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阴性

2023/1/25 20:04:19     编辑:淦和煦     浏览量:10

半夜惊魂

星期一,寝室里新搬来一个名叫赵文天的男生。赵文天长得又矮又小,说起话来细声细语的,很像女生。

他搬来之前,寝室里已经住着两个男生了张渺和许小磊。两个人第一眼见到赵文天时,就忍不住偷着乐。

张渺和许小磊也是小个子,因此,两人受尽了别人的冷眼,他们喜欢的女生也从来没有用正眼瞧过他们,哪怕一眼也好。不过,现在好了,有赵文天这个更矮的男生作对比,张渺和许小磊心里多少好受些,想不高兴都难。

然而,几天之后,张渺和许小磊两个人就高兴不起来了,他们发现了一个诡异的现象:赵文天似乎一天比一天高,一天比一天壮。

许小磊,你知道这小子到底用了什么方法吗,这么有效?一天晚上,见赵文天不在寝室,张渺问许小磊。

我仔细观察过,赵文天除了每天晚上吃一颗药丸外,没做什么古怪的事情。说到这儿,许小磊恍然大悟,莫非赵文天吃的这个药丸能增高?

哪有这么神奇的药丸?为了增高,我们什么药没吃过,什么增高鞋没穿过,有效吗?全是骗人的!张渺愤愤不平地说。

许小磊想了想,觉得张渺说得很有道理,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不一会儿,赵文天回来了,第一件事就是从抽屉里掏出一个瓶子,倒了半天,从里面倒出一粒焦黑的药丸。

药丸不多了,真麻烦,还得去搞。赵文天嘟哝着,把药丸放到桌子上,然后拿水杯去热水瓶那儿倒水。许小磊眼睛一转,走上前,拿着那粒焦黑的药丸凑到眼前仔细地看了看:药丸很软,肉肉的,有一股难闻的腐臭味。

咦,怎么这么臭?就像是什么肉腐烂后的那种臭味。许小磊连忙用手在鼻子前使劲儿地扇着风,以驱赶臭味。

谁让你动我的药丸了?一边儿去!赵文天冲上前,一把从许小磊手中夺过药丸,说,你知道吗?这种药丸制作起来是很费工夫的。

赵文天把药丸放进嘴里,喝了一口水咽了下去,然后躺在床上,不言不语,如同一个死人。许小磊和张渺对看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种恐惧。

夜渐渐地深了,半梦半醒的许小磊突然听到一阵异样的响声,忍不住睁开眼一看,顿时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寝室里竟然凭空多出来三个鬼,个个绿脸白牙,肉烂皮破,?人极了。一个鬼站在赵文天头前,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脑袋,第二个鬼站在赵文天的脚前,双手紧紧抓着他的双脚,这两个鬼如同在进行拔河比赛一样,拉着赵文天朝自己的方向拽。最后一个鬼,则双手紧紧握着拳头,如拨浪鼓似的,轮番打在赵文天身上。

许小磊吓得全身颤抖着,他断定,赵文天这下在劫难逃了,死后估计连个全尸都没有。

遭鬼袭击

三个鬼一直弄得满头大汗才一闪不见了,诡异的是,赵文天却毫发未损,仍旧呼呼大睡着。

许小磊这下糊涂了,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早晨,许小磊醒来时,赵文天已经起床了,正在收拾书本。当张渺从赵文天身旁经过时,许小磊猛然一惊,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后,他发现,仅仅一夜工夫,赵文天的个子又比张渺高出了不少,更诡异的是,身体似乎也变得强壮了。

许小磊马上想到昨夜所看到的那个诡异情景,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难道赵文天掌握了什么驾驭神鬼之术,半夜驱鬼来为自己增高长壮?也就是说,两鬼拉人是把人的个头拔高,第三个鬼用拳头打在人身上,明着是把人打肿了,实际上是帮人练肌肉,肌肉长了,这个人身体自然就强壮了。

