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恐怖单身派对

2021/2/21 14:30:54     编辑:实赐     浏览量:19

丁晓锋是一家外资企业的白领,因为工作繁忙,一直没多少时间谈情说爱,三十好几了仍是孤家寡人。丁晓锋虽然对自己的终身大事并不如何焦急,但年迈的父母等不了,催着丁晓锋赶紧找个合适的女朋友。

这天,丁晓锋偶然翻阅报纸,看到上面登着一则广告,一家名叫梦幻的单身俱乐部招收会员,而且不定期举办单身派对。丁晓锋是个现代派,感到这样找对象既神秘又刺激,不禁有些心动,于是按照留的电话拨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响亮的男声,自称姓白,是梦幻单身俱乐部的经理。听到丁晓锋表示出的兴趣,白经理热情地介绍着俱乐部详细情形,最后白经理说随时欢迎丁晓锋的报名。

下班后,丁晓锋顺路去了梦幻单身俱乐部的办公地点。出乎意料,白经理是个年轻人,戴着眼镜,乍看很像正在读书的学生。白经理显然注意到了丁晓锋流露的疑惑,笑着告诉丁晓锋,他刚从大学毕业,想通过自主创业来实现人生目标,这个单身俱乐部开张一个月,却已有了几十名各界精英作为会员。见丁晓锋还不太相信,白经理递过去一张卡片,说:恰好明晚我们的会员就有一场派对舞会,你可以先参观一下。丁晓锋拿起卡片,上面写着五里牌17号。

第二天晚上,丁晓锋决定去看一看,弄清楚这个新奇的单身派对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特意装扮了一番,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说了卡片上的地址。哪知司机顿时变了脸色,犹豫了一会儿才开车。的士绕行了很大一个圈停下来,丁晓锋付了钱打开车门,外面黑不咙咚,竟然是一处偏僻的荒野。丁晓锋吓了一跳,怒气冲冲地对司机说:你有没有搞错地方?司机阴着脸,冷冷地说:这里以前是个火葬场,老实跟你说吧,如果不是今天的生意太差,鬼才愿意拉你到这种地方。司机撂下这几句话,迅速开车离开了。

火葬场?丁晓锋打了一个寒噤。他四处张望,除了飕飕的冷风,真的连鬼影子都没有一个。就在这时,丁晓锋听到一阵咚咚的脚步声,接着一束手电光照在他的脸上,射得他睁不开眼。

没事吧?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是白经理。丁晓锋舒了一口气,好不容易镇定下来,抱怨道:你们怎么选了这么个地方,吓死人啊!白经理笑着说:大家都喜欢这种刺激性,难道你不是这个原因才来的?丁晓锋一想确实如此,他更对派对舞会充满了好奇。绝世唐门:http://www.7871.org/

白经理领着丁晓锋左转右绕,来到一座别墅前。推开门进去,大厅里有不少男男女女相拥着跳舞,奇怪的是大厅里没有灯,只是点燃了一排排白色的蜡烛,幽暗的烛光越发透着阴森。丁晓锋转过头,白经理不见了踪影,他只好硬着头皮站在那里。

舞会上奏响的音乐丁晓锋从来没听过,觉得有些哀怨,那些跳舞的人毫无表情,机械似的转动着躯体。透过人群,靠着墙壁的地方摆着一张长沙发,上面坐着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子,在忽明忽暗烛光的映衬下,模样儿很漂亮。

丁晓锋壮着胆子走过去,彬彬有礼地说:小姐,我可以坐下来吗?女子看了丁晓锋一眼,点点头。两人攀谈起来,女子叫侯莉,在一家通讯公司上班,也是昨天报名参加的单身俱乐部。丁晓锋暗暗欣喜,看来他没来错地方,这里居然有如此美艳动人的女子。丁晓锋躬着身,邀请道:我们去跳舞吧。侯莉嫣然一笑,伸出白皙的手搭在了丁晓锋的手背上。

搂着侯莉的腰,丁晓锋感到侯莉轻飘飘的。音乐突然变得急促,丁晓锋不自觉地疯狂扭动着身体,豆大的汗珠从脸颊滚落下来,再看侯莉,她的脸骤然一片冰冷,毫无表情。丁晓锋一惊,但他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任由音乐牵引着舞蹈。

过了片刻,音乐戛然而止,丁晓锋吁口气,疲倦地跌坐在沙发上。这时,行踪诡秘的白经理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神秘兮兮地问:玩得尽兴吗?丁晓锋抹了抹额头的汗,说:对不起,我先去洗个脸。

