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你看我像不像个人
在我们东北老家,人们习惯称黄鼠狼为黄皮子。可有些上了年纪的人,却毕恭毕敬地叫它黄先生或者黄大仙儿。因为它能作祟迷惑人,有点儿怕它。有一天,我二奶神秘兮兮地对他说:你快来看看,是不是那个黄先生打你溜须呢?老头儿离好几十步远就冲着我二爷笑,等我二爷走近了,他冲我二爷很客气地点点头,问:哎,你看我像不像个人?你快说说,你看我像不像个人?要论外表,我二爷和徐寡妇是两个完全不搭界的人。
魂断真武桥 作者:成功者
一座是铁路桥修改的铁桥,桥面很窄且两端有些许弯道;一座是后来在旁边修建的宽大的钢筋水泥大桥。20年前还没有修建水泥大桥的时候,铁桥的地方经常发生车祸。也有很多夜间行车的司机在这里都有过惊魂的遭遇,因此很多司机白天都害怕驾驶过真武桥,甭提说夜间了。驾车的是司机李某,旁边坐着副驾驶王某。因此真武大桥的保卫战争取得胜利,真武大桥得以保留了下来。车祸的频繁发生,引起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
端午节鬼事
端午节又称端阳节、午日节、五月节等;端午节是中国汉族人民纪念屈原的传统节日,更有吃粽子赛龙舟,挂菖蒲、蒿草、艾叶,薰苍术、白芷,喝雄黄酒的习俗。如今又是一年端午节,感叹时光蹉跎,青春飞逝,感伤之余突然想起少年时发生在一位好友身上的灵异之事,如今想想还是一身冷汗。端午节这一日,我和邵秋在事先约好的地点见面,然后他骑着自行车驮我一路有说有笑的去郊外。
神出鬼没
魔方惊悚夜
阶梯教室里,一位学院领导板着脸给学生们做安全教育:在遇到地震的时候,大家千万不要跳楼逃生,这样做很危险。周松根本就没有听,他觉得这是个漏洞百出的故事。但是周松分明看见,谢杨的脸都白了。无聊的安全教育课终于结束了,周松走出教室的时候又问谢杨:刚才怎么了?谢杨说:你还记得我买过一个55的魔方吧?
2天前 骆虹星
校园恐怖之追命
三个月前,他和附近外语学院的大一新生有过一次联谊,陶婉婉就是他在那次联谊会上认识的。联谊会一共来了四个女生,陶婉婉是最羞涩的一个。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待在角落里不爱说话,估计是被舍友强行拉过来的。欧阳旬走过去跟陶婉婉打招呼。陶婉婉破天荒地和欧阳旬说了会话,还给他留了电话号码。他想他是喜欢陶婉婉的,所以他开始追求她。警察初步认定欧阳旬为自杀,死亡时间是昨天晚上八点左右。
2天前 简浩穰
四个朋友奇异经历
校内,颖正在散步。突然,遇上了灵。看着这个诡异的灵,颖吓了一跳。灵没回答,那苍白的脸转向颖,诡异一笑。说起这个灵,不止颖她,全班同学都怕她。灵是个留学生,年龄比他们大2岁。颖几个聚在一起开玩笑。蓝也吼到,知道灵秘密的,除了我们四个,还有教室里的同学,一共十六个,家都在不同的地方。你不要像灵那样跑来杀人哦,不过我们也相信你不会的。
1周前 塔茂才
捉弄人者戒
寝室的门虚掩着,一盆洗脸水被陆安放在了门头上。陆安猫着腰对着门缝向外张望,身后的王强一脸兴奋地问:来了吗?两人很默契地闪到床上坐好。过足了捉弄李小军的瘾,王强看看时间,正好晚上十点,他提议出去泡网吧。听说还要捉弄李小军,臭味相投的陆安一下子来了兴致:怎么捉弄?老者冷冷地盯着他,我叫鬼老,你们不是很喜欢捉弄别人吗?
1周前 代晶滢
悬疑恐怖之致命变换
月华满天,杜磊迷迷糊糊地醒来。他用力地揉了揉眼睛,长叹了一口气,连开灯的欲望都没有。杜磊不知道这种日子还要过到什么时候。突然,黑暗里传来了尖厉的声音,像是怪物咬啮着牙齿。杜磊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急忙伸手去摸开关。然而,那个身影依旧向着杜磊靠近。在离杜磊的床一步之遥的时候,它伸出了瘦长的手,掠开了自己的长发苍白的脸一览无余。那个身影被杜磊打得连连退步,然后着急地说,我是陈晓刚啊!
1周前 南夏柳
玉碎
这个超级版主血丝玉是个神人。拍好照片,在她的监督下,由我上传到网上,并向血丝玉留言,请求鉴定。血丝玉刚好在线,但是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很快作出判断。我和白笑笑都不禁有些着急,她着急看我笑话,而我则着急血丝玉能替我下一个公正的断言。作为买家,在我自己都质疑的情况下,袁琅仍能不作任何隐瞒地告知我们这件玉器的真实价值,我不禁对他的君子作风很是赞赏。
2周前 何碧巧
被算卦的说中了 作者:独龙尊者
  记得读高中的时候,刚去的时候,天很热,七八个人在一个宿舍那个闷啊!!!我们住在四楼,一次中午打完饭回来,爬到四楼的时候,一个宿舍门口正好对着楼梯,门上没有锁,里面也没有人,床上也只是木板,于是长了个心眼,回到宿舍收拾了一下,自己就搬过去了。不理他们,熄灯了该睡了。被算的那些个同学,一一点头,就好像是被忽悠住了。从师哥口里传来消息,这栋楼原先是女生宿舍楼,死了两个女生,都是上级高二的高三的。
2周前 捷欣可
生死之约
吕乾和林小琳相互依靠着,蹲在教学楼的一处角落里,冷汗淋漓地看着不远处那条飘忽不定的黑影。林小琳尽力压抑着自己的恐惧,小声地对吕乾说道。可现在,眼看着黑影缓缓地飘过操场,一直来到了女生寝室的旁边,而且几乎没有停顿,就飘到了林小琳所在的四楼寝室的窗边。二人紧张地看着冯心宁慢慢地走到了女生寝室的楼下,距离她头顶的黑影越来越近。
2周前 长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