对这个发现,许小磊越想越兴奋。别看许小磊个子矮,可心眼儿不少。上午课一上完,他就避开张渺,把赵文天拉到一个偏僻的地方,阴沉脸恐吓道:好啊,赵文天,你到底是人是鬼,竟然在夜里把鬼叫进寝室来,看我不报告校长。

你,你都看到了?赵文天不打自招,心虚地问。

许小磊点了点头,就把昨天夜里所看到的情景对赵文天说了一遍。

唉,都怪我个子小,长得又不男不女,经常被同学们嗤笑。这不,受一高人指点,我迫不得已用了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增高长壮方法。赵文天陪着笑脸,从口袋里掏出两粒药丸来,我就剩下这两粒药丸了,只要你不说出去,我全给你。

许小磊心里偷着乐,他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当即拿过这两粒药丸,揣进了口袋里。

行,你放心,我保证不会说出去的。说完,许小磊就满心欢喜地离开了。

整整一下午,许小磊心情都很好,惹得张渺用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他。

晚上回到寝室,许小磊把所有的事都做完后,迫不及待地一口吞下了药丸,然后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不一会儿,瞌睡就来了,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去了多长时间,许小磊做了个梦,他梦到只有一个鬼出现在他的床前。这个鬼脸上模糊,看不清长相,它不停地嗅着鼻子,似乎在闻什么。鬼的目光终于锁定了许小磊,看得许小磊心里直发毛,才诡异地一笑,伸出一双惨白的骷髅手,在许小磊胸前乱捏起来。

许小磊胸前的肉被捏得生疼生疼的,他想大声叫,却叫不出来。也许是捏够了,这个鬼擦了擦满头的大汗,朝门口走去,都走到了门口,忍不住回过头来,朝许小磊嘿嘿一笑,一闪不见了。

许小磊一个激灵,吓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个鬼最后那一笑,让他想起一个人。许小磊醒了,一阵疼痛感迅速传遍全身,痛得许小磊龇着牙,立刻意识到遭到鬼袭击了。

难道是赵文天在骗自己?想到这儿,许小磊朝赵文天的床铺望去,赵文天的床铺居然空空如也。许小磊又朝张渺的床铺望去,张渺也不在床上。深更半夜的,这两人都到哪去了呢?

就在这时,突然,吱呀一声响,寝室门开了,一张脸从门外探了进来。是张渺,许小磊连忙闭上了眼睛。见许小磊睡着了,张渺走进寝室,悄悄上床躺下了。几分钟后,寝室门又一次开了,赵文天蹑手蹑脚走进寝室,脸上浮现出诡异的笑容,他扫了一眼许小磊和张渺后,也脚步轻轻地上床躺下了。

许小磊倒吸一口凉气,一种不祥的感觉顿时攥紧了他的心。

后山掘坟

天亮后,醒来的许小磊感到身上不对劲儿,于是掀开衣服一看,啊的一声,脱口尖叫起来。

怎么回事?睡梦中的张渺和赵文天,都被惊醒了,两人愣了一会儿后,几乎同时问道。

没、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许小磊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上午上课的时候,许小磊找到一个机会,把赵文天拉到一边,把昨天夜里发生的诡异事情,对赵文天仔细说了一遍。

我、我发觉自己的胸脯变大了,变成女人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小磊紧张极了,几乎哭着说道,这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不好,寝室里一定有鬼,而且这个鬼一定是一个阴性鬼,一定是你吃了药丸后,不小心把它先召出来了。赵文天急得直跺脚。

什么是阴性鬼?许小磊问。

赵文天刚说出一个字来,见张渺朝这边走来,连忙闭上了嘴巴。

许小磊,我找你有点事儿,走,我们谈谈。张渺神色怪怪的,拉着许小磊走出教室,来到一个无人的地方。

赵文天这个人有问题。张渺开门见山地说道,许小磊,我还是劝你少和他纠缠在一起。

为什么?你如果不说出原因,我是不会相信你的。许小磊果断地回答道。

好,今天夜里千万不要睡着,等你看到你所看到的一切后,你就会相信我说的话。张渺说完,就回教室去了。

这一天,许小磊不知是如何度过的,转眼到了夜里,装睡的他,看到赵文天起床了。赵文天非常谨慎,等完全确定张渺和许小磊都睡熟后,才披上衣服走出寝室。

张渺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朝许小磊一招手,两人连忙走出寝室紧紧跟在赵文天后面。

