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慕容小腰(聊斋)

2022/4/24 16:46:44     编辑:盘睿德     浏览量:1079

【1】初见小雨

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在江南的夏天,最乱人心扉的,莫过于那骤来忽去,捉摸不定的雷雨天气了。从万里无云的湛蓝,转眼之间阴云密布,电闪雷鸣,那是在江南常有的事。这种无常的雷雨天气,总是让路上的行人防不胜防,为之胆颤。

七月的一个周末,住在乡下的小雷,刚刚告别了高考,决定到住在街上的外婆家去住几天。

此刻,日正中天,万里无云。小雷骑着自行车行至半路,忽然,电光忽闪,雷声大作。天地间骤然阴暗如夜。小雷双目急切地四顾,很快便发现了建在路边的一个避雨亭。小雷急忙脚下猛踩,加快了速度。自行车一下子飞速地冲进了这路边的避雨亭中。小雷刚将自行车停好,豆大的雨点就劈哩啪啦地砸了下来,砸在干燥的路面上,溅起一片片飞扬的尘烟。

好险!小雷不禁暗暗咋舌。在避雨亭中才站了一会儿,小雷忽觉眼前白影一闪,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美少女,也正快步地奔向了这避雨亭。等到冲进避雨亭里,这美少女的一头披肩长发已经湿得滴水,身上的白色连衣裙也被大雨淋得湿透,湿成了半透明状,紧紧地贴着这美少女曲线玲珑的娇躯。

小雷不禁看得心神一荡,忙将目光移到了别处。

这时,这也来避雨的美少女已经主动地走到了小雷面前,感慨道:好大的一场雷雨!

是啊。小雷低头道。

这位小哥是去哪里?美少女落落大方地问道。

街上。小雷抬头道。这一抬头,小雷的目光正好落在了美少女高耸的胸上。白色连衣裙的领口很低,露出了美少女胸前的半截雪白肌肤。此刻,美少女因为刚才跑得气喘吁吁,这半截雪白粉嫩、挂着雨珠的肌肤,正急剧地起伏着,把小雷看得心猛地一跳,忙又低下了头。

我家在离街上不远的郊外。等这场雷雨停了,可以让我搭一段车吗?美少女没有发现小雷的异样,依旧大方地问道。

当然可以。小雷低着头,一颗心仍在狂跳不已。

我姓云,叫小雨。你呢?美少女云小雨看着低着头的小雷,若无其事地道。

叫我小雷好了。小雷支支吾吾地回答道,头依然怯怯地低着。

呵呵,我俩名字很有缘哦!而今天,正好还下了这场大雷雨。你说,我俩的相遇,是否是天意呢?云小雨笑道。

嗯。小雷胡乱地应了一声,仍然还是低着头。

干嘛呢?老低着头!我长得很可怕吗?云小雨见小雷一副漫不经心,随意应付的样子,不禁有些生气了。

你你的裙子小雷终于支支吾吾地说出了真话,说罢,更加不敢抬头了。

云小雨闻言不由一怔,急忙低头一看,只见自己的白色连衣裙已经湿透了,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身子,曲线毕露。穿在里面的贴身衣物更是清晰可见。云小雨一张俏丽的脸一下子腾地红透了,就像一只熟透的红苹果。尴尬的云小雨急忙转过身子,不再与小雷搭话了。

【2】魄走魂游

这时,亭外急骤疯狂的雷雨,已经完全停了下来。小雷慢慢地推起了自行车,依然不敢回头,轻声对云小雨道:我们走吧。

嗯。云小雨低声含糊地应了一声。小雷便骑着云小雨上路了。

小雷哥,你你有女朋友吗?在骑往街上的路中,云小雨终于忍不住先打破了沉默。

没有,我还是学生呢!你呢?小雷问道。

我?我什么呀?云小雨故作不解地道。

你你有没有男朋友?小雷问这话时,竟然有点担心,担心云小雨会说有。当云小雨说出没有二字时,小雷不禁在心里欢呼了一声。

俩人在路上有说有笑,很快地找到了共同语言。

云小雨的家在郊外,离街上并不远。小雷将小雨送到家里时,云小雨眼含不舍地望着小雷,低头道:小雷哥,你你如果有空的话,可要来我家找我哦!

