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诡绣
叫花女点了点头:“请云梦娘教我诡绣!”这天,樊锦终于按捺不住,请云梦娘传她“诡绣”之法。“为什么挂这张跟诡绣没有关联的男子图呢?”没多久,樊锦的刺绣技法已得到云梦娘的认可,云梦娘这才从怀中掏出一本书——《诡绣》!云梦娘的“诡绣",暗藏杀机,通过制造点死穴之法,来谋取穿衣者性命。如何让衣服找到穿者的死穴,却要刺绣者的匠心了。
旧爱新欢
x甄祥与妻子翠莲结婚二十多年,是靠做生意一步步发的家。如今翠莲虽已徐娘半老,但善于修饰打扮,仍然保持着前凸后翘的美妙身材。过上了富裕生活的甄祥也不例外,他心里时常想,哪天自己能有个外遇该多好啊!翠莲认为这是老公对她的疼爱和体贴,所以没多久就爽快地答应了。这迟萍身材高挑、长相姣好,年龄在三十岁左右,虽来自农村,但正是甄祥喜欢的那种丰满而有点肉肉的款形。
好可怕的洞
"小刺猬拉拉采蘑菇时,不小心掉进了一个山洞里。"小鼹鼠波波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响,一朵蘑菇从洞口掉了下来,正好砸在拉拉的身上。"这里每天都有不同的东西掉进来,有时是一颗糖,有时是一块蛋糕,只是"波波的话还没说完,山洞就剧烈地摇晃起来。这个故事讲的是拉拉和波波掉进了巨人的牙洞里,经历了一次大冒险。为了避免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波波和拉拉决定帮巨人清理口腔、修补牙窟窿。
其他故事
一夫二妻风流案
潋江市文化局局长高峰,今年已五十挂零,到了五十五岁他就要退居二线,那时,大权就要交给下一任,这三年对他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啊!没有了权就没有了风光的资本,越想越不是滋味。赵敏以她的美丽挫败了所有的姐妹,大有鹤立鸡群之势,成了美容厅的佼佼者。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把此案交给了侦查科长姚勇。回到局里,姚勇立即向局长作了汇报,很快成立了423专案组,由姚勇任组长。高峰觉得内己的欲望被一阵寒风刮走了。
19小时前 那和通
蓝血人
传说在距离杜马小镇两百多里外的欧坎基尔查山上发现了一群蓝血人,他们身上流出来的血液都是蓝色的。当布鲁尼得知他们的来意后,晃动着大脑袋说:我也听人说起过那些蓝血人,据说他们生活在海拔6000米以上的高山上。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真实的面目,大家都在传说,蓝血人是蓝色的魔鬼,他们会把发现他们的人抓起来,吃掉。杰克逊指着自己身后的麻醉枪,大笑着说:我这支麻醉枪可以打倒一只大象,除非那些蓝血人不是地球上的生物。
3天前 板舒荣
将军遗孀之死
15分钟后,公安局的警车开到幸福敬老院。刑侦队长方志明和副队长李捷等侦技人员在敬老院杨院长的陪同下,来到出事地点北头四栋女室,进行现场勘察。法医检查结果,死亡原因是窒息,眼珠微突,舌根伸出,颈部皮下充血,既没有手掐印痕,也没有留下指纹。四栋女室值班的服务员马小翠介绍了案件发现的经过。县公安局对此案十分重视,成立了专案小组,由方志明任组长,李捷任副组长。
4天前 倪本
未名炭化人
我又根据炭化人残存的生殖器官及骨盆的特征,认定死者是一名男性。根据炭化人的四肢长骨及脊柱的长度和颅骨缝愈合程度及牙齿磨耗程度,我推测死者的应该在1.75米左右,年龄应该在30岁左右。这些特征均与中等身材、时年为29周岁的沈勇相符合。根据炭化人的虎牙及种植牙的特征,我又比对了沈勇在的牙病档案记录,最终认定火灾现场中的那个炭化人确系沈勇无疑。于是,在这肆虐的的大火中,一个黑色的炭化人由此形成。
4天前 阮璇
英国百年古宅,一个家族的爱恨情仇
温特沃思庄园位于英国南约克郡乡间,是欧洲最富盛名、规模最大的古宅。一百余年来,它的主人一直都是英国菲茨威廉伯爵家族的后人们,他们财富惊人,1902年时就以33亿英镑之巨成为英国乃至欧洲最富有的家族之一。然而,1988年,古宅突然易主。菲茨威廉家族的衰落随即成为英国国民心中的一桩悬案。直至2011年,BBC制片人凯瑟琳贝莉用十年时间追踪探寻的呕心力作《黑色钻石:一个英国家族的兴衰》轰然出世,才将谜底抛在了世人面前。
5天前 褒新之
隐形杀手
情况十分危急,接到了姚文斌的电话后,陈芸立即驱车赶往市人民医院。马明扬任组长的专案组开始正式侦查陈芸的被害案,大家都憋着一股子气,定要找出凶手为前大嫂洗怨!陈芸的尸检显示,生前没有遭受性侵,死亡时间在周四下午三点左右,发现死者的地方是抛尸地点,凶手先是用胶带封住了她的嘴,然后用匕首刺伤了她的小腿,接着在她脸庞上活生生地刻画上了字,最后,直接几刀捅进了她的心脏,死者十指上的白色涂抹物系油漆。
5天前 毋春妤
解剖背后的谋杀
纪文彬是省医科大学的一名解剖学讲师,接触尸体对他来说如家常便饭一般。然而,最近的那一堂解剖课却令他不寒而栗。那天,纪文彬在解剖前已对学生强调要做好心理准备,毕竟第一次现场全尸解剖总是给人极其强烈的印象。于是纪文彬转过头,开始向学生们讲解着解剖前的准备。纪文彬全身打了个激凌,手里的解剖刀差点掉到了地上,额上全是冷汗,身后的学生们都吃了一惊。
5天前 载恒
悬疑故事之雾巷
李方略居住的小城依山傍水,风景秀美。不过今年冬天,李方略却恨透了小城的浓雾,他很明显地感觉到,今年的雾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浓,持续的时间也长了许多。虽然这仅仅是李方略的感觉,一种从未被证实过的感觉,但这种感觉已经让李方略感受到了一定的压力,甚至还让他对独自在雾中行走产生了些许的抗拒感。这天早晨,李方略起晚了,急急忙忙地赶去上班。
1周前 检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