赵文天出了校门,朝学校后山方向走去。后山是附近村民埋死人的地方,据说那里经常有僵尸出没,平时几乎没人去,更不用说这深更半夜了。

赵文天到后山去干什么呢?许小磊的好奇心暂时盖住了恐惧,和张渺跟在赵文天后面来到了后山。

在一块石头后面,赵文天翻出一把铁铲,显然,这把铁铲是他事先藏在这儿的。赵文天来到一座坟墓前,几十分钟后,坟墓被他挖开了,一具朱红的棺材出现在赵文天的眼前。伴随着咔嘣一声响,棺材盖被赵文天撬开了。就在这时,咔嚓一声,一道诡异的闪电划过天际,照亮了半边天。借着这闪电的亮光,躲在不远处的许小磊和张渺,看到棺材里那具尸体突然睁开了双眼。

许小磊吓得双腿一软,如果不是张渺出手快,扶住了他,这会,许小磊恐怕早已瘫倒在地了。

真是胆子小,昨天夜里,我跟踪赵文天到后山,看他挖了好几座坟墓,都没有吓成这样。看到许小磊这样,张渺摇了摇头,轻蔑地说道。

许小磊这下明白了,为什么张渺说赵文天有问题,原来他昨天晚上已经跟踪赵文天来过这里。

诡异炼药法

显然,这是一具僵尸,就在这具僵尸一挺身刚要站起来时,说时迟那时快,赵文天一铁铲下去,正中这具僵尸的胸口。赵文天一扬铁铲,僵尸一颗黑色的心脏,赫然出现在铁铲上。

重新埋葬好这具尸体后,赵文天拿着这颗黑色的心脏,走到一片树木浓密之处。这里有一块大石头,赵文天移开这块石头后,出现一个洞口。山洞不大,就几米深,躲在洞口,就能看清里面的一切。

山洞里有个大锅,锅底有木柴,赵文天把心脏放在锅里,点燃锅底木柴,一会儿工夫,心脏就在锅里发出??的声响。赵文天翻炒几下后,取出已缩成一团变得又黑又焦的心脏,拿出随身的水果刀,把心脏切成一粒一粒、形似药丸的颗粒状。

看到这里,许小磊一下子想到吞进胃里的那颗药丸,顿时感到恶心无比,一张嘴,哗一下,胃里的东西连同胃酸全吐了出来。张渺暗暗叫苦,这么一折腾,赵文天肯定知道他们在外面偷看。

果然,听到响声的赵文天,回过头朝洞口望来,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是出奇的平静。

进来吧,别鬼鬼祟祟的了。赵文天冷冷地说道。许小磊和张渺一见,反而放开了,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僵尸这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找了几天,才找到这么一具僵尸,它的心脏就是驾驭鬼的药引子。没等许小磊和张渺发问,赵文天倒先说开了,僵尸是所有鬼当中最厉害的一种鬼,它有实体,当然就有心脏,不像鬼魂,只是以虚无形式存在。用僵尸的心脏做药丸,一来,心脏散发的气味,让其他鬼误以为服药丸的人就是僵尸,自然他们为了讨好僵尸,就会前来为这个人服务;二来,僵尸心脏做的药丸,能护住服药人的魂魄,当鬼为其服务时,不至于让自己的魂魄,被这些鬼伤害。

那为什么招唤来的鬼为你做的是增高长壮的服务,而为我做的却是性别错乱服务?听完赵文天的解释,许小磊迫不及待地问道,还有,上次你说我们寝室有阴性鬼,什么是阴性鬼啊?