一定,我一定来。小雷也是依依不舍地望着云小雨,直到云小雨走进屋里,关了门,小雷才艰难地回头,慢慢悠悠地骑上自行车,赶往了他的外婆家。

在外婆家住的这几天,小雷的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云小雨那湿裙包裹着的少女娇躯和那笑貌嫣然的俏丽容颜,挥之不去。魂牵梦绕了几天,小雷忍不住了,便向外婆告了别,骑着自行车往住在郊外的云小雨家赶去。赶到那熟悉的郊外角落时,小雷却找不到云小雨的家了。小雷失望之极,懊丧地骑着自行车回到了外婆家。

回到外婆家的当天夜里,小雷竟然莫名其妙地发起了高烧,还不时地说着胡话,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这下可把小雷的外婆急坏了,急忙打电话叫来了小雷的父母,连夜将小雷送到了街上的医院里。

经过打了退烧针,小雷依然高烧不退,而且神志恍惚的更厉害了。坐在旁边干着急的小雷父母哪里知道,此刻的小雷正在梦游呢!

恍恍惚惚的小雷,觉得自己的魂魄似乎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正如一片流云般,从病房半开的窗户中慢慢地飘了出去。

外面夜色正浓。小雷飘飘忽忽的魂魄,飘过了寂静无人的街道,径直往小雷深刻在脑中的那郊外角落飘去。可是,郊外那片熟悉的角落,除了一片堆着几个荒坟的小树林,小雷依然找不到云小雨的家。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小雷胡乱游荡的魂魄,简直近乎崩溃了!

小雷哥,小雷哥蓦地,一个令小雷魂牵梦萦的声音,如一缕温柔的轻风,幽幽地在林中飘然而来。

云小雨,你在哪里?我怎么看不到你?我怎么找不到你的家了呀?小雷心急如焚地问道。

我的家就在这里。我和现在的你一样,只是一缕游魂而已!云小雨的声音依旧在林间飘飘悠悠。

现在的我?我怎么了?天!我怎么看不见我自己的身体了呀!小雨,你你究竟是?还是鬼?我我为什么会变这样!小雷不由大惊失色。

医生,救救我的孩子吧!这时,仍在医院病房躺着的小雷,高烧犹炽,身体却在渐渐冷却,心跳也渐渐变得异常地微弱。守在他身边的父母和小雷的外婆皆痛苦失声,不明白他们的小雷,怎么会一下子变成了这副模样。站在小雷床前的医师,也是连连摇头,长叹不已,搞不清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3】归去来兮

小雷哥,你快回去吧。不然,时间久了,你游荡的魂魄,就回归不到你的身体里了。云小雨飘在林间的声音,充满了着急与担心。

小雷不甘心地道:可是,小雨,至少你得让我见你一面呀!你说是你一缕游魂,可是,那天我所见到的你,分明是个好好的凡人呀!难道,那天搭我车的那人,不是你本人吗?

云小雨泣声道:这这一言难尽!那天,你见到的人确实是我,而我的家,也就在这片树林的后面。如果你真的想见我,现在就赶快回去。否则,晚了的话,你的魂魄,就真的归附不了你的身体里了!到那时,你就永远也不能再见到我了!而且,我也会遗憾终生的!记住,现在先归去,三天内,必须来找我!

小雷急道:为什么现在我不可以见你?

可是,林中除了飘着云小雨三天内,必须来找我的阵阵回音,任凭小雷声嘶力竭地疯狂呼喊,再也听不到云小雨的声音了。无可奈何的小雷,只得惆怅满怀地飘出了小树林,飘过了寂静无人的街道,飘回病房去了。

小雷的父母和外婆,依然守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小雷,正伤心欲绝,却见小雷一直紧闭的双眼,蓦地张开了!小雷的父母和外婆皆又惊又喜,不约而同道:小雷!你你这究竟是怎么了?

