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床底暗箱

2024/2/10 22:37:46     编辑:塔茂才     浏览量:25

1.楔子

兰宁市郊外,欢乐旅馆。中午时分,旅馆没有客人。百无聊赖的旅馆老板只好趴在柜台上,收看本地电视台播放的午间新闻。

等新闻讲到本地一宗灭门案后,于少慕进入了旅馆,他走到柜台,迫不及待地说道:老板,开一间双人房。

老板登记了他的身份证,收了押金,取出钥匙交给他:2楼,205号房。

于少慕二话不说接过钥匙,提起行李,往楼梯口方向走去。

随后,他像想起什么一样,突然回头说道:老板,等会儿有个女的过来,你直接让她来我房间,现在她在外面拍风景呢。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乌鸦的叫声,旅馆中的人都不约而同颤抖了下。

那不祥的怪声,好像预示着接下来有什么不幸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2.箱内女尸

故事是从吕子良到来的那一刻开始的。那时正是夜里十一点,他走进旅馆,环视了一周,有个老板模样的中年人正在柜台中间打盹。

他提着沉重的行礼,敲了敲柜台:老板,开间单人房。

老板打了下哈欠,见是新来的客人,立刻抱歉道:不好意思,这人啊,一到中年,就老想睡觉。

接过钥匙,吕子良像想起什么一样说:对了,我这人怕吵,所以不喜欢隔壁房间有人。

旅馆老板热情道:这个没问题,今天旅馆没什么人,除了你,就两学生。

吕子良没有急着上楼,而是继续问:老板,您对这一带熟不熟?我听人说,从这儿一直走下去会看到一个岔路口,那岔路分别通向什么地方,您知道吗?

老板笑着回答道:左边那一条通向客西村,那里种的菜健康又好吃;另外那条路则通往银镜湖,那也是个景点,很适合拍照,但是最好不要下去游泳,那个湖很邪门,啥玩意掉下去都浮不上来。

去年夏天有两个小青年看湖水清澈,一时兴起就跳进水里,结果到现在还没有浮上来

听到这里,吕子良露出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他要找的正是银镜湖。他需要深邃的湖底帮他掩盖某些秘密。

吕子良又费力地提起旅行箱,缓缓走向楼梯。在楼道口,他遇见一个正要下楼的年轻人,他特地侧身等年轻人从他身旁走过后,才急急忙忙上了楼。

他太匆忙了,以至于没有发现年轻人在下楼后,还特地回头看了他几眼。

吕子良进了房间后,小心翼翼地打开旅行箱。

旅行箱里装着的是死不瞑目的张娇娇。她死去多时,脸早已变成青灰色,皮肤上浮现出一块块淡青色的尸斑,血红的舌头裸露在外面,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瞪得吕子良心里直发毛。

他细细检查一遍尸体,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线索后,又迅速合上了盖子,然后默念道:娇娇,不要怪我。

就在今天中午,张娇娇约吕子良到她家谈判。

说是谈判,其实是威胁。张娇娇怀孕两个月,孩子是吕子良的。她要求吕子良马上和她结婚,不然就要把两人的事公诸于众。

吕子良不爱家里那只母老虎,可是他却爱母老虎家族的权势。谈判很快就谈崩了,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后吕子良心一横,掐住了张娇娇的脖子

没有办法,野花再鲜艳,也比不上他的光辉前程。

唯一麻烦的是,他还得处理好野花的尸体,万一被发现的话,光辉灿烂的前程便也要和这具尸体一样,灰飞烟灭了。

3.暗计

王婷婷走进房间,看见于少慕正抬头对着天花板发呆。

她疑惑地问道:你看啥呢,天花板长了金子不成?

于少慕很认真地说:刚才来了个新的旅客,就住我们楼上。

王婷婷脸下黑了:看你专注的模样,应该是个美女吧?

于少慕赶紧解释道:是个男的,看上去很有钱。连领带都是名牌的,手里提了个大旅行箱!

