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贮魂镜

2024/2/11 9:37:56     编辑:局紫雪     浏览量:29

兼职厨师的宠物蛇井绳在厨房忙碌着,今天家里来了客人,橙子和橘子两人也难得地没有出门。白柔坐在餐桌边,品尝井绳刚刚做好的小菜,称赞地点了点头:啧啧,真不错,看不出小蛇有这手艺呢。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坐在白柔对面,手里的筷子也是没停:嗯,好久没吃过了小橘子呀,你也闻闻。橘子趴在盘子变,边嗅边诉苦道:林叔,我想要个身体,有办法么?林叔放下筷子,叹了口气:难哪!我活了这么久,也只见过一次,那是好久好久前的事情了。

橘子立马来了精神,坐到林叔面前道:说说,说说,讲不定我也能呢?好,那我就说说鬼故事那时候似乎是唐朝,我还很年轻,被种在一个大户人家的院子里,伸展着我的树枝,每天看着人来人往。那家姓沈,有个小姐,叫屏娘,二八年华,明眸皓齿。只是轻吟浅笑,便叫许多人朝思暮盼,来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可屏娘孩子心性,爱恶作剧,总把前来提亲的媒婆整的够呛。对此,沈老爷虽是头疼,却也不忍心责骂这个最疼爱的女儿。沈老爷觉得屏娘还小,过两年就好了,可是我知道,那小丫头早熟着呢!唐朝在中国古代来说,算是一个非常开放的朝代,人的思想还是蛮前卫的。所以像屏娘这种小姑娘,也吵吵着恋爱自由。就像现在的电视里常演的,屏娘爱上了一个人,一个并不门当户对的人。他叫黍离,屏娘第一次见到他时才十二岁。那天下了很大的雪,我的枝叶都被雪覆盖住了,但我还是感受得很清楚。十二岁的屏娘娇俏可爱,穿了件雪白的短裘,披了貂毛的披风话说那个时候还没人抵制皮草。屏娘一早就站在我的树下,堆着雪人,不时地望向门外。到了中午,门外才传来一阵嘈杂,沈老爷从外地回来,身边跟着两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儿。虽说是男孩儿,但那个时候,十五岁的男子便可以娶亲了。屏娘见沈老爷回来,忙跑了过去,拉过沈老爷右边的男孩儿,笑道:二哥,我要你带的礼物呢?二哥沈熙点了点她的鼻子,嗔怪道:就知道礼物,爹爹才进门也不知道拜见。屏娘这才走到沈老爷对面,撒娇道:屏儿拜见爹爹,爹爹不要怪罪。屏娘抬头,却看见站在沈老爷身侧的黍离,修长的手指垂在两侧,不低眉顺眼,也不傲然而立。最令人记忆深刻的还是那双眼,那是我见过的,最为清澈的眼睛,银白的雪景都在他眼里失了光辉。

黍离见屏娘看着他,微微点头,拱手微笑道:三小姐,我叫黍离。屏娘还是愣愣地,又看向沈老爷,沈老爷这才道:他是我在路上收的,这孩子聪明得很,从今天起就和你哥哥一起学习,今后可掌一铺面。虽说如此,你也不得把他当下人使唤,就当多了个哥哥罢。屏娘虽被黍离吸引,但她不是扭捏作态的小女孩儿,随即走到黍离身边,拉起他的衣袖,撇撇嘴道:我才不会,来吧,我带你参观参观。屏娘和黍离走得急,却都没听见身后的耳语。二哥沈熙皱眉:爹,这样妥么?黍离已经十五,都到了能娶亲的年纪了,屏娘再过两年也能嫁人了。这样亲近沈老爷摆了摆手:没关系,若屏娘真能换得他的真心,倒也是件好事。就怕就怕啊沈老爷怕什么,我那时候并不知道,但我知道,黍离得到了屏娘的真心,可黍离的真心,屏娘恐怕都找不到他的心在哪里。屏娘和黍离在一起的四年,是她最快乐的四年,也是最寝食难安的四年。她总是想方设法地探求黍离的态度,而黍离却总是避重就轻,若即若离。屏娘聪颖顽皮,可就是拿黍离没有办法,黍离就像一汪深潭,不管投入多少石子,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深。黍离的确很优秀,文武双全,沈老爷对他很是栽培,虽然我总是看见沈老爷一脸担忧地看着他。不知道屏娘有没有发现,每当沈老爷偷偷看着他们的时候,黍离便会和屏娘亲近一些,我甚至能感受到他眼里的爱意。但沈老爷一走,黍离又会变得彬彬有礼,眼神清冷屏娘不知从哪里听闻:在月圆的时候,把自己的头发和对方的头发用红绳系起,埋在一颗老树下,便会和心爱的人一生一世。而我,就是那颗老树。屏娘埋好东西,许了愿,蹬脚越到了我的枝干上。不一会儿,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翻墙而出。屏娘就着月光看得清楚,那人正是黍离,略一踟蹰,便跟了上去。沈老爷不教女儿功夫,但屏娘的轻功是极好的,打不过还能跑么。屏娘跟了一路,却发现黍离翻进了将军府。将军府不是能擅闯的地方,屏娘很清楚,只是轻轻地跃上屋顶,小心翼翼地看着。鬼故事

