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夜谭记之珠坠

2021/5/4 9:35:17     编辑:郗子昂     浏览量:18

一、病危

整整两天,盛嘉帝都没有传膳。他守着病重的太子,连眼都不敢闭一下,太皇太后和皇后坐在一边垂泪。

盛嘉帝不明白,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上天不敬的事,上天要让他的子嗣如此艰难?

登基十年,他有过十九个孩子,十三个还未出世就胎死腹中,三个没过满月,一个刚过一岁就没了,另一个在三岁的时候溺水而亡,唯有皇后生的太子活到了五岁。可如今这一根独苗,也快活不成了。几天之间,他似乎老了十岁。

冷笑几声,盛嘉帝瞥了眼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一排御医:治不好太子,你们都给他陪葬。瞬间,御医们齐刷刷地跪了一地。

最年长的御医哆哆嗦嗦地开口:臣有个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盛嘉帝的声音冷得近似冰霜。

老御医抖了抖身子,道:若是有海灵珠,倒是可以救太子一命。

海灵珠?!太皇太后惊得站了起来,是南海鲛人后代体内的神珠吗?

老御医答:启禀太皇太后,是的。相传南海鲛人与人族结合后的后代,能像蚌一样孕育出珠子,珠子可治百病。鲛人后代信奉海神,故此珠子被称为海灵珠。

太皇太后惊喜万分,对嘉盛帝道:皇帝,哀家要是没有记错,你母亲应该是有一颗海灵珠的。

盛嘉帝沉默许久,才淡淡地回道:太皇太后记错了,太后并没有海灵珠。

二、救命之恩

太皇太后并没有记错,盛嘉帝确实有过海灵珠。

盛嘉帝出生后不久,国中爆发诸侯之乱,东南、正南、西南疆域的三位诸侯王勾结起来,组织了庞大的军队进攻帝都。

诸侯王灭了先帝和他的子嗣。先皇后命亲信护着当时仅十一岁的盛嘉帝出逃,自己找来另一位同龄的男孩自焚于昭阳殿。

盛嘉帝澹渊逃出帝都不久,便跟亲信护卫走散了。在民间流落了一个多月,他几乎成了乞丐,更为不幸的是,他被人贩子所骗,带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真真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澹渊试着逃跑,却被抓了回来。人贩子恼羞成怒,将澹渊打得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在澹渊觉得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忽觉喉咙一凉,有甘甜的东西落入胃中。迷糊之中,似有人在呼唤他,可呼唤什么,他却听不清。

澹渊终于睁开了眼睛,对上的是一对黑白分明,像海水一般干净澄澈的双眸。

他说他叫若竹,同澹渊一样,也是被人贩子抓来的。澹渊用虚弱的声音对他说:我们一定可以逃出去的。

若竹笑笑,在他耳边轻声道:只有活着,才能获得自由。

澹渊浑身一震,是啊,只有活着,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他握着若竹的手,坚定地点了点头。凭着这股信念,两人在人贩子和卖主之间辗转了几道,终于逃了出来。

可为了救澹渊,若竹却受了重伤快要死了,他对澹渊说,不要管他赶紧逃。澹渊不肯,他从袋里掏出一个黑乎乎的泥丸,用力敲碎后,取出一颗白得剔透的珠子,喂若竹吞下。

若竹惊愕地看着他,他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让若竹安心睡觉。

若竹奇迹般地活了,更幸运的是,澹渊的亲信侍从终于找到了他!澹渊跟若竹说:你跟我走吧,虽然开始会很困难,但等我拿回属于我的东西,一切都会好的。

若竹摇摇头:我要去找阿妈。我离开这么久,她一定很着急。让她放心后,我再来找你。

澹渊将一把匕首递给他:好,到时候你来帝都找我。这是信物,上面有我的名字。

若竹接过,两人转身朝相反的方向离去。

当日一别,便是十八年。澹渊集合当年最精锐的北疆军队,打败诸侯王夺回江山,登上了天子之位。后来,他派人去找若竹,可像大海捞针一般,若竹音信全无。

三、寻找海灵珠

澹渊用来救若竹的珠子,便是海灵珠。

再后来,鲛人同人族结合,繁衍的后代慢慢进化成了人形。他们完全离开了水,从水边迁徙到内陆,生活与常人无异。

鲛人上岸的代价,便是失去出生即有的灵珠。只有女鲛族后代,才有可能孕育出神珠,且神珠也不再有起死回生的奇效,只能医治百病。

可尽管如此,这样的珠子还是稀世珍宝,是海神的恩赐,世人称之为海灵珠。这一切,是澹渊的母亲告诉他的,因为他的母亲就是鲛族后人。他曾有过的珠子,便来自他母亲体内。

澹渊在母亲的灵位前跪了一个晚上。然后,他唤来禁卫军亲信首领,告诉他,去南疆找一个名为赤水的族落,族落女子的体内一定有海灵珠。顿了一顿,他再次重复了一遍:不惜一切代价。

禁卫军奉命而去,一个月后,他们在南疆丛林深处,找到了过着与世隔绝生活的赤水族。

上百人的赤水族很快便被杀光了,禁卫军将赤水族女子的尸体一个个开膛破腹,反反复复、仔仔细细找了一遍又一遍,除了血肉,没有一颗海灵珠。

禁卫军盛怒之下,将刀架在老人脖子上,逼他们说出还有没有别的赤水族女子,老人咬牙切齿:几百人的赤水族,为了海灵珠,一遍遍被你们屠杀,如今就剩下我们了!