仍在迷迷糊糊状态的小雷,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环顾了一下病房的四周,愕然道:爸,妈!我我为什么躺在这里?

小雷的父亲道:你一直在说胡话,高烧也不退,吓死我们了!

发高烧?小雷听罢,更加吃惊了:我我怎么好像没有感觉到呀?还说胡话?不会吧?难道,我一直是在做梦?

站在小雷旁边的医师伸手探了一下小雷的额头,奇道:怪事呀!这孩子的高烧,居然退了!小雷的父母和外婆,同时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有点不放心,又让小雷打了一天的点滴。

第二天,小雷便出院回家了。出院后,小雷在家里依然坐立不定,脑子里一直在重复着自己发高烧那夜,那一段发生在小树林里与云小雨似梦非梦的离奇经历。三天内,必须来找我小雨飘飘悠悠的声音,如丝般不断缠绕在小雷的耳际。

现在已经是第三天了。心急如焚的小雷再也坐不住了,而今天家中正好又剩下了他一个人。于是,小雷又一次骑了自行车,匆匆忙忙地,往那一个让小雷一直梦牵魂绕的郊外小树林赶去。

【4】穿过坟林

小雨,我来了。你你不会出事的!千万等着我!一路上,小雷的心中不停地在无声祈祷着,呼喊着。

小雷的自行车飞速赶到那片在小雷梦中早就熟悉了的郊外小树林时,小雷没有像梦中那样魄走魂游,茫然失措地在林间徘徊游荡。小雷直接绕过几个长满了荒草的荒坟,径自穿过了这一片死寂幽静的小树林。小雷的自行车骑出这片荒凉小树林的时候,小雷的耳边一下子传来了一片撕心裂肺的恸哭之声。

小雷本就已经忧急如焚的心,猛地更加收紧了。在小树林的后面,有一片极为普通的民宅。小雷循着那一片令揪心的哭声,很快便找到了令小雷忧心如焚的那一家。

我的宝贝女儿啊!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呀!你叫你娘以后可怎么办呀?走到那家民宅的门前,里面的恸哭之声更加地清晰,也更加地令小雷揪心了。心如火烧的小雷,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屋里面站满了人,站满了一个个面带悲伤的男女老少,而每一个人的身上,皆穿着白色的丧服。见到冒然冲进来的小雷,沉浸在极度悲伤气氛中的众人,都不约而同地怔住了。

里面正扑在盖着白布的死者身上痛哭流涕的一位中年妇女,骤然见到站在自己面前正气喘吁吁的小雷,也顿时止住了撕心裂肺的恸哭。中年妇女抬起了那一张挂满了眼泪的悲伤的脸,愕然地望着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的小雷,竟然忘了问话。

这位阿姨,你你刚刚过世的女儿,可是可是叫云小雨?小雷硬着头皮问道。

是啊!你?你是我女儿的什么人?你怎么会知道我家小雨的名字?小雨亲极度悲伤的脸上,此刻,俱是惊愕之色。

我小雷不知怎么回答,沉思了片刻,抓着头皮道,我是小雨的高中同学。小雨她她怎么出事的?

你?你真的是小雨的同学?小雨母亲面对冒然闯入的小雷,似乎还不太相信。

是的,伯母。我叫小雷。小雷鼓足勇气道。

什么?你?你就是小雷?你你的名字,真的小雷?!小雨的母亲,忽然大惊失色,猛地站了起来。

是啊。我的名字,就叫小雷。伯母,你你这是怎么了?小雷看着满脸惊慌的小雨母亲,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5】痴心唤雨

擦了擦脸上的泪痕,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诚挚的小雷,小雨母亲终于道:小雨在临终前,梦中就一直在喊喊着你的名字。

真的?小雷只觉心头一震,急忙追问道,那那伯母能告诉我,小雨,又是怎么突然走的?是在什么时候走的?