不一会儿,将军府的内院传来一阵打斗声,还有人高喊着抓刺客。屏娘暗道一声糟糕,扯了衣服蒙了面便向内院跃去。刚到内院,便有一黑衣人跃上屋顶,刚刚站稳,又倒了下去,显然受了重伤。屏娘看得清楚,黑衣人分明就是黍离,来不及思考来龙去脉,赶上几步架起黍离便外府外奔去。屏娘知道不能直接回家,否则会把追兵引来,在外面转了一大圈,为黍离止住了血才把他背回了院里,放在我的躯干边靠着。我能感受到他的虚弱,他撑不了多久了。屏娘叫来沈老爷,沈老爷并不吃惊,吩咐沈熙道:去请徐大夫,路上小心,不要惊动任何人。爹,可靠么?放心吧,徐大夫是我的人,快去快回。你们两个,把他抬去我房里。沈老爷吩咐着,走到黍离身边,叹道:你终究还是做不了黍离屏娘忍着一肚子疑问,跟着沈老爷进了房。沈老爷给黍离上了药,坐在一边,对屏娘道: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来说吧。你知道沈家是做什么的么?衣食住行、古董玉器,市面上有的生意,沈家都做过。其实这些都是幌子,或者说,是为我们真正要做的事服务的。沈家是为帝王之家做事的,我们从各种渠道收集情报,哪些人贪墨,哪些人结党营私,哪些人密谋造反我们沈家是偷盗之人,偷取各种信息,再通过密途呈给皇上。你又知道,他是谁么?他是黍离唉,我也希望他是黍离,可他自己不愿。他是皇子,黍妃的孩子。四年前,皇后的党羽将黍妃秘密处死,杀死她的正是今天他去行刺的将军。事发前,黍妃想办法把黍离送了出来。皇后四处搜捕,最后还是我先找到了他,他给自己取名黍离。皇上既然知道,为何不处置皇后和将军?屏娘问道,爱怜地看了黍离一眼。哪有那样简单,皇后在朝中有着她的势力,不然你以为,她只是凭着圣宠登上后位的么。皇上纵然生气,也只得以大局为重,让我找到黍离,让他像个普通人一样长大。所以沈大人甘愿把自己的宝贝女儿交予我这个亡命之人黍离断断续续地说着,把屏娘惊了。你别动呀,好好休息,大夫一会儿就来了。屏娘捏了捏他的手,我在院里都能感到她散发出来的担心。屏娘,让我说完沈大人我知道您的苦心,让屏娘陪着我,甚至不介意我的身份,默认屏娘对我的感情,想让我过上正常的生活。可是我实在忘不了啊,杀母之仇,我不报怎能心安!黍离又看着屏娘,愣愣地不能出声,良久才道:是我辜负你了如果有下辈子我

黍离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却闭上了眼睛,气若游丝。徐大夫赶来把了脉,摇了摇头道:没办法鬼故事屏娘抓着徐大夫的衣袖:怎么会没办法!我不准他死!屏娘!听到沈老爷的低喝,屏娘也委顿了下来,掩面啜泣:让我和他再说两句也好就两句哭了会儿,屏娘突然跑了出去,取了面镜子又跑了回来。沈老爷和沈熙均是大惊,连忙拦住屏娘。你疯了,这是你保命的宝贝!那位活神仙说了,你要一直带着,不能解开和它的联系呀!沈熙吼道,想要把东西抢回来。爹,二哥,没了这贮魂镜,我还能活多久?四年!沈熙道。要是我不用贮魂镜救他,他还能活多久?不过一刻沈熙说着,手上的劲道却松了下来。他要是死了,我照样解了和贮魂镜的关联,我还是活不过四年。爹、二哥,他活着,我这四年起码是快乐的。屏娘说完,一双泪眼盯着沈老爷。沈老爷垂下手,叹道:沈熙,随她吧。屏娘用针刺破无名指,滴在镜面上,那镜子波光一闪,立刻恢复了平静。用针取了黍离的眉心血,涂在镜面,再将镜子放入黍离怀中。做完这些,屏娘的脸色一阵发白,好一阵才恢复过来。过了两日,黍离才醒,一个月后,黍离带着屏娘离开了沈家,我再没见过屏娘。四年后,黍离一人回到了沈家,归还了贮魂镜,留下一滴指尖血,请沈熙在十日后解了他和贮魂镜的联系。沈熙知道妹妹已死,黍离也不再眷恋,只是想和屏娘葬在一处,伤心不已

橙子听完皱了皱眉,道:那贮魂镜在哪?林叔又吃了口菜,叹了口气道:后来沈家没落,贮魂镜流落在外。听说被些歪道利用,可困生魂于镜中,直到另一个人触发了镜子,生魂才能通过交换,进入另一人体内。橘子看着橙子道:橙子,我怎么听着耳熟啊?是不是说咱家镜子呢?好像是!鬼故事两人对看一眼,嘿嘿地笑了。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