禁卫军不甘心,又地毯式的搜了几遍,仍旧一无所获。无奈之下,只能回帝都复命。

澹渊大发雷霆,重责禁卫军禁卫军首领说,为确保没有疏漏,他安排了暗卫在赤水族,若是还有落网之鱼,一定能第一时间禀告陛下。

澹渊沉默了许久,微微点了点头。

四、做戏

日子一天天过去,在澹渊的耐心快要被磨灭至尽的时候,暗卫终于传来了消息。

最后一个赤水族女子,出现在了赤水族!她本是回族落的,却被老人们赶了出去,他们让她快逃。如今,她住在南疆一个小村落的山下。

澹渊喜得从龙椅中猛然站起!禁卫军首领讷讷地问接下来如何处理,澹渊说做好随时出发的准备,明日听他命令。

当晚,澹渊取出母亲的笔记,又仔仔细细研读了一边,目光最终落在几行字下:

并非每一位赤水族女子都能孕育海灵珠,唯有毫无保留地心悦于情人的赤水族女子,才有极大机会孕育出海灵珠

次日,澹渊将国事托付给宰相后,便让禁卫军首领带路,快马加鞭赶去南疆。

一直立于帝国最高处的他,向来只有女子来取悦他,在男女一事上,他从来不多费心思;如今,为了他单薄的子嗣,为了帝国的未来,他一定要让那个女子心悦于他,为他孕育出海灵珠!

一路上,澹渊让人给他讲民间的各种戏文。他很聪明,很快便明白了男女情感的关键之处。在快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他也完成了整个计划的设想。

在那个女子住处附近,他取出禁军腰间的刀,往自己身上割了几个口子,血流得厉害,伤口却是不致命的。这其间的分寸,因着当年流亡和打仗的经验,他拿捏得十分精准。

制造好伤口后,他又吞了几粒保命的药丸,便让禁卫军撤到暗处,自己走到那女子的木屋边,弄出点声响后,便假装晕了过去。

门开了一小条缝,缝中有双大大的眼睛,转了几转后,门便被拉开了。一个青衣少女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见到浑身是血晕倒在院子里的澹渊,赶紧将他拖进了屋。

澹渊闭着眼睛,原本火辣辣的伤口,慢慢敷上了一层清凉。他知道,第一步,他走对了。

五、英雄救美

一个良好的开始之后,接下来便顺理成章了。

这名赤水族女子是哑巴,澹渊说:我叫澹渊,你总是穿青衣,我唤你阿青可好?女子低着头想了好一会儿,轻轻地点了下头。

阿青是个很简单的姑娘,澹渊说什么,她都用点头表示赞同。

乡间的生活极其平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阿青靠纺布和刺绣为生,她的手艺非常好,纺的布又薄又柔,刺绣也栩栩如生,镇上有固定的店家收她的布和绣,所以生计并不困难。只是,一个人的生活难免会显得孤单,忙碌时不觉得,空闲下来则有了寂寞。

澹渊聪明,将阿青眼中的情绪看得透透彻彻,学着他妃子的手段见缝插针地示好。阿青的回应从开始的羞涩慢慢变得热络了起来。

在她的眼睛里,澹渊看到了倾慕,这种情感他十分熟悉,后宫每个女人都有。

鱼儿已入网,是时候该收网了。这日,阿青收拾了纺好的布和刺好的绣品,去镇上送货。山路是她走惯了的,天蒙蒙亮她便准备出发。澹渊说,不放心她一个人出行,要陪她一起。

阿青朝他摆摆手,表示他的身子还没完全好,留在家休养,她不会有事的。

澹渊坚持了许久,阿青始终不同意。她性子虽简单,但脾气却很犟,认准了的事,不会轻易改变。澹渊没办法,只能目送她出门。

阿青走了一段山路,突然冒出两个贼人,淫笑着朝她扑来。她吓得脸色惨白,拼命踢打他们,可她一个弱女子,怎么斗得过蛮牛似的壮汉。她喊不出来,泪流得满脸都是。

忽然,压在身上的贼人不见了,耳边似传来澹渊凶狠的声音:我宰了你们!她以为自己听错了,抹干眼泪仔细一看,只见澹渊正发了疯似的在打人。

阿青呆了,她不知道为何澹渊会突然出现。待她回过神的时候,贼人已经逃了,鼻青脸肿的澹渊抹了把嘴角的血,上前紧紧抱住阿青,颤着声音说:幸亏我偷偷尾随你,不然要是你出一点事,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阿青,嫁给我好吗?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

阿青的泪水又一次如泉水般涌出。她伸出手,环住了澹渊宽宽的背,将头埋入了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抽泣。澹渊轻轻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没事了,不用害怕,以后都有我呢。