小雨母亲垂泪道:小雨是在两天前走的。在这前几天,小雨因为去了一次乡下的亲戚家,回家那天,莫名其妙地淋了一场大雨,然后便受了寒,发了几天几夜的高烧。从这以后,她的高烧便一直不退,而且,每天还都在说着梦话,都在都在梦里喊着你的名字!她的病也就这样一发不可收拾,直到话犹未了,小雨亲已经泣不成声。站在旁边的众人,见此情状,皆含泪别过了头,不忍再看下去。

三天内,必须来找我小雨飘飘悠悠的声音,此刻,忽然在小雷的心头如灵光一闪,倏忽而过。

伯母,既然小雨生前这几天,一直在梦里喊我的名字,那那就让我看小雨最后一眼,可以吗?小雷试探地问道。

你?你真的是小雨的高中同学?小雨母亲有些疑惑地看着小雷。

真的!我我怎么可能骗你?也没有理由骗你呀,伯母。小雷说罢,紧紧地咬住了下唇,咬得下唇溢出了淡淡的血丝。

小雨母亲有些犹豫地看了小雷一眼,终于还是点同意了。

谢谢,谢谢伯母,让我再见小雨的最后一面。小雷泣声道。

别多说了。孩子,看吧,看吧小雨母亲含泪道。

小雷点了点头,默默地走到了全身盖着白布的云小雨遗体跟前,抬起微颤的右手,缓缓地将遮盖在云小雨脸上的白布,一点一点地揭开

云小雨的面容,终于缓缓地完全展现在了小雷的眼前:双眼紧闭,容颜依然俏丽如生。

不!小雨!!告诉我,你只是睡着了,对吗?该醒醒了,小雨!你分明说好等我回来的呀小雷顿觉悲从中来,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夺眶而出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纷纷滴落在云小雨紧闭的眼睛上,然后,又纷纷滚落,流满了云小雨的面颊,让人分不清,究竟是小雷在落泪,抑是云小雨在流泪。

小雨母亲见状,更是痛不欲生,不忍再看,硬是转过头,吃力地将一双泪眼移向了别处。

泪如雨下的小雷,忍不住将手伸进了盖着云小雨的白布中,握住了云小雨的一只手。五指相扣,小雷将唇贴到了云小雨的耳际,不住地呼唤道:醒醒,醒醒呀,小雨!我是小雷,你的小雷哥呀!

这时,奇迹,忽然发生了

【6】似雨非雨

小雷忽然觉得云小雨的手指,似乎在自己的掌心里微微动了一下。小雷先是一惊,随即大喜,急忙继续唤道:小雨,小雨!你醒了吗?小雨,小雨!你是不是醒了呀?我是小雷呀!快睁眼看看我!

小雷的这一声呼唤,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纷纷难以置信地围了过来,围在云小雨的身四周。小雨母亲更是惊呆了!

果然,只见云小雨紧闭的双眼,真的慢慢地睁开了!小雷喜极而呼:醒了,醒了!伯母,小雨她真的醒了!小雨母亲亦是喜极而泣,一下跪到了云小雨的面前。围在云小雨四周的众人,先是目瞪口呆,随即也纷纷欢呼出声。

然而,睁开双眼的云小雨,望着跪在她面前的母亲,目光却变得说不出的呆滞。

小雨母亲一愣,随即问道:小雨,你你这又是怎么了?

小雨?谁是小雨?你,又是谁?云小雨此话一出,不但是小雨母亲,包括在场所有的人,又一次惊呆了!

小雷急忙也跪倒在云小雨的面前,泣声道:小雨,难道,你连我也不认识了吗?你不是托梦让我在三天之内必须来找你的吗?难道难道你都忘了吗?

云小雨讶然道:你?你不是小雷吗?你在说些什么呀?什么托梦?我怎么听不懂你的话?你你怎么也会在这里!说罢,云小雨转看着围在四周的众人,又讶然道:你们你们怎么都穿这样?是谁死了吗?

小雷先是松了口气,但骤闻此言,顿时又怔住。众人见状,俱是摇头长叹不已。

小雷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甘心地又问云小雨:你你既然不是小雨,那你记得自己的名字吗?

云小雨脱口而出道:小雷你好奇怪哦!我的名字,我当然记得!

小雷急忙追问道:那,你什么名字?