阴性鬼,就是性别错乱的鬼,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不男不女的鬼。这个鬼的前生,就是那些不男不女的人,他们死后,就很有可能会变成阴性鬼。这种鬼异常敏感,如果有这种鬼在周围,并且生前和你相识的话,一旦你服了这种药丸后,他就会必然前来。说到这里,赵文天扫了一眼许小磊和张渺,继续说道,吸引这种鬼来服务,就会产生两种结果,要么把男生变成女生,要么把女生变成男生,所以说,我认为我们寝室一定有阴性鬼,而且这个阴性鬼你们很可能认识。

听到这里,许小磊和张渺大惊失色,同时脱口叫道:难道这个阴性鬼是肖非?

寝室有鬼

肖非曾经是许小磊和张渺的室友,长得高大帅气,深受女生们喜欢。尤其在许小磊和张渺这种矮小的男生陪衬下,更加显得肖非出类拔萃,仿佛是男生中的极品。

然而,就在半个月前,肖非不知得了什么怪病,变得皮肤光滑,胸脯隆起,一副不男不女的怪模样,惹得全校学生嗤笑不已,纷纷在他背后指指点点。那些曾经暗恋他的女生们,更是大惊失色,纷纷避而远之,唯恐躲之不及。

那天,肖非去医院做了检查,然而,据肖非自己说,医院什么也没有检查出来,不久,肖非就退学了,从此大家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这么说,肖非很可能是受不了别人的流言蜚语,选择自杀了,退学只不过是一个幌子。听完许小磊和张渺的叙述后,赵文天肯定地点了点头。

这可怎么办啊?许小磊吓得脸都变色了,他望着张渺喊道,肖非变成鬼,他已经回来找我们了!

张渺瞪了一眼许小磊,说道:这好办,把肖非引出来,杀了他。

谁引,不会是我吧?许小磊惊恐地问道。

不是你,还会是谁?再说了,就你这胆子,你敢杀鬼吗?更何况你已经吃过那种药丸了,再吃一次又何妨?张渺怒吼道。

张渺说得对,许小磊只好点头答应。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就到了第二天晚上,为了讨好张渺和赵文天,许小磊特地为他俩每人各买了一份宵夜:一会儿我吞了药丸后,你们可要一定保证我安全哦!许小磊卑微地说。

吃完饭服了药丸后,你就放心地睡吧,一定会没事的。嘿嘿。赵文天偷瞄了张渺一眼后,嘴角一撇,一丝诡异的笑容浮现在脸上。

吃完饭后,许小磊找赵文天要了一粒药丸,往嘴里一放,咽了一口唾沫。好了,我睡了。说完,许小磊就躺倒在床上。张渺和赵文天互相望了一眼,也都躺倒在各自的床上,他们的手中都紧紧地握着一把锋利的水果刀。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就在张渺等得不耐烦时,一阵睡意涌了上来,就在这时,突然门窗紧闭的寝室,一阵阴风吹来,温度开始极速下降。我的妈呀!赵文天尖叫一声,吓得赶紧跳下床,拉开寝室门就逃之夭夭了。

张渺也想逃,然而诡异的是,他更想睡,就在他闭上眼睛的刹那,看到许小磊的双眼睁开了,猛然间,张渺意识到许小磊是在装睡。难道许小磊没有把药丸吞下肚去?这个疑问出现在张渺的心头时,他已经无法思考了,因为强烈的睡意终于迫使他闭上了双眼。

这时,一个鬼影凭空出现在寝室里,这个鬼不男不女,高大的身材下却长着一副女人的嘴面,但就是这样,睁开眼的许小磊还是认出来了,这个鬼正是肖非。许小磊吓坏了,连忙闭上了双眼来装睡。

肖非的双眼闪着阴冷的光芒,朝许小磊这边望了过来。见许小磊熟睡着,肖非的鼻子嗅了嗅,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把目光转向了张渺。