王婷婷一听顿时好奇:大旅行箱?

于少慕压低声音道:我刚才跟楼上那人照面的时候,看了一眼他的旅行箱,结果他立刻侧着身子挡住我的视线,我觉得里面肯定装有很值钱的东西,你看这地方又很偏僻,不如

他没有说完的话让王婷婷打了个寒战: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了,我没钱,你妈都不让我娶你!

自从和王婷婷确定关系后,于少慕的钱包就像吃了减肥药一样迅速干瘪下来,没几个月,好不容易积存下的一点积蓄都被挥霍得一千二净。现在他有些急红了眼。

可是这样会不会不好啊,万一警察找上门。

不会的,有了钱什么事做不了?买房买车,不用过苦命鸳鸯的日子!

这天晚上,就在两个男人各自做着美梦时,旅馆外响起一声惊雷,大雨瞬间铺天盖地地下了下来。

次日上午十一点多,吕子良才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他用手机看了下时间,而后匆匆忙忙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提着旅行箱,迫不及待地走到楼下。

此时,楼下小客厅里,两个年轻的学生正坐在餐桌旁窃窃私语,一旁的旅馆老板戴着一副老花镜,津津有味地看着中央八套播的一部冗长的台湾乡土剧。

吕子良一到楼下,便着急喊道:老板,退房。

旅馆老板摘下老花镜,很诚恳地道:吕先生,今天一大早我接到客西村的朋友打来的电话,他说前面发生山泥倾泻,路全给泥石流堵死了。

吕子良当场吓了一跳:不会吧,老板你别骗我。

旅馆老板无奈地指了指外面触目惊心的雨势,表明自己所言非虚:不仅如此,这附近荒山多,所以在黄色警报解除前,最好不要离开旅馆,免得出什么意外。

一旁的女生嘀咕道:那吃饭怎么解决,你们这有方便面吗?

旅馆老板笑道:我前不久请了个专门打扫房间的女工,她做饭挺不错的,你们付个菜钱就行。

十二点半,一个年纪约四十多岁,系着围裙的中年女人推着餐车进了客厅,喊了句吃饭了,随后一行人都围在饭桌前,用开水洗了下饭碗筷子,便开始用餐。

吃饭的时候,吕子良的目光一直盯着餐厅的小电视,他想知道有没有人发现张娇娇的失踪。

可大概是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吃完饭,吕子良便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他睡着后不久,两位年轻学生,悄悄地走出客厅。

此刻,装着尸体的旅行箱静静躺在304号房间的床底下,打算给即将来临的入侵者一个巨大的惊喜。

4.入侵

这一觉,居然睡到了晚上六点多。

吕子良揉了揉眼睛,发现餐厅空空如也,走出餐厅,旅馆老板正守在柜台上发呆。

见到吕子良,他不紧不慢地说:今晚不做饭,你买桶方便面吧,厨房里有热水。

吕子良随便挑了一桶酸菜牛肉面,拿着保温瓶上了三楼。打开房门,他脚步突然顿住了,他发觉房间变得不太一样了。

记得他中午折回来的时候,心情不好踢翻了房间的椅子,可现在椅子却好端端地放在墙角,还有床前的台灯,好像微微挪动了下位置。

吕子良急急忙忙跑下楼,问旅馆老板:我不在的时候,你们是不是打扫了房间?

旅馆老板疑惑地摇摇头:我这儿很讲规矩,旅客没同意,我们是不会随便进入的。

吕子良暗觉不妙,他快步跑回房间,从床底下拖出旅行箱,仔细查看着,唯恐遗漏一个地方。然后他惊讶地发现旅行箱中间,夹了一根长长的头发!

他内心绝望地大喊道,完蛋了!

也就是说,中午他睡着的时候,有人来过他的房问,打开了他的旅行箱!