我复姓慕容,我叫慕容小腰。云小雨说这话的时候,神志似已恢复了过来,目光里的呆滞也不见了,变得如一泓轻盈的秋。

什么?你你叫慕容小腰?不,不可能!小雷如遭电击,失声喊道。

这时,小雨母亲对小雷的异常反应,比云小雨的失常,似乎而更惊讶了一些,忙转问小雷道:怎么?难道,真的有慕容小腰这个人?

小雷道:慕容小腰是我初中时候的同学,可是可是她长得,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呀!

云小雨听到这里,似乎听出了些什么,忙道:我长得怎么了?小雷,你你帮我拿一面镜子来!

【7】扑朔迷离

小雨母亲急忙站起身,匆匆走进了里屋。不一会儿,小雨母亲便拿着一块镜子走了出来。小雷连忙接过小雨母亲手中的镜子递给了云小雨。云小雨猛地翻身坐起,伸手接过了镜子,开始照自己的脸

里面这人是谁?云小雨一见镜中的自己,骤然惊呼出声,小雷,快告诉我,镜子里的这个人,究竟是谁?我呢?我怎么看不到我自己呀?

小雷看着面前大惊失色的云小雨,不由长叹了一声道:里面的这个,就是你,也就是我刚才一直在你耳边呼唤,一直唤到你醒来的那个名字云小雨!

不,我分明是慕容小腰呀!小雷,你就是在初中时候和我一个班里的雷大才子呀!我因为从小失去了父母,还被你叫成石头里蹦出来的小妖,小妖怪的小妖!这一切,你总还记得吧?慕容小腰急道。

这一下,小雷彻彻底底惊呆了,呐呐道:这这倒是真的。这么说,你你真的是慕容小腰了?那那躺在这里的云小雨呢?你你又怎么会长成了云小雨的样子?天哪,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呀?

小雨母亲在旁边也越听越糊涂了,一时之间,也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时侯,群中一个略懂些掐算的中年男子走了出来,望着慕容小腰和小雷道:我倒是知道这究竟怎么一回事了。

怎么回事?慕容小腰和小雷异同声道。

我看,可能是慕容小腰的魂魄依附到了云小雨的身上。中年男子道。

什么?你是说,是我慕容小腰死了,而我慕容小腰的魂魄,又阴差阳错地附到了云小雨的身上?慕容小腰惊道。

也许,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中年男子点了点,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会儿,望着小雷和慕容小腰又道: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小雷带云小雨马上到慕容小腰的家里去一趟。到了慕容小腰的家里,一切的一切,不就,都水落石出了?

对,对,对!好办法!!我也正好可以回家看我的爷爷奶奶了!慕容小腰急不可待地站到了地上,拉着小雷的手道:走吧,雷大才子!

小雷望着小雨母亲道:伯母,你看呢?

小雨母亲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道:去吧!不过,孩子你千万记住,搞清楚了事情真相,一定要马上回来告诉我,别让我担心!

放心吧,伯母!小雷说罢,便牵着慕容小腰的手走出了云小雨的家。然后,小雷便骑着自行车,带着慕容小腰上路了。

【8】泡身泳池

慕容小腰的家也在街上,距离小雷的外婆家并不远。在自行车行至半路的时候,慕容小腰忽然脱问道:小雷,如果到了我家以后,却找不到我本人,我们俩又该怎么办呢?

小雷道:那就要问你慕容小腰自己了呗。

慕容小腰一脸茫然道:问我?为什么?

小雷道:只有问你!小腰,你,还能不能想起,在你神志清醒的最后那一段时间里,你,究竟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

慕容小腰皱眉道:别急,别急!小雷,让我好好想想,好好想想沉思了片刻,坐在自行车后座的慕容小腰,忽然失声喊道:我想起来了!

小雷顿时一惊,急忙刹住了自行车,回头望着慕容小腰道:你你想起什么来了?

慕容小腰低头苦思道:我我好像在游泳池里游泳。后来,游着游着,忽然,我的脚抽筋了

小雷似乎见到了一丝亮光,急忙追问道:然后呢?