经过走廊,丁晓锋看到两壁都燃着白色的蜡烛,烛焰不停地跳跃着,自己的影像很清晰地印在瓷砖上。拉开洗手间的门,正中挂着一面透亮的镜子,丁晓锋抬眼一瞧,几乎愣住了,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僵硬,像是一块冷冰冰的石头。不多时,他听到门外传来一阵诡异的脚步声,不由地朝门外窥视,长发飘飘,是侯莉。

侯莉扭过半张脸,丁晓锋立刻神色激变,心快跳到了嗓子眼。侯莉露出的根本不是一张脸,五官消失了,竟然是一片空白。丁晓锋吓得大叫一声,冲出门外。那些跳舞的男女此刻聚集在走廊里,来回地穿梭。丁晓锋瞪大了眼睛,背脊上冒出一股寒意,他们的脸和侯莉一样,什么都没有,只顶着一个光秃秃的脑袋。

丁晓锋简直快疯了,他反身关上洗手间的门。这儿的人究竟怎么了?他们的脸去了哪里?丁晓锋靠着镜子大口喘气,等他再抬起头,整个人吓傻了,镜子中他的脸也不见了。丁晓锋觉得脑袋发昏,迷迷糊糊倒了下去。

丁晓锋醒来的时候,是第二天的早晨,他发现自己躺在公园的石凳上。丁晓锋悚然惊惧,慌张地往自己脸上摸去。还好五官都在,可昨晚发生的事实在太恐怖了,难道是自己看花了眼?丁晓锋百思不得其解。

走出公园,丁晓锋感觉腹中有些饥饿,信步进了一家餐馆。他点了一份早餐,餐馆里摆放的电视机正播放着一则新闻:凌晨时分,本市的金行发生一起劫案,几名劫匪杀死两名保安后,劫走了价值不菲的大量金器,其中一名劫匪的容貌被监控摄像头抓拍到了,警方已介入调查。丁晓锋瞟了一眼电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名劫匪居然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丁晓锋赶紧低下头,急匆匆朝外走。刚到门口,他发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惊愕地转过身,只见一个穿着警服的警察冷冷地逼视着他。警察嘿嘿说道:丁晓锋,有件事我们需要你交代清楚。丁晓锋浑身一哆嗦,他马上想起了电视画面上那个模样相同的劫犯。

警察压着丁晓锋走进一个房间,厉声问道:说吧,你的同伙在哪里?丁晓锋急忙辩解道:警官,当时我在参加一个单身俱乐部的派对舞会,是个姓白的经理邀请我。对了,我记得白经理的办公地点是说到这里,丁晓锋猛然一惊,他回忆起白经理约他见面的办公室,不正是这里吗?http:///

警察拿起笔,不屑地说:你这样狡诈的人我见多了,你若提供不出切实的证据,我们只能把你列为嫌疑犯。丁晓锋拼命地搜索枯肠:有个叫侯莉的女子能证明我,她陪我跳了一夜的舞,她说过在通讯公司上班,你们找到她就行了。

少装蒜!警察一拍桌子,侯莉一年前就跳楼自杀了,是我亲手经办的案子。丁晓锋闻言顿觉毛骨悚然,候莉死了一年,但她明明昨晚还和自己跳过舞啊!事情越发不可思议,他百口难辩,莫非昨晚的一切都是幻象?丁晓锋把手伸进裤兜里,蓦地眼睛一亮,掏出白经理给他的写着五里牌17号的卡片,急迫地说:这上面有我参加派对舞会的地址。警察接过来突然脸色大变,沉思了起来。

当天晚上,丁晓锋领着警察又来到那座鬼气森森的别墅,隔老远就能望见别墅内透着荧荧的幽光。有警察相伴,丁晓锋胆气陡增了不少,他轻车熟路,推开别墅的门。里面仍然点起了一排排的蜡烛,却没有一个人。丁晓锋正感奇怪,突然从墙角的暗处走出一道身影,是满脸诡笑的白经理,此刻他阴森森地说:欢迎参加派对舞会。

丁晓锋指着白经理,颤抖着说:警官,就是他!丁晓锋害怕地往后退缩,令他惊异的是,警察并未发出任何声响。他愕然地回头,警察的脸变得一片空白,缓缓地朝他逼近。

丁晓锋惊叫一声,只要进了这座别墅,每个人的脸都会神秘地消失。白经理露出一口尖牙,喃喃地说:你逃不掉的,你的脸永远留在了我这里。丁晓锋铆足力气,一把推倒白经理,拨腿狂奔。跑着跑着,他感到眼前一黑,重重摔倒在地。他爬起来,往脸上一摸,惊恐地发现脸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