一瞬间,他已经猜测出下午房间内发生的事,那个入侵者很紧张地进入房内,因为房间昏暗,她拉开了台灯,然后使劲拖出旅行箱,一打开,张娇娇的尸体赫然出现在眼前

可是入侵者还是犯下了个巨大的错误,尽管她很努力不留下痕迹,却在旅行箱上留下了一根长头发。

在一阵惊慌失措后,吕子良发觉一个奇怪的地方,现在旅馆为何还如此宁静?意识到这个问题后,他的思绪一下冷静下来,事情好像有点不对。

既然发现尸体,不是应该立刻报警吗?即使这里随时会发生山泥倾泻,可是杀人这么严重的事,警察必然会竭尽全力赶来,而且旅馆内其他人也不应该毫无反应才是。

而且,平常人于嘛无缘无故要潜入吕子良的房间偷看他的旅行箱呢?想到这,他突然兴奋起来,也许事情还有补救的机会。

与此同时,在二楼房间内,那对受到惊吓的男女也在紧张地讨论着。

于少慕骂道:他妈的,还以为是个财神爷,没想到是个杀人犯!

王婷婷吓得快哭出来了:现在可怎么办呢,要不报警?

于少慕没好气地说道:报警找死啊?警察能给你送来钱?你先别急,我想想办法。旅馆外面,雨势渐大。

5.互作不知

与昨天不同,今天旅馆内的人一大早就齐聚在小餐厅里。

这几个被暴风雨困住的旅客,像是认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互相拉起了家常。

于少慕内心极度紧张,尽管早已做好万全的准备,可是一旦面对吕子良,身体却像是被浸在冰水里一样,止不住颤抖。

此刻吕子良心中在冷笑,毕竟还是没有步人社会的学生,演戏的本事还是太嫩。

眼前的男生虽然若无其事地和他搭话,眼神却闪烁不定,偶尔和他对视,立刻就低下头。

吕子良昨晚分析了入侵者的动机,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作为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翻他的旅行箱,目的只有一个,为了钱财。而他们发现尸体后,迟迟不报警,是因为报警对他们没有好处。相比起报警,用别人的秘密勒索钱财才更像是贪财者的做法。

吕子良也很明白入侵者的顾虑,现在大家都被困在旅馆里,万一他打算拼个鱼死网破的话,他们没有把握制住他,为了不惊动他,离开旅馆之前,一定会装作若无其事。

而他现在为了稳住两人,也必须对他们发现尸体的事情,装作毫不知情。

午饭过后,女工收拾好碗筷去了厨房,餐厅里就剩下吕子良在默默看着新闻。没过多久,女生拿着手机和充电器从楼上下来了。

她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说楼上插座坏了,来楼下充个电。说完,她把充电器插到墙角的插座上,又拉了张椅子到墙边,津津有味地用手机刷起了微博,还时不时和吕子良攀谈几句。

吕子良不知道她葫芦里卖什么药,只能有一句应一句。这是他第一次近距离观察女生。女生长得不算漂亮,却十分可爱,尤其是一头柔顺的长发,看得让人不禁想抚摸一把。夹在旅行箱中间的那根长发,主人就是她。

正因为如此,吕子良才会认为人侵者必然是两人,因为这个女生怎么看也不像是贪财之人,所以必然是有人怂恿她一起去的。怂恿之人应该就是他的男友。

就在这时,旅馆老板从外面进来,很高兴地喊道:告诉你们个好消息,现在雨势越来越小,黄色警报应该不久就可以解除了!

太好了!女生欢呼。

吕子良瞬间萌发了一个可怕的念头,现在二楼的房间里只有男生人,如果趁机下手的话,那个看上去瘦弱的男生不会是他的对手。

把男生解决以后,留在房内等女生回来,把她一并解决后,最后趁晚上把尸体运出去。反正只要能出旅馆,抛一具尸体和抛三具尸体没有区别。

吕子良不动声色地回到了三楼房间,从装尸体的旅行箱里取出一捆绳子。他悄悄下到了二楼,没想到这时走廊里传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吕子良吓了一跳,倒退了几步回到三楼。

此时,于少慕从205号房间出来后,提着行李,急匆匆地走出了旅馆

6.怎么是你

从下午到晚上,吕子良再也没有见过目标男生的踪影。手里的绳子捏了半天,猎物却消失了,他心里急得直想骂人。

第二天早上,吕子良昏昏沉沉地下了楼,到了餐厅,看见旅馆老板和女生正在聊天。

旅馆老板正疑惑地问:你男友怎么还不下来吃早饭?