慕容小腰又沉思了一会儿,摇头苦笑道:然后嘛我我就什么也记不得了。

小雷急道:那,你总能记起,你是在哪家游泳馆的游泳池里游泳的吗?

慕容小腰脱口而出道:自然记得!就在就在离我家不远的一家游泳馆里。

小雷狐疑道:你确定?

慕容小腰点头道:绝对是!事不宜迟,小雷,现在,我们就先到那家游泳馆里去找一找,好吗?

好,这就去!小雷说罢,一脚踩动了自行车,骑着慕容小腰又开始出发了。

小雷与慕容小腰走进那家游泳馆的时候,在游泳池里游泳的人很多,男男女女都有。

骑车骑得满头大汗的小雷,望着正环顾着四周的慕容小腰,征求意见道:小腰,你看我们我们要不要去换泳装?

你想游泳啊?慕容小腰看着挥汗如雨的小雷,笑道,换就换吧,瞧你的满头是汗!

谢谢,谢谢!小雷大喜。慕容小腰不由掩口失笑。于是,俩人便向游泳馆里各自借了套泳装,分别走进了更衣室。

小雷换得比较快,先走出来,一出来就跳进了游泳池里。泡浸在游泳池里的小雷,觉得周身真是说不出的受用,便不管在他周围游来游去的男男女女,怡然闭起了眼睛,独自养起神来。

小雷,你很累吗?怎么才一会儿,你就睡着了呀?是慕容小腰的声音。

小雷急忙睁开眼睛,抬头一看,顿觉眼前一亮。

【9】惹火身材

慕容小腰并没有像小雷想象的那样穿着那种十分暴露和性感的三点式比基尼,而是换了一件淡蓝色的泳衣。紧裹着身子的泳衣,勾勒出了慕容小腰极其匀称的绝美曲线。雪白晶莹的皮肤配上泳衣的淡蓝,更加增添了青春少女那种无限的妩媚风情。

小雷竟然看得呆了,看得差点忘了自己在何处!虽然小雷知道,眼前站着的这个风情万种,有着惹火身材的慕容小腰,分明是云小雨的身子,但在他的心里,还是忍不住涌了一股莫名的冲动。

慕容小腰和小雷在初中时,慕容小腰是学校里有名的一朵校花。那时侯,对慕容小腰的暗恋倾慕,是小雷一直深深隐藏至今的一个秘密。小雷也不知道当时在学校里冷傲得目中无人的慕容小腰,究竟知不知道小雷对她的这份暗恋情愫。

看什么看?瞧你这傻样!慕容小腰撅起了小嘴嗔道。

老天!小腰,你知道吗?你的身材真是太美了!可以说,是魔鬼身材哦!小雷表情夸张地惊呼道。

我说小雷,难道你忘了?你现在看到的,只不过是云小雨的身子而已!我的那身材,可是没有这云小雨这么惊艳夺目哦!慕容小腰没好气地瞟着小雷道。

谁说的,我跟谁急!昔日名扬学校的校花,怎么不惊艳,怎么不夺目了?倒是不知我今生,有没有这个眼福,再一睹当有汉宫赵飞燕之神韵的慕容小腰了?小雷仰天长叹道。

去你的死小雷!如果真像你那么想,那,你现在还有心思在游泳持里快活?还不快点四处找找?慕容小腰似乎有点生气了。

小雷忙道:是,是,是!遵命,遵命!不过,既然既然你也换了泳衣,就不妨先下来游几圈,不知飞燕美人之意下如何?小雷故作一副流氓无赖的样子,望着面前的慕容小腰。

唉!好吧,游几圈再说。顺便,我在这池子里找找我自己。拗不过小雷的慕容小腰,便只好也慢慢地下了水。

慕容小腰在游泳池里慢慢悠悠地游了几圈后,又游回了小雷跟前。

怎么了,小腰?看你现在的样子,可是有点没精打采哦!小雷皱眉道。

有点疲惫的慕容小腰,带着失望的目光看着小雷,幽幽叹道:小雷,你说这怎么办呀?我看这个游泳池里,好像,并没有我的影子哦?