肖非来到张渺面前,诡异地一笑,伸出手在张渺身上乱捏起来。每捏一下,张渺的皮肤就破成一个小洞,汩汩地向外直冒血水。几十秒钟下来,张渺的皮肤上到处皮开肉绽,就像无数小喷泉一样,朝外喷涌着血水。看得出,张渺非常痛苦,脸上的肌肉因痛苦而扭曲着,甚至连牙齿都把嘴唇咬破了。无奈张渺就是动弹不得,他如同一条被刮了毛的白皮猪,躺在案板上任鬼宰割,太残忍了。

目睹这一切后,许小磊吓得魂飞魄散,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早有准备,并没有吞那颗药丸,而是放在嘴里后又偷偷吐了出来。至于此前赵文天所给的两粒药丸中的一粒,就在晚上为张渺买宵夜的时候,许小磊偷偷把药丸捏碎,掺进张渺的宵夜里,给张渺吃了。

许小磊知道,现在什么都不重要,只有保命才是最最重要的,于是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竭力装着就像是真睡着一样。

等到许小磊再次睁开眼时,肖非不见了,而张渺躺在床上,则早已气绝身亡。

经过这么一折腾,许小磊口干舌燥,见自己书桌上有一杯水,拿起就一饮而尽。清凉的感觉,让许小磊的大脑冷静了许多,他立刻意识到,他和张渺都上赵文天的当了。

原来就是你

十几分钟后,赵文天回来了,一眼看到死去的张渺,脸上的表情出奇地平静,一点也不惊讶。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人还是鬼?许小磊冷笑一声说道,你连僵尸的心脏都敢挖,居然还怕一个鬼,装得也太假了吧!

嘿嘿,没想到让你看出来了,聪明。赵文天嘲弄地一笑,又说道,我不男不女,肖非也是不男不女,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难道就没有看出什么吗?

你你就是肖非?许小磊惊恐极了,睁大眼睛问道。

赵文天眼中寒光一闪,说出了原因:

肖非的高大帅气,更加衬托得张渺和许小磊矮小,两人妒嫉极了,有一天,张渺终于想出一个歹毒的点子,当他把这个点子和许小磊一说,许小磊连声叫好。

张渺和许小磊说干就干,他们买来大量的雌激素药丸,碾成粉末后,每天都掺进了肖非的饭菜和水杯里,给肖非吃下。久而久之,肖非出现了女性化的迹象,这让肖非痛不欲生。

那天肖非去医院检查,医查出来了病因,他告诉肖非,这是因为服用大量雌激素造成的,而且他这种女性化转变是不可逆转的。

知道了这个结果,肖非立刻就断定是张渺和许小磊使坏所致,他恨这两个人,本想报警,但一想到这种伤害已经无法挽回,就算报警,最多也是让张渺和许小磊这两个人坐一两年牢而已,于是他想到一个复仇计划,就是变成鬼,用僵尸心脏来做药丸,诱使张渺和许小磊吃下,再告知他们真相,让他们恶心,慢慢折磨他们,也让这两个人也体验一下他生前那种痛苦的感觉。

于是,肖非自杀了,由于生前不男不女,死后他变成了一个阴性鬼,而后化身为赵文天又回到了寝室,寻找机会报仇。

原来如此,有人说,人比鬼阴险,我看鬼比人更阴险。许小磊听完赵文天的叙述,突然大笑起来,还好,我并没有吃你那个药丸,而是张渺吃了,你的超能力也只局限于这个药丸,我不吃,你一点也奈何不了我。

不错,你说得对,如果你不吃僵尸心脏做的药丸,我是奈何不了你,可你知不知道,我早就把这个药丸碾碎放在你书桌上的杯子里。不巧,你刚刚喝下,就像当初你偷偷给我吃下那些雌激素一样,这就叫做恶有恶报。赵文天恶狠狠地说,我算了一下时间,这会儿药性应该上来了!

许小磊一听,立刻目瞪口呆。与此同时,一阵睡意涌了上来,许小磊身体晃了两晃,睡倒在地上。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要你享受做不男不女之人的乐趣。嘿嘿。随着赵文天话音的落下,一阵揉捏皮肉的声响,迅速在寝室里诡异地传开了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