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电梯11楼

2021/2/21 19:10:54     编辑:剑香旋     浏览量:15

  提醒:乘坐电梯切莫两个人;第一次工作,一定要彻底的清楚所在楼的最高一层是多少!在你身边,有

  毕业了,离开了喧嚣的校园,分别了朝夕相处四年的同学,经过我绞尽脑汁不懈的努力,我终于挤进了这家贸易公司。公司就在这座写字楼的第8层。

  上班的第一天,我兴奋的早起,坐在镜子前,望着自己年轻红润充满朝气的脸,镜子中的自己微笑着鼓励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新的开始,努力呀!

  起身时,一种失落,一种不安悄然的滑过心头,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就象我忠爱的张爱铃,蜷缩在愈开愈合的,破旧的书卷中,遍体浸透了茉莉花香,只有每天面对着冰冷的镜子,用印花的象牙木梳,翻转起自己的乌丝,一缕,两缕,不厌倦的享受着自己的寂寞。

  此刻,遍布城市各个角落的凤凰花一片火红,让荡漾着缕缕海风腥咸味道的空间多了些须的浪漫,而我,这个浸透了茉莉花香哀怨的女子,不得不放下涌荡而来的忧伤,一个人走向8楼的办公室。

  他在11楼上班,我在8楼。

  我知道,尽管他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而我,第一天上班,在电梯门前,就注意到了他。。。。。不是那种眉浓鼻挺,非常帅气的男孩子,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汹涌的上班人潮里一眼就看见了他。

  恍惚着,仿佛张爱玲又拢起了一炉香,淡雅的香气弥漫时,凝结在她笔端的:于千万人中遇到你所遇到的人,于千万年,时间的无崖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恰好赶到了,那也没有什么,惟有一句,哦你也在这里。

  不是吗,尽管我一身廉价的衣裙,一席常见的茉莉花香,可我还是不愿意和一群朦胧双眼,蓬松着发丝,拥挤在电梯前,等待在办公室中描眉浓装的俗媚们共同等待乘坐同一部电梯,所以,我宁愿拐过厅堂,来到了最角落的一个,这里,只有我这样的女子,一个不愿流俗的人愿意多走了十几步。等待门开时,闪烁的灯眨着顽皮的眼睛,我轻轻的弯转了自己的头,唇帖服在发丝间,再次的用意识沉浸在张爱铃渲染的茉莉花香中。

  门开,我轻盈的踏进,转身的刹那,他,一身的白衣,悄然的立在我的身后,那眼,晶莹黑亮,那脸颊似有似无的绽开着微笑,掖下的黑色公文包,象是一种语言,告诉我:和你一样,我来这里也是为了工作。

  一股茉莉的花香,在电梯门合拢的瞬间,充溢在整个方寸的空间,这种茉莉花香,竟然不同于我喷洒在自己发丝间的香水,淡,冷,却又有种霸道的气势,在我抬手点按8楼按钮的瞬间,让我彻底的明白:张爱铃的文字,张爱玲的渴望都是源自生活的片段。而他,一袭白衣,一拢独特茉莉花香的男子,一定如我,喜欢宁静,喜欢淡雅;一定如我,陶醉在古旧的感情中,不会左顾右盼,不会媚俗从众。

  修长的指,是那么的完美,幽雅的在我面前画出一道弧线,无声无息的按在了11上。一抹冰凉的茉莉花香沁入我的体内,我的心有种加速跳跃的韵律,我的颊顷刻间感觉到潮热,我的脑飞快的转动:他,一个脱俗的男子,竟然与我只隔了3层,或许,今天,他就在我的头上某个方位,坐在电脑桌前冥思的瞬间,眼中会浮现我这么一个女子,而我,与他相隔了3层的一个女子,每天可以在这样一个男子的注目下,走过开启的电梯门,在身后,余下一双晶莹黑亮的目光,那目光,是我在淡雅的张爱铃文字中,向往已久的故事的序幕。

  办公桌上,前人遗留的一盆蟹爪兰残留了这一季,它最后的一朵美丽,在翠绿肥厚的叶子间,枯瘦了面容,低垂着。有种喜悦,我俯下头,试图将白衣男子身上的花香轻轻的匀撒在最后一朵花瓣上,让它也品阅,这个世上,还有最后一个,带着淡淡眷眷,清雅脱俗的茉莉花香男子。

  我的眼,从坐在办公桌前就没有停止扫描挂在壁上的时钟,期盼,下班的汹涌人流中,依旧是,在电梯的方寸空间中,席环着他那淡淡的,冷冷的茉莉花香,不曾注意,最后一朵蟹爪兰,就在今天,时钟还没有鸣告下班的时刻,凋落在盆际,或许,是它也无法承受,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种冷冷的,淡淡的茉莉花香。

  我失望了,站在电梯前,直到送走了整个大楼里最后一个回家的人,他始终没有出现。

  当我从白衣男子的梦幻中醒来,黎明的光是如此的轻盈透彻,镜子中的我越发的清雅。挽起耳际的一缕发丝,习惯的,我伸手取拿茉莉香水瓶,刹那,我的心头漾起一丝涟漪,犹豫着:就让他那独特的茉莉香完全彻底的浸透我吧!