小雷皱着眉头道:可是,按照你先前说的况,你应该是在这个游泳池里出事的呀。

【10】峰回路转

顿了一顿,小雷又道:如果实在没有办法的话,只有仍然到你的家里去找找看了。

慕容小腰亦长叹道:看来,也只有这样了。

不过小雷一副言又止的样子。

不过什么?慕容小腰急道。

小雷抓了抓皮道:不过,我们好像还没有开始向这个游泳池里的人打听呢!

慕容小腰也一下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道:对啊,我也忘了,只顾自己盲目找!于是,小雷和慕容小腰便开始向在游泳池里游泳的人群里打听了起来。当俩人问到一个留着长发的青年男子时,这青年男子忽然用一种极其诧异的目光望着慕容小腰。

慕容小腰只觉自己被这个青年男子看得浑身不自在。青年男子也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收回了诧异的目光,用几声假咳嗽掩饰着失态的尴尬,然后道:这位姑娘的声音,我怎么听得好生熟悉!

小雷心中顿时一动,暗忖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看来,小腰的事有希望了。急忙问道:这位哥们,你在哪里听到过她的声音?

青年男子低头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望着慕容小腰道:就在这里。当时,有一个也是像她这般年纪的漂亮姑娘,便在这个泳池里游过泳。

她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吗?小雷追问道。

青年男子道:她比这位姑娘瘦了点,最特殊的地方,就是腰特细,可以说是盈盈一握。

慕容小腰听到这儿,不由心中暗忖:这说的,不就是我吗?

小雷听到这儿,觉得自己就像是溺水中的人忽然抓到了一根稻草,顿时激动起来,急忙追问道:那后来呢?

青年子忽然叹了口气,黯然道:后来,这位细腰的姑娘就出事了。

小雷追问道:这位姑娘出什么事了?

青年男子道:这位细腰姑娘在泳池里游着游着,不知怎的,竟然地沉下了水。

小雷紧张地道:然后,是谁救起了她?救起了吗?

青年男子道:是我救起她的。救起她时,她已经昏不醒了。我便立即给她进行人工呼吸听到这儿,慕容小腰的脸蓦地飞红了,忙转过了头,又忍不住地瞟了小雷一眼,只见小雷双眉微皱,显示也不大自在。

小雷虽然听得心中酸溜溜的,暗忖道:那天,我怎么没想到来这里游泳呢?不然,这人工呼吸的美差,就是我的了!虽然心里酸得不是滋味,小雷还是追问道:那么说,她还是被你救活了?

【11】魂兮归来

青年男子根本没有察觉到俩人表情的微妙变化,仍然皱着眉头道:救是救活了,可是,当这位细腰姑娘醒过来的时候,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不着边际的话。

小雷和慕容小腰不由异同声地脱口而出道:她说什么了?

青年男子道:当时她说,我好冷,好大的一场雷雨,我要回家,让我回家,你们说,这话,是不是莫名其妙,不着边际?

慕容小腰皱眉道:她当时,真是这么说的?小雷却在心里奇道:怎么这云小雨的魂魄,又依附到慕容小腰身上去了?这事,看来越来越棘手了。

青年男子道:千真万确。我见她除了说之外,身体的一切都恢复了平常,便任她回家了。

小雷忙道:哦。回家就好,回家就好。这位哥们,谢谢了。我们回头见。也不等慕容小腰追问,小雷便拉着慕容小腰站了起来

当俩人换好衣服走出游泳馆时,慕容小腰忍不住问道:小雷,我们这又是哪儿去?

小雷推起自行车道:事不宜迟,小腰,我们赶快回去!

慕容小腰不由一怔,茫然道:回去?回哪儿去?

小雷道:云小雨家。说罢,便慕容小腰赶快坐在车后,自行车便飞快地又上路了。来到云小雨家时,小雨亲匆匆忙忙地迎了出来,望着小雷与慕容小腰,面带焦急地道:你们俩,可回来了!

小雷急道:伯母,是不是在我俩回来之前,也有个人回来了?

