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玉碎

2022/1/15 14:43:08     编辑:公孙易蓉     浏览量:19

【一】

这是一次古玩鉴赏现场,来的人都是本市有名望的古玩大家,凌子风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他已年近五旬,那微黑的脸上,挂着一副冷傲的表情,眼睛虽小,但那微闭的三角眼却显得很精明,那一对贼亮的眼珠,总是在眼皮下转来转去,似乎在查看着什么,在算计着什么。

这一天,天气良好,不冷也不热。各个名家聚在一起,悠然地喝着茶,逐一品评着,大家带来的珍藏多年的宝贝,接下来,便是一次古玩珍品拍卖大会,真正的宝物,那一定会拍得好价钱的。

拍卖会上,凌子风先生的一玉盏岭南佳果拔得头筹,拍到了天价。行家打眼一看,就知道这是一件珍稀的宝物,你看它:羊脂白玉盏里,紧紧地契合着一串水灵灵的荔枝,嫣红晶莹,剥裂处,露出玉润珠圆的白色果肉,边缘缀着两片绿莹莹的叶子。人们叹为观止,张大眼睛,呆呆地瞧着,这可真是巧夺天工的艺术品啊!!凌子风不免也趾高气扬起来,平时眯着的那三角眼,此时也微微睁大了许多。看着眼前就要到手的钞票,口水都快要流了出来。

忽然,他竟盯着那玉盏瞧着的眼睛,惊恐得长大了,大得眼珠似乎要凸了出来似的。那玉盏上边赫然出现一个凄厉的女人的面孔,在恶狠狠地瞪着他,吓得他大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再一睁开,竟没有异常。但是他的心仍然在咚咚地跳个不停。

在场所有的人,都以为凌子风是因为拍得更好价钱而兴奋过度,所以,都没有想到会有别的事情发生。但紧跟着,更加匪夷所思的现象出现了。那玉盏忽然在盏与荔枝的结合处有了裂痕,裂痕处有红色的液体流了出来,似乎是血液的流动,一汩汩地流着,一滴一滴地滴到地上,发出嘶嘶的声响。而后,那玉盏以及那荔枝也竟然出现了裂痕,劈啪作响,一霎时,碎片声响起,落了一地。那玉盏,竟然碎了

随着落了一地的碎玉,凌子风凄厉而恐怖地大叫着,轰然倒地。众人惊慌失措,场面顿时乱了起来,大家围上来一看,凌子风七窍流血,气息奄奄,一双眼睛惊恐地大睁着。看那表情,人似乎是没救了。当救护车呼啸着离去的时候,人们看到一个翩然若仙的女子离去的身影。

送到医院急救室时,已是流尽鲜血而亡。察看之下,发现凌子风的手腕上大动脉被割断,上边犹自嵌着一片洁白的碎玉。

急救室里的医生,同时听到一个幽幽的叹息声,继而看到一个幽灵般的女子身影飘出了房门

凌子风就这样死去了,他的死太突然了,是很令人费解的事。让好些人猜测着,议论着。

听到他的死讯,他的老婆秋月淡淡地说:自作孽,不可活,报应

【二】

时空回到十年前,在一个北方小城,北风刮得正紧,雪片也像被扬起的柳絮一样,漫无目地的在空中飞舞着,在大地上洒落着。此时,街上的行人极少,偶尔有人走过,也因为寒冷而显出畏缩的样子。雪,越下越大,地上一会功夫,就已经白茫茫一片。那些飘着的雪片,还在四处零落着。风,也在肆虐着,刮得树枝哗啦啦的呼啸着,声音显得凄厉而苍凉。

天已经有些黑下来了,街上的一切,都逐渐地消失在灰蒙蒙的暮色中。这时,想起了车轮滚动的声音,伴随着碾压冰雪的咯吱咯吱声,一辆装饰豪华的马车,缓慢地出现在街道上,兴国街两旁昏暗灯光的店铺,来到一个漆黑的大门前,停了下来。赶车的伙计撩起车的帘子,里边下来一个人,一个气度不凡的人。那人穿着一件锦缎长袍,头上一定狐皮帽子,足下是一双鹿皮软底朝靴。他叫林一清,是一家经营奇珍古玩店铺的老板。他走下车子,用手拍了拍身上,有整了整头上的帽子,伸手推开了大门,走了进去,刚要往里走,忽然赶车的小伙计叫了声:老板!