女生说:他家里出了急事,妈妈住院了,昨天他见雨势小了,就赶回去了。旅馆老板惊讶地说:这也太冒失了吧,万一出事怎么办?

女生苦笑:他很孝顺的。

吕子良有些愕然,这一对情侣学生,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他正奇怪,突然发现女生朝自己走来。

先生,我想拜托你个事

什么事?

女生很诚恳地商量道:我男朋友有事先离开了,听说你有车,不知道可不可以顺便搭乘你的车回市区。

这样啊,没问题。

吕子良立刻看穿这对情侣的把戏,他在心里暗骂道,真你妈狡猾!

男生很明显是想套他的住址和联系方式,以后才能联系他继而勒索他,所以自己先走,留女生一个人在这里。

吕子良叹了口气,心里不由有点同情这个女生。单纯而又无知的她并不能理解自己男友险恶的用心。

那个男人并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不知道尸体被人发现的事实,所以他先离开旅馆,保证自己的安全,再利用女友试探下,万一女友突然联系不上了,他立刻就会选择报警或者更谨慎的勒索方式。

真是个自私自利到极点的人渣!吕子良心里暗骂道。

在晚上七点后,雨彻底停了,吕子良便叫上女生,两人开车驶向市区。

在这个过程中,两人自然而然聊起了天,吕子良非常大方地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工作还有婚姻情况,对他来说,对于将死之人,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他想让她做鬼,也做个明白的鬼。

令吕子良惊讶的是,这个女生自我介绍姓王,是本市XX艺术学院的学生。而XX艺术学院正是张娇娇工作的地方。热恋时,他曾经数次到校门口接她。

当车行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偏僻位置,吕子良停下了车

掐死女生之后,吕子良搜出女生的手机,给她的男友发了一条信息:亲爱的,那个杀人犯现在走了,我在旅馆里,你快来接我。

于少慕很快收到这条信息,他急忙回道:那你探听到他的联系方式吗?

吕子良顺势回道:探听到了,他还很热情地送我回市区,我很害怕,就没有答应。现在他走了,你快来接我。

于少慕回道:你先在旅馆里等着,我马上就来接你,很快。

发完信息,吕子良嘴角浮现出得意的笑,你死定了!

他顺着原路驶回旅馆,在进旅馆之前,他谨慎地把车停在偏僻的地方。然后对旅馆老板说自己还有点事,顺便把房间换成了205号房间。

吕子良接过205号房钥匙后,匆匆上了楼。他看了下时间,快十一点了acute;男生要从市区赶过来的话,最起码也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所以他只需要守株待兔。

十一点二十分,于少慕走上了二楼。

而同时,吕子良咬着牙等待着,手中的绳子和他神经一样,绷得紧紧的。同样的,于少慕也很紧张,他在心里默念,婷婷,等我啊。

横在两人中间的障碍,在门锁啪嗒下后,打开了!

看到于少慕的时候,吕子良眼中的杀机突然间变成了疑惑,身体内即将爆发的力量瞬间被抽空,他疑惑道:怎么是你?

