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鬼奴
夏令营的活动在各个高校展开,我们校区很偏僻,早在一年前它合并了附近的二流学校,成为了这块片区最具规模、最有影响的高校,而我正值合并转入,对高一的新生活充满了期待。军训的第一天,教官让我们互相认识下自己,并没有给我们很繁重的任务量,其他班在他们教官威严的督促下站着笔直的军姿,却只能眼睁睁看我们躲在树荫下唱着嘹亮的军歌休息,的确够残忍的。我恨恨地给了他一拳,苦笑着说,兄弟,我摊上大事了,我遇到鬼了。
第三层楼阁
然而,然而吴妈也同样告诉我说千万不要靠近那第三层楼阁,否则的话一定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至于这不好的事情指的到底是什么她对此同样是讳莫如深。吴妈是这里的佣人,她是在我搬进这里的当天晚上突然出现的,就在我准备踏上第三层楼阁的阶梯时她在后面叫住了我。这些天来我除了对那第三层楼阁非常感兴趣之外对这个吴妈也起了好奇之心,她有点奇怪,平时的行踪非常飘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听来的故事
2000年夏天,我因病在湖南某市中医院住院,晚上气温高达四十度,病友们热得睡不下觉,于是,相约每人讲一个鬼故事来消谴。当晚,一位七十六岁的老司机,给我们说了这样一个故事。司机每人每天要跑十多个小时的车,十分辛苦。据说这一带曾是抗日战争时期湘西会战的主战场,日军在此战死不少士兵。接着,我给他们讲起我遇到的那个日本鬼魂的故事。
神出鬼没
埋丸祛魂
在学校门口,江宥文发现了一家新开张的店面,店面没名称,只有一块招牌,上面写着埋丸祛X。白大褂男子来到郭毅面前,拿起镊子,夹住了那个肉丸。江宥文惊呆了,你你使用的是不是埋丸祛斑新式美容疗法?其实,这是我刚刚研究的埋丸祛魂法。这些蛆虫是我多年研究的成果,它们专以鬼魂为食,把它们植入被鬼魂附身的学生体内,就能把那些附身的鬼魂吃掉,因此才叫埋丸祛魂法。不好,埋丸祛魂法又失败了。
7小时前 检博远
手术室惊魂
  小奇是外地来的本市的,从来没有进过这家医院,根本就不知道手术室在哪里。领导交代完了就自顾自地开会去了,也没有告诉小奇手术室在医院的什么位置。  天已经全黑了,夜风呜呜地刮着,小奇在医院里面转悠了半个钟头,不仅没有找到手术室在哪里,还把自己弄丢了。第二天小奇来到医院,想把昨天晚上遗失的摄影器材找回来,却被告之那幢手术室早就废弃了,现在因为资金不到位而不能及时翻新,所以只好闲置在那里。
5天前 邱俊杰
系鞋带
放学铃响了,我们同学正依依不舍的离别,突然外面下起了倾盆大雨,还电闪雷鸣的,好多同学没带伞,大家纷纷奔跑着回家,好多同学的鞋带跑松了,我的也是,可是我突然想起了李丹丹对我说的话,不要急着系鞋带,于是我就没系,继续往前赶。
6天前 板舒荣
不要抬头往上看
我是影儿,在XXX学校里读高一班,放学之后也没回家,反而外面住租房,我特别喜欢看恐怖小说,常常放学后迫不及待回租房里上网看恐怖小说,我家里也没人在,我父母出差几个月也没回家,我没什么盼望他们早点回家。我心里突然有点奇怪,忍不住想抬头看着上面,缓缓地抬头看上面,突然小琳儿抓着我的肩膀,我吓了一跳,猛然看着一脸恐怕的小琳儿睁大眼睛恐惧地看着我,我觉得她好陌生,好像我们第一次遇见。不要抬头看上面!
6天前 局紫雪
血琴
那天傍晚放学,夏阳独自一人回家,半路他突然想到自己把手机忘在了学校,于是他又转身向学校走去。这时,窗外的月亮渐渐升起,夏阳这才看清楚女孩坐在椅子上,有鲜血从琴键上缓缓地流下,一滴又一滴,白键也从纯白转为火红。她的眼睛是空的,右手臂已烂得见骨,嘴中散发着尸体腐烂的恶臭味她一步一步向夏阳接近,他的四周慢慢地变得明亮,没人弹奏的钢琴突然响起,充满了诡异。
1周前 那和通
研究生师姐同居惊魂
  我是工学院大二的学生,我别的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同宿舍几个同学晚上总是打牌影响到我的休息,我十分烦恼,打算搬到校外去住。  这天我在学校的广告栏上看到一张纸条,是水利系一个叫王小梅的女研究生写的,说她为了安静写论文,在郊区租了一套两居室的住房,想找一个本校的男生与她合租,条件是男的要遵章守纪,身强力壮。
2周前 贾钧
失踪
她说大约在一周前,男友突然失去了消息。第三个男友突然失踪,消失在我的生活中。室友抹了把眼泪,继续说道:阿伟失踪后,我非常很伤心。张禾不断看着手表,估计是午休时间快结束了,有件事我只和警察说过,其实在他失踪的前一天,他收到过一张明信片。看来这张明信片是解开仝伟失踪之谜的关键,可是既然我们能想到,警察一定也能想到,为何调查会陷入僵局呢?
2周前 析问芙
黄油大叔
  因为他每天只说一句话──就像切黄油一样,就像切黄油一样。  为此大家给他起了个绰号:黄油大叔。  从不见有人来探望他,黄油大叔整天唯一的娱乐就是一个人蹲在角落里呢喃这句话。  精神病院里只有一个公共浴室,所有的病人都在这里洗澡;有人在黄油大叔洗澡时,拿走了他的所有衣服。  那天很冷,当黄油大叔洗完澡后,发现自己的衣服消失、只能裸体出去之后,抱着头在地上蹲了好久。
2周前 张丹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