他停下脚步,问道:什么事?

老板您看,这里有个人,好想要冻死了。

他又退了回来,来到门外。在大门外的石狮子旁边,一个黑影畏缩在那里发出牙齿磕碰的声音。借着对面店铺那昏黄的灯光,他看到一个人,哆哆嗦嗦地靠在门框上,那架势,就像随时可能被冻死似的。

他伸手推了推那人,那人动了动,看着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男人,扑通一声跪下了:老板,求求您,发发慈悲,救救我

他站了起来,对赶车的伙计说:你先把他带进来,到你屋里暖暖,给他弄点吃。自己率先走进去了。来到上方,刚一落座,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从里边出来,来到他身边:爸爸,你今天怎么回家这样晚?外边下着大雪,你冷不冷?吃饭没有?

看着女儿林玉翠,他满脸是慈爱的笑容:今天黄老板的孩子百岁,我去给他家吃酒席了,回得晚些。

听他这样说,玉翠小姐连声向里边叫着:秋月姐,你倒杯茶来!听到里边应了一声,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端着茶盘来到这对父女俩的身边,放下一杯热茶,客气地说道:老爷您回来了,我去里边催他们给您准备洗澡的热水。外边冷,您洗洗热水澡,就不会受风寒的。

看他点了点头,秋月便走了进去。

他喝了口热茶,便站起了身,对翠玉吩咐道:天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随后走进内室。

【三】

第二天,肆虐了一宿的风雪停了下来。吃过早饭,他穿好衣服,走出屋门,打算早一点到店铺里去,也好督促伙计们把店门前的积雪尽快清扫干净,别影响店里的生意。

赶车的伙计已经把车套好,从侧门赶了出去,在大门外等着他呢。他来到大门外,正要蹬车,赶车的伙计叫住了他:老板,昨天的那人,您看怎么办?

他一下子想起来了,昨晚是救了一个快要冻死的人,于是问:什么怎么办?

伙计怯生生地说:老板,我们店里不是还缺人手吗?让他到店里先帮几天忙,你要是觉得他行的话,就留下做个伙计。

他想了想,说:好吧,你叫上他,跟我们一起走。

伙计高兴地说:就知道老板菩萨心肠,会同意的。他一招手,那个人从车子后头走了出来,对老板作揖行礼:谢谢您,您的大恩大德我会报答的,我一定好好干。

老板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一躬身坐进车子里。伙计吆喝着马,车子开始行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功夫,车子来到一处商业街上的店铺门前,停下了。老板走了下来,那个人抬头看着店铺的匾额,上边几个大字他还认得:奇珍斋。

他心里明白,这个店铺名字就是奇珍斋,看字面上的意思,这里经营的应该是与珍奇古玩有关的生意吧。这个人还真是聪明,这就是一处经营古玩珠宝店铺,买进卖出,转手倒卖,每天的收益令人咂舌。

从此,他就成了这里的一名伙计。他的名字叫凌子风,出生在一个破落地主家庭,小的时候也过过几天好日子,也读了几天书。但好景不长,他那破落地主的父亲也不争气,几年功夫便把家败个精光,气死了老婆,自己不久也凄凉死了,留下着一个儿子无依无靠,流落街头,靠乞讨过了几年,渐渐地长大了。那日,他讨不到吃的,天饿又冷,没有办法,就缩在林老板家的门后,想避一避寒风的侵袭,没想到就要被冻死的当儿,被好心的林老板给收留了,并作了店里的伙计,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他也勤快,而且聪明伶俐。林老板觉得这是一块做生意的好料子,于是处处提点他,告诉他一些生意上的窍门。天长日久,他学会了很多其中的诀窍。为了报答老板对他的知遇之恩,他在这里卖力的工作着,干着比别人多很多的活,处处留心,处处为老板着想,还真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年轻人。

转眼,又是冬天了,看着外面飘扬着的雪花,他想起去年冬天的那个灰色的日子,那一天,要不是林老板,自己早就见阎王爷去了。能够有现在这样安稳的日子,还真的感谢林老板的慈悲。一想到这些,他就更加卖力地做活了。

【四】

年后的一天早上,林老板刚迈进店门,一个人紧跟着进来了。凌子风打量着这个人,衣着很整齐,看着不像穷人。他是来卖东西的,还是有什么想出手呢?一边想着一边招呼着。那个人问道:请问,老板是哪位?