  一个人走向工作的写字楼,是我21年以来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喜悦,如此的渴望,心头闪过他的影子,我上班第一天就开始想念的一个陌生人,仿佛在他悄然立于我身后的那刻开始,就依附在我灵魂的某个角落,陪伴着我,用他那黑亮晶莹的眼,微笑着注视着我。

  跨过电梯门的瞬间,我用期盼与焦灼的心情转过身,依旧,是微笑的脸,依旧,是一身的白衣,合拢了电梯,他那冷冷的,淡淡的茉莉花香扑满了整个空间,也涤荡了我的身心,修长完美的指,依旧在我的眼前画过一道弧线,静静按在11的瞬间,我看见,他微微的侧转了头,那笑,在只有两个人的电梯内,只能是传送给我的一声问候:嗨,又一次同行!

  我轻盈的跨出电梯时,完全的相信,他,一定也有种期盼,和我再次的同行,注视着我按下8,一如我注视着他按下11。我想快速的来到办公桌前,将他的花香第一时间传递给桌上的蟹爪兰。

  桌上的蟹爪兰,在我低俯下头,试图将他那抹花香喷洒在肥厚翠绿的叶时,我看到,娇嫩的叶上有了斑斑点点的黄。花花草草,真是难伺候。

  当我再次的徘徊在电梯前,送走了最后一个回家的人,我又一次的失望了,他没有出现。

  我爱上了工作,不,确切的说,是我爱上了电梯中短短的几十秒,在那几十秒的时间里,在方寸的空间中,我爱上了有着淡淡冷冷茉莉花香的白衣男子,爱上了他黑亮晶莹的眼,爱上了他脸颊上浮现的微笑,象吸食了鸦片的隐君子,我渴望着不停的乘坐电梯上班,喜欢在下班后关闭所有的灯光,拥着被,散开一头的发丝,把自己深深的埋藏在,电梯中短短几十秒中浸透的茉莉花香中,在暗夜中,我仿佛看见一身丝绒旗袍的张爱玲,从破旧的,愈开愈合的书卷中走了出来,她那苍白的脸写满了羡慕,微卷的发丝在她的头顶,也发散出淡淡的花香,只是,我仿佛听见她说:我错过了,我所应该遇到的人

  没有想到,随后的几天,开合的电梯中,在我转身的刹那,我遇到的人,仿佛空气,随着飘散在这个城市中咸咸的海风,不知游荡到了哪里,我懊悔,为何不开口问候他,不开口询问他:究竟你在哪里?

  办公桌前的蟹爪兰日渐枯萎,肥厚翠绿的叶开始散落,这一天,已经是第十天。

  第十一天,我依旧是站在厅堂拐角最后一个电梯前,我的心沉到了最底,一种绝望,就象我昨天,用一种无奈的心情,将彻底落光了叶子的蟹爪兰丢进了垃圾筒一样,我想,没有了白衣男子的茉莉花香,在明天,或许是明天的明天,我也将枯萎。

  落墨的,我沉重的双腿跨进了电梯,绝望的劝慰自己,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回头,让美好的回忆模糊,然后再重新拾起张爱玲的文字,去苦捱那无尽的时间荒野,期盼: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的相遇。

  回转头,他,一身的白衣,笑盈盈,悄无声息的贴近在我的身后。电梯闭合的瞬间,我的眼流出了两行泪水,我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象要炸裂般的疼痛,想开口,却无法吐露一字,在心底狂呼:今天,无论你到哪里,我都心甘情愿的陪着你,永不分离。

  你真的心甘情愿跟我走?散发淡淡的,冷冷的茉莉花香的男子,晶莹黑亮的眼读懂了我心理的话语,唇开合间,浑厚的,充满了诱惑的声音在溢漾了茉莉花香的电梯中飘荡,我绯红了脸颊,狠狠的点了点头。

  他的臂环绕了我的身,修长的指扣住了我微微颤抖的手,冰凉的寒意和我的灼热混合在一起,我靠伏在他的臂弯中,冷冷的茉莉花香顷刻间浓郁,我顺从的,和他一起,无怨无悔的按在了11上

  最新报道:

  本市某写字楼发现一具女尸,该尸体斜卧在写字楼十楼的顶台上,据警方初步调查,排除了抢劫谋杀,自杀以及其他可能,最奇怪的是,该尸体没有任何伤口,面带微笑,具体死亡原因不明。

  后续:

  凤凰花开了又谢,一转眼,这个城市又被汹涌的火红淹没。我,陈家名第一天上班,汹涌的人群候挤在大厅中的几部电梯前。迈着轻快的步伐,我来到大厅拐角的最后一部电梯前,在电梯关闭的瞬间,我的身后,一个一身白衣的女子,一个散发着冷冷淡淡茉莉花香的女子,轻轻的,按下了11楼的按钮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