还不必为了自己的学费发愁。

为此她们两人自然都是很开心的。

而厄运却紧紧的追杀着这个可怜的少女。她奶奶前段时间一直感觉自己的腹部疼痛难忍,但是由于想省钱,一直都没有去医院检查。

直到一天,她昏倒在了大街上。也是那时候,她才被检查出自己已经得了肝癌晚期!

霍思敏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一直痛哭不已,她的人生才刚刚看到美好的曙光,她才刚刚想要报答自己的奶奶,可是可是

她除了痛哭,却没有别的方法。

而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女人出现了。那个女人自称是她的亲生母亲。

原来在十多年前,她的母亲是黑苗族的圣女,却因为抵御不了外界的诱惑失贞与她的父亲。之后他们为了不连累她,才把她给抛弃了的。

而她的生父在前不久也因为外来的原因去世了。此时她的母亲生无可恋,却又意外得知了自己女儿的遭遇,便冒死为她盗来了《黑苗手札》中的一页。

而那一页讲的就是夺命续寿!之后霍思敏根据上面的内容夺取了那几个男子的寿命,勉强为自己的奶奶维持生命。

而这种巫术是需要七个男人的命,才可以彻底的延续寿命的。只是可惜,现在还只是两个。

就在说话间,屋内忽然传来了一阵痛苦的哀嚎声,霍思敏一听立刻冲了进去。她奶奶,已经咽气了。

一见到自己奶奶的去世,她便疯狂了起来:啊她一声大喊,冲出了窗户。

碰的一声响,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林飞和陈爱玲的心中不禁升腾起了一阵的悲凉。

漆黑的夜空下,一个穿着一身黑衣的人影潜伏进了那老久的房屋,他看着那已经极速的腐烂的尸体,不甘的说道:可恶我不惜制造出一个分身,来引诱我的女儿,要她替我盗取寿命,竟然被你们给毁了可恶。

而随后他又笑了出来:不过越来越好玩了,陈爱玲,林飞,我会亲手送你们下地狱的。其实我知道你们彼此互相喜欢,但是在人间不敢说、不敢做的。那就去阎王面前拜堂吧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