林老板站了起来,抱了抱拳:在下林一清,请问您是看中我这里什么了?

那个人摇了摇头,拿出一个包裹:林老板,我想请您看一看我这东西,值多少钱?

他打开了包裹,露出里边的一个紫檀木的盒子,打开盒子,几个人一起注目观瞧着:那是一个羊脂白玉盏,里边的装着一串水灵灵的荔枝,嫣红晶莹,剥裂处,露出玉润珠圆的白色果肉,边缘缀着两片绿莹莹的叶子。在场的人们不由发出赞叹的声音。凌子风开始以为,那荔枝和玉盏是粘和在一起的,可谁知细细瞧来,却是一体,原来是一块玉石经过精细的雕琢而成。可真是巧夺天工之制作,不由得不赞叹。

林老板冷静的看着,又打眼仔细地瞧了前来人,问着:您这可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宝贝,您既然那来了,是不是想出手啊?

来人点了点头:我早就听说您的大名,做的是良心买卖。不瞒您,这是我家传的宝贝,如果不是遭逢巨变,我不会拿出来。因为相信您,我才找到这里,您看

林一清老板没有在说话,拿起那玉盏,仔仔细细地又一次观瞧,他知道这宝贝的来历。这是大唐盛世时期唐玄宗为取悦杨贵妃命工匠精心打造的一盏羊脂白玉翡翠果,真正的名字叫岭南佳果,是不可多得的稀释珍品。良久才开口:既然你相信我,我说个数字,你要是觉得满意,就留下它,要是不满意,您带走,再到别处看看。来人点着头:您说吧。紧张地看着林老板。

林一清老板给出一个数字,那人长出了一口气,拿拿东西往林老板面前一推,开心地说:林老板,这是您的东西了。

那人走后,凌子风问道:老板,他这种情况过来的,一定是非出手不可,您干嘛开价那么高,您完全可以压一压价格的。

林老板微微一笑:做生意要有诚信,正是因为他相信咱们这里,才没到别处去的,你看一看,这宝贝难道不是物有所值吗?

凌子风点着头:嗯嗯,老板您说的对。虽然这样说,心里还是觉得老板有些太迂腐了,不能随机应变,他哪里知道,老板出的价钱只是这珍宝的十之一二。

看着老板往盒子里收着这宝贝,问道:老板,这宝贝等到好时机能卖个好价钱呢。

老板笑这说:这个我不打算卖了,送给翠玉,女孩家会喜欢这个的。

听老板说到翠玉小姐的名字,他的眼前闪过那个令他心动的女子。翠玉小姐那温婉可人的模样,浮现在他的眼前,那银铃般的笑声,也让他的心里甜甜的。于是,他的脸莫名地红了。林老板看在眼里,皱了皱眉头,心里觉得不安起来。想到,女儿长大了,也到了该给她找个依靠的时候了。

【五】

晚上,快要打烊的时候,林老板对凌子风说:晚上你到家里吃饭,我有话要对你说。

凌子风暗暗地想着,是什么事情呢,非要到家里说?好事,还是坏事?他会想着这一年来,自己在这里所做的事情,一切都是中规中矩,并没有做过出格的事。这样想着的时候,他觉得应该没什么坏事吧。

吃过晚饭,在客厅里,林老板坐在靠窗的藤椅上,指着对面的椅子,对凌子风说:你也坐下。接着他又叫着秋月:秋月,你到两杯茶来。

秋月很快地端来了茶盘,摆上茶杯,斟满了茶水,转身要离去的时候,林老板叫住了她:秋月,你先别走,我有事情要和你们说。

秋月站住了,静静地站在一边。

停了一会,林老板开口了:子风,你这个人聪明伶俐,凡事精心,你是个可栽培的人选,日后会成为我的好帮手。说到这,他停下了,凌子风默默地坐着,望着老板,也在揣摩着老板的心思,想象着他还要说什么话。林老板又开口说道:子风啊,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成个家了。我每年给你的工钱不会少,够你过日子的。