小雨母亲奇道:是啊!你你怎么会知道?

小雷道:而且,我还知道,赶在我俩之前回来的这个人,是一个瘦弱细腰的漂亮姑娘。那她现在在哪儿?

小雨母亲道:现在就在小雨的房间里。她刚刚回来的时候,非要说她就是我的女儿小雨,我递给了她一个镜子之后,她先是大吃一惊,然后便把自己关进了小雨的房间里,现在,她正抱着个枕头在哭呢!你们俩赶快去看看吧!

小雷道:伯母,她说的没错,她的魂魄,就是你的女儿云小雨啊!

啊?小雨母亲惊呆了。

小雷也来不及细说,便与慕容小腰急急忙忙地奔向了云小雨的房间。小雨母亲急忙也跟了上来。

房间的门锁着,里面隐隐传出云小雨哭泣的声音。小雷走前,轻轻地敲了敲门道:小雨,开门吧!我是小雷!

小雷哥?里面的云小雨立刻停止了哭泣,飞快地跑了过来。

房间的门,终于慢慢地打开了。

【12】似了非了

站在小雷面前的,真的是曾经一度让小雷神魂颠倒的慕容小腰!只是,现在慕容小腰的身上却依附着小雨的魂魄,而在云小雨的身上,却又偏偏依附着慕容小腰的魂魄!慕容小腰与云小雨相互对视着,如同在看着自己的影子,一个活生生的影子,都看得惊呆了。

小雨母亲也呆住了,一时之间,竟不知怎么办才好。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吗?难道,小雨和小腰的魂魄,没有办法再颠倒过来了吗?看看似是云小雨的慕容小腰,又看看似是慕容小腰的云小雨,小雷不喃喃自语,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经过了一阵难堪的沉默,附着云小雨魂魄的慕容小腰突发奇想道: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小雨母亲和小雷齐声问道:什么办法?

附着云小雨魂魄的慕容小腰道:我慕容小腰从小就失去了双亲,而现在,我又变了小雨的样子,我想我想认小雨的母亲做自己的母亲,而小雨,就做我的姐姐好了。这样,伯母也没有失去小雨,小雨也可以不离开伯母。小雨,伯母,你们同意吗?

小雨母亲颤声道:好主意!我我怎么可能不同意!好女儿,你们俩都是我的好女儿!说罢,小雨母亲脸上已经挂满了眼泪,挂满了动情的眼泪。

好!附着慕容小腰魂魄的云小雨也动容地道。三人顿时紧紧地抱在了一起,哭成了一团。

小雷怔怔地看着眼前拥抱在一起的母女三人,只觉百感交集,有欢喜,有失落。欢喜的,是自己没有失去慕容小腰和云小雨,失落的,又是自己同时失去了慕容小腰和云小雨。因为,慕容小腰已不是慕容小腰,而云小雨也已经不是云小雨。

当三人抱着分开时,才想起了旁边的小雷。附着云小雨魂魄的慕容小腰道:小雷哥,你你怎么了?为什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小雷黯然道:我我想回家了。

附着慕容小腰魂魄的云小雨道:我也想回家一趟,想把我和小雨之间的奇事,告诉我的爷爷奶奶。

小雷道:嗯。那我俩一起走吧。于是,俩人别过了小雨母亲和附着慕容小腰魂魄的云小雨,走了。

当俩人跨出云小雨家的家门时,忽然又一起怔住了!

原来,云小雨家门前的那一片小坟林,竟然不见了。俩人一起使劲地揉了揉眼睛,但眼前还是看不到那片坟林了。俩人急忙喊出附着附着云小雨魂魄的慕容小腰和小雨母亲,俩人也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小雨母亲找了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道:这片坟林,只是纠缠在小雨和小腰两人心中一道身不由已的魔障。一旦她俩穿越了这片心中的魔障,这片坟林,便也自然消失了。就像世间的许多事,也是这个道理。身不由已,是每个人心上都难免有的一道坎。只要跨过了这个心坎,一切身不由已的烦恼,自然会迎刃而解。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