还没反应过来,吕子良的后脑勺就挨了重重一棍,然后昏迷了过去。

7原来如此

等吕子良再次醒来时候,发现手里面捏了一张纸条。他定睛一看,上面写着:吕子良先生,你的事情已经被我知道了,如果不想我说出去,请拿两百万出来。联系地址我已经录入了你的手机了。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看看。

吕子良立刻翻出手机他的手机屏幕已经被设置成了张娇娇的尸体照片,不仅如此,在图片夹里,还有她昨夜杀害女生的尸体照。

吕子良气得浑身颤抖,而后他发现纸条上还有一行小字:顺便拜托你一件事,四楼最左边的房间里有些收尾工作需要你去收拾下,反正对你来说,多扔几具尸体只是多费点力气而已。忘了告诉你,什么山泥倾泻都是骗你的。

吕子良跌跌撞撞跑上了四楼,用力打开最左边房间的门,空气清香剂混合着腐臭的味道扑面而来。他捂着鼻子走了进去,循着气味走到浴室时,一下惨叫起来!

在浴室里放了两具尸体,其中一具尸体正是男学生,而另一具尸体看上去死了好多天了,是个中年男人。

吕子良吓得连连后退,当他看到墙上的一幅照片时,疑团解开了。这间房是旅馆老板的私人房间,墙上的照片是旅馆老板的单人照。

吕子良在一瞬间终于明白了,这几天以来和他一起的旅馆老板是冒充的对方是于少慕。

于少慕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光棍,年轻时因为抢劫坐了十几年的牢,出来后做了小保安。

之后他认识了四十多岁的王婷婷,由于钱不够用,他便干起了老本行抢劫!不想却被当场发现,失手杀死了屋主。

那天的午间新闻播的就是这条消息,然而好死不死的是,在于少慕订好房间后,电视台居然把他的照片放出来了!

旅馆老板下把他认出来,迫不得已,他只能将旅馆老板灭了口。这就是那天中午发生的事。

后来,于少慕看这地方偏僻,天气又不好,趁此机会冒充起了旅馆老板,让王婷婷冒充女工,旅馆暂时成了他们的安身之处。

幸好那天只有一对青年学生和吕子良入住旅馆,而年轻人,基本是不会守着电视看午间新闻的。

那对年轻学生也是冤枉,于少慕发现吕子良藏在旅行箱的尸体后,惊慌之中,他赶紧把打扫房间时发现的女生头发,夹在旅行箱中间。

说起来,那两位学生特别关注吕子良,只是因为张娇娇正好是他们的老师,所以他们对经常来接张老师的吕子良感到好奇,仅此而已。

男生的死也是巧合,昨天那男生因为家里有急事,想冒雨赶回去。他找老板借雨具的时候,冒冒失失闯进了旅馆老板的房间,无意中发现了真正旅馆老板的尸体,于是于少慕只能和他说对不起了。

杀死那男生之后,于少慕找个机会拿走了男生的行李,装成男生离开旅馆的假象,男生的手机也是这样落到于少慕手里的。

昨天晚上,吕子良发的信息自然全给于少慕看到了,他心里自然明白吕子良的算盘。

于是他让早已准备好的王婷婷躲在205号房间的床底下,只等吕子良开门分心的时候,朝他脑后就是一棍子。

于少慕现在很得意,他躲在老家一处偏僻的茅屋里,等着吕子良给他送钱。他早已通过地下渠道给自己弄了个假身份证,只等收到钱后,再去整个容,从此就没有人能找得到他。

可惜他不知道王婷婷的心思。

王婷婷和于少慕在一起,只是因为他愿意为自己花钱,她陪于少慕逃亡,除了怕他加害自己外,更是为了公安局的赏金,要知道协助警察局捉逃犯是有钱的。

还记得第一天到旅馆时,她到处拍风景照的细节吗?她早已把于少慕的所在位置偷偷告诉某位朋友,而且已经约好了,朋友去报警,拿到奖金对半分。

至于公安局以后如果要追究,她只要说自己是被胁迫的就好了。

而现在,她已经打算改变计划了。如果于少慕真的能拿到两百万,那可比公安局的赏金高多了。所以今天,她给他送饭时候,悄悄在饭菜里做了点手脚。

少慕,吃饭了。王婷婷面带微笑地看着于少慕端起饭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