凌子风愣住了,没想到老板说出的是这样的话。成家,哪个男人不想呢?可是,谁会嫁给一个做伙计的穷小子?难道老板看好我了,想把他的眼前又一次闪过翠玉小姐的笑脸,很快的,他不自信地摇了摇头。暗暗地责骂自己,真会胡思乱想。

子风。老板和蔼地叫着他的名字,你看秋月怎么样?她是我的亲戚,已经在我家几年了,和我的家人没有分别,你们要是成了亲,咱们就是亲戚了

凌子风张了张嘴,要说什么,没等说出来,林老板又对他说:你好好想想,这件事我不强求,你要是同意,我早点给你们办婚事,不同意你就直说。你考虑考虑吧,

凌子风知道,这哪里是征求意见,老板的话岂能不听吗?他看了一眼秋月,秋月虽然不像翠玉小姐那样漂亮,但人也很好看,而且很勤快,于是他点了点头:老板,我不用考虑了,我同意,但不知秋月什么意见?

此时,秋月脸涨得通红,默默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了。可是,既然林老板这样说了,就一定有他的主张了,自己即使反对恐怕也没有用处,哎,听天由命吧

婚礼很简单,但也不失隆重。林老板以娘家人的身份陪送了不少东西,翠玉小姐也送给秋月几件像样的首饰,也不枉秋月在这里陪她几年,结婚的他们,仍然住在这个院内,一切似乎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他们的身份而已。

晚上的洞房里,秋月紧张地坐在铺着大红被子的床上,在等着即将要成为丈夫的那个人。喝得有些醉意的凌子风一步三晃着走进来了,嘴里不停地叫着:老婆,秋月,老婆他趔趄着来到秋月身边,一把扯去她头上的盖头,端详着秋月:你长得还挺好看,哈哈!我也有老婆了,以后有人给暖被窝了,哈哈哈!他狂笑起来

床上,秋月光着身子,躺在那里抽泣着,凌子风睁着一双愤怒的眼睛,啪的一声,给了秋月一个耳光:你说,到底是谁?你个破鞋!

秋月流着眼泪,不说话,凌子风又狠狠地压在她的身上,在她的身体里疯狂地发泄着

终于,她忍受不了他无尽的折磨,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六】

在她十五岁的时候,和她相依为命的母亲,也撇下她先走了,临死前,母亲把她托付给了远方亲戚的林一清,希望他看在亲戚的份上,多少照顾一下这个孤零零的女孩。林一清看到十五岁的秋月,很懂事的样子,像个大人了。于是把她带回了家,让她陪着翠玉小姐。

秋月高兴地来到这个大宅门里,整天和翠玉小姐玩在一起。也做一些精细的活,比如端端茶,倒到水,日子过得也很轻松。但是她哪里想得到,这才是她厄运的开始呢。

在一个黑漆漆的晚上,喝醉酒的林老板闯进她的屋子,不顾她的反对,强行地占有了她,撕碎了她的贞洁。从此,她就成了林老板发泄性欲的对象,也成了她暗地里的女人

听着秋月的述说,凌子风心里恨极了林老板,心说:这个道貌岸然的老狐狸,在人前你戴着一副假正经的面具,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面兽心的家伙。我还死心塌地的给你卖命,以为是遇到好人了,可你却把自己穿过的破鞋甩给了我。还不是因为我对翠玉小姐有了好感,你瞧不起我的出身,就这样糟蹋我,等着瞧,我一定要报这奇耻大辱

秋月被他的样子吓坏了,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做出什么事。抓过一条被子,盖住了自己裸露的身体。凌子风仍然恶狠狠地骂着:老东西,早晚我把你的女儿弄到手,让你也常常心痛的滋味。

第二天,凌子风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领着秋月到上房给林老板行礼请安。林老板端坐在椅子上,翠玉站在父亲的身边。行过礼之后,秋月倒了茶,林老板接过喝了,高兴地点着头对他们说:看到你们这样和睦,我很高兴。秋月终于有了家,往后你们两个好好过日子,我不会亏待你们的。

凌子风用眼角看了看翠玉小姐,微微笑着对林老板说:谢谢老板对我的照顾,也谢谢这几年老板对秋月的照顾,我们会报答您的。说话的时候,她用眼睛瞟着翠玉,翠玉见到他的眼神,微微红了脸。