他的嘴角微微翘起,眼中尽是一切皆在掌握中的满意。

六、取珠

阿青无父无母,澹渊便与她以天地为媒,结了姻缘。

婚后两人如胶似漆,一月后,阿青便有了身孕。虽然她不能说话,但她的眼,她的笑,她轻快的步子,无不诉说着此时的快乐与幸福。她在灯下缝着澹渊的衣服,悄悄抬头看他一眼,眉梢眼角尽是浓浓的情意。

澹渊朝她温柔一笑,从她手里取走衣服和针线:早些睡吧,别累着了。

在他温暖的怀抱中,阿青慢慢睡着了。澹渊脸上的笑似烟般散去。今晚是月圆之夜,如霜的月色从黑暗无边的夜空洒落,天地之间一片清冷。

他瞧着着怀中熟睡的女子,她不是特别美丽,却十分耐看,且越看越有味道。

如果,她不是鲛族后人,他会带她进宫,像珍藏海灵珠一样珍藏她一生一世,澹渊想。

只是,可惜了。

月光下,他取出了袖中的匕首。突然,阿青睁开了双眸,澹渊一惊。阿青朝他甜甜一笑,澹渊定了下神,下一瞬间便掩住了匕首,柔声道:怎么醒了?

阿青没有比划手势,只是朝他怀里拱了拱。澹渊轻轻地在她额头落下一吻:阿青,你愿意我做任何事,对不对?

阿青在他怀里点了点头,澹渊又道:我想要个东西,你帮帮我,好不好?

阿青又点下头,澹渊紧紧抱了抱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匕首插入了她的心口。阿青甚至来不及反应,便再也不会动了。

七、后悔莫及

澹渊只觉得心口一疼,仿佛匕首插入的不是阿青的心口,而是他的一样。

只是,他来不及去细想此刻的心情。他迅速划开她的腹部,那里,有他们还未成型的孩子,还有一颗小小的、白得剔透的珠子。

是海灵珠!澹渊欣喜万分,他的太子有救了,帝国有继承人了!

他拿着珠子冲出屋子,却不小心带下了放在一边的衣服,脚下一滞。那是阿青替他做的衣服,刚刚有了雏形。阿青用手语说,他的衣服旧了,趁着她现在还没有孕期反应,得赶紧替他多做几身衣服,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她怕是做不动了。

澹渊的心口忽然空荡荡的,不难过,只是觉得茫然,茫然过后是害怕。自此以后,再也没有一个眉眼温柔的女子给他做饭,替他缝衣,暖心地陪伴在他身边了。

他忽然想起当年同若竹在一起度过的日子,虽然苦,尽管艰难,但回忆时总觉那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暖。若竹离开时,他觉得不舍,有些害怕,而此时此刻,他只觉得恐惧。

澹渊转身冲到床边,抱起阿青,心里想,也许她还没死呢。

可是,她浑身都是血,身子越来越冷了。他疯了一般替她止血,可血就像她曾经的泪一样,如泉水一样涌着,怎么止得住呢?蓦地,他愣住了。

他探出手,不可置信地从阿青的心口取出一个异物。一颗拇指盖大小,白得剔透的珠子。

这是什么?

他一点点地拭擦干净,温润的珠子上,有三个小小的点,细细看才看得清。他记得,母亲的海灵珠上就有三个小小的点。珠子是同他一起从母亲的腹中来到人间的,幼时的他曾问母亲,为什么会有点。母亲笑道:可能是你调皮,在肚子里挠坏了珠子。

也许世上还有别的海灵珠,但是有三个点、且这三个点还是他如此熟悉的海灵珠,这世上只有一个,就是他母亲孕育的,而他送给了若竹的那颗!

若竹,阿青澹渊浑身都开始颤抖,他希望这不是真的,但是母亲笔记里的文字却如潮水一样涌来:

能孕育出海灵珠的鲛族后代,最接近先祖鲛人。十岁之前,他们没有性别;十岁的时候,他们可以选择性别,若成为女子,则有九成可能孕育出海灵珠

就像蚌孕育珍珠,需要经历血肉模糊的痛楚,鲛族后代孕育海灵珠,亦要付出极大代价,或失明,或失聪,或失声,或减去大半的寿命。当她心悦于一人,体内开始孕育珠子时,便会失去这些

女鲛族后代,一生只选择一人,作为终身伴侣

澹渊将阿青,也是若竹紧紧抱在怀里,失声痛哭。

听闻声音的禁卫军首领冲进来,顿时惊得一动不动。澹渊眼里的泪水,一滚出眼眶,便成了一颗颗晶莹剔透的珍珠,扑簌簌地落在了阿青的血里。

禁卫军首领忽然记起了几年前的春日,这个青衣女子曾拿着一把匕首找他,却被他轰了出去,那时候她眼里的悲伤,也像眼前陛下的一样。陛下常翻的书里,他记得有这么一句:

鲛族后人的泪水几乎与常人无异,唯有绝望到极致时,泣泪才会成珠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