其实,在翠玉的心里,早就对凌子风存了好感,听到父亲把秋月许给凌子风的时候,她曾经偷偷地哭了,心就像被什么刺了一下的疼着。

今天,又看到凌子风和秋月和睦恩爱的样子,她在心里除了为他们祝福之外,更加的疼痛,眼睛不由地微微红了,于是她低下头去。

凌子风见到翠玉这个神态,心里有些明白翠玉对他有了好感。他本也喜欢翠玉这个小姐,曾经有过的爱恋,有过的疼惜,被林老板做的这件事打得粉碎,从而那恨意越来越强烈,已经到了快要爆发的程度。

白天,他仍然不动声色的打理着店铺的生意。但一到晚上,那愤怒的火焰就不可遏止的在他的心理燃烧着,沸腾着,以至于他总是在狠狠地对秋月发泄着,就像在他身下呻吟着的是翠玉一样。他在狂叫:林一清,老不死的,你玩我的女人,你看看,老子在玩你的女儿呢!

对于凌子风来说,这一天终于机会来了。

中秋节的晚上,多喝了几杯就得,林一清早早地进屋休息了。秋月和翠玉小姐仍然在饭桌上,两个人都有些醉意了。凌子风仍然在劝说着:小姐,再喝点。过节了,是高兴的日子,多喝点没什么。

翠玉小姐醉眼朦胧,含混不清地说:子风哥,你放心,我没喝多,再喝几杯也没事。

好,那你就再喝几杯吧。凌子风又给她倒了一杯,翠玉一口喝下去,摇摇晃晃地想站起来,头一晕,又坐下了,伏在桌上,站不起来了。凌子风看一眼秋月,发现她迷迷瞪瞪地趴在桌上。他叫着秋月,秋月已经睡着了。于是他伸手扶起翠玉,让翠玉倚着自己,半扶半拖地把翠玉送回她自己的房间。

他已经算计好了,知道送翠玉回去,是要经过林一清房间的。于是他故意弄出声音,一边走着,一边叫着翠玉:小姐,小姐!不让你喝这么多,你偏不听

到了房间里,他把小姐撂放到床上,那双泛着血丝的贪婪眼睛,紧盯着眼前这一横陈的猎物,想象着衣服里面的玉体,那该是多么诱人啊!他的眼里顿时又燃烧起仇恨的火焰,报仇的时候终于到啦!他粗野地解开了小姐衣服上的扣子,匆匆地把那些衣服一件件的褪去,翠玉那裸露挺拔的玉乳,在他的眼前不停颤动着,他用那双粗手不停地抚摸着、揉搓着最后再也忍不住了,猛然挺身骑了上去

他正做着剧烈的冲刺运动,一阵阵的疼痛,已让翠玉慢慢地清醒了过来,可是,身子软绵绵的她,无力抗拒这座大山压顶之势,只能任由他在自己身上疯狂地发泄着

突然,背后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你在干什么?你这个畜生!

他仍然没有停下来,因为这正是他想要的结果,他就是要让这老东西亲眼看看,他的女儿是怎样被他蹂躏着,让他也尝尝那心碎的滋味。

林一清只觉得心头一痛,一簇热浪涌上心头,一张嘴,鲜血喷了出来,咕咚一声,倒了下去

爸爸!爸爸!凌子风身下的翠玉惨叫着,一下子把凌子风推了下去,不顾羞耻,光着身子,冲到林一清的身边,林一清眼睛睁得大大的,已经气绝身亡。

翠玉回过头来,眼睛想要喷出火一般,指着凌子风,像要说什么,话还没出口,就一头栽倒在地,那一缕魂魄悠悠然不知所踪

林一清死了,翠玉也死了,林老板这份家业,也就自然落到了凌子风这个畜生的手里。

可是他哪里知道,陪伴翠玉小姐的那盏岭南佳果,因为翠玉小姐的善良,已经对小姐有了不不离不舍的感情,已经和她心意相通了,那灵物目睹了这一幕惨剧,于是它韵埋了满腹的仇怨,经过多年的凝聚,终于替小姐出了这口怨气

1

相关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可以查看更多相关故事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