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夜行医
新北路的南面有一个门头房,这是我开的一家小诊所,虽然不大,但是整条街上的人,有什么小伤小病的都来这里,而这里的医疗条件也可想而知,都是普普通通的吊瓶针管之类的,或者是些小药片。哦,这个,晚上了,我一般晚上是不出去行医的。昨天疼的,你怎么今天才来看医生。过了十字路口,我证实了我的想法,真的,旧北路已经被拆的支离破碎了,现在好像还在进行拆除工作。
传销
刘凌飞是某家报社的记者。前天,他接到一个爆料电话。爆料人声称在村西头的一处闲置瓦房里,有一伙人形迹非常可疑,据他推测很可能是传销窝点。凭着职业的敏感,刘凌飞觉得有必要去做个暗访,说不准还能搞个独家报道。刘凌飞坐了差不多2个小时的汽车,又步行了大约10几分钟才找到那个大院子。刘凌飞曾听说过某些传销窝点,为了能操纵传销人员,通过语言说服,恐吓等手段,企图在精神上控制他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洗脑过程。
天边的一朵红 作者:枕头人
在这空旷的大地上,裴咏不知道走了多远,他多想找到一个石椅,坐在上面歇一会儿啊。应该快要下雨了吧,裴咏很害怕自己会淋成落汤鸡,感冒可不是闹着玩的。裴咏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将何去何从,他感觉这个广大的空间又像是一个窄小的空间,压得自己喘不过起来。天际之间,有一朵红色的花朵在飘动着,似有似无。裴咏立刻来了精神,疲惫感消失得无影无踪,一路疾跑至遥远的那头。女子似乎没有听到裴咏的问话,舞步一直在继续。
身临其境
尅孢鬼之祸
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小区,不仅是因为这个小区离方悦工作的地方较近,更重要的是这个小区离君豪就读的幼儿园也比较近,对于像方悦这样既要挣钱养家又要照顾儿子的单亲妈妈来说,算是最好的选择了。道士查看君豪的症状,并通过张悦的描述判断君豪是被一种叫尅孢鬼的东西缠上了。此次,虽经尅孢鬼之祸,不过却也让张悦看清了许多,她现在是母亲了,遇事一定也必须要冷静,因为她还有孩子需要自己去保护。
2天前 窦夏蓉
半夜楼上滴水声
李媛一边听音乐,一边飞快地打字聊天。李媛的火一下蹿了上来,愤怒地大声嚷道:老爸,你知不知道什么叫隐私啊?李媛烦躁地关掉电脑,转身就往门外跑。身后传来爸爸焦急的声音:媛媛,你去哪儿啊?突然,站牌上的一则租房信息引起了李媛的注意。半夜三更,楼上老是传来滴水声,滴滴答答地几乎到天亮。李媛经过一夜的思索,终于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今晚守在楼梯口,看楼上是否有人进入,看看到底是真闹鬼,还是人为的。
3天前 板舒荣
噩梦惊魂
  一个停电的夜里,湛颜点着蜡烛在屋子里看报纸。短信的铃音吓了湛颜一跳,他打开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亲爱的,明天下午4点44分有时间吗?  很显然有人发错号码了,湛颜回复了一句:对不起,你找错人了。  过了一会,又一条短信发了过来:这么快就不认识我了?  湛颜决定,明天要去江心小区见见这个人。  第二天,湛颜下午给公司请了个假,3点半就出发了。经过打听,湛颜找到了4号楼404,敲了敲门。
4天前 完晴曦
鬼情债
而她只是秦牧父母相中的人,在她眼里秦牧总是温文尔雅,温柔体贴,可是却少了一些激情,她感觉不到他们的爱多强烈,婚姻只是双方父母的催促下来了,结婚前她其实有一丝犹豫,可是看到他嘴边淡淡的微笑,她还是同意了,因为她喜欢看见他微笑着的脸。婴儿反常,让柳荫的心情跌进了谷底,难道自己真要死了?鬼秦牧一声惊呼。
5天前 碧鲁建德
怪医生
聂三鑫病了,西医、中医都看了,西药、中药都吃了,并无效果,自己的病自己清楚,聂三鑫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出了大问题。看来唯有去怪医生那里碰碰运气了。聂三鑫送了札,托了人,转几个弯,总算找到了过硬的关系,据说与怪医生家是世交,属铁杆朋友级别,怪医生抹不开面子,终于上门出诊。怪医生若有所思,不置可否,又看了看聂三鑫的舌苔,把了把脉。谁知道呢,反正,怪医生驱走了聂三鑫的心魔是真的。
5天前 简浩穰
玉碎
拍卖会上,凌子风先生的一玉盏岭南佳果拔得头筹,拍到了天价。而后,那玉盏以及那荔枝也竟然出现了裂痕,劈啪作响,一霎时,碎片声响起,落了一地。随着落了一地的碎玉,凌子风凄厉而恐怖地大叫着,轰然倒地。察看之下,发现凌子风的手腕上大动脉被割断,上边犹自嵌着一片洁白的碎玉。
1周前 公孙易蓉
滴血的屏幕
夜幕开始降临,在22楼向下俯望,夜幕下的城市,真的很美丽!随着一声凄惨的鬼叫声,WINDOWS98完全启动完毕!打开ADSL猫,用鼠标双击桌面上的ADSL快捷方式,我终于再一次成功的连入Internet虚拟的网络世界!怎么搞的,我的OICQ密码早以千锤百炼上千次次了,怎么会错?重新输入过密码后,QQ开始登陆......可等了半天,屏幕上只是显示:正在联接211.xxx.xxx.xxx过了半天,返回无法联接的字样!砰的一声轻响,随着电脑屏幕的一阵剧烈的抖动,一切恢复平常!
1周前 窦夏蓉
夜契
夜契者,生人与夜游魂所签之契约也,契之生人得则梦游,绝不清醒,至辰时自省,与常人无异,昼多贪寝,人无生气,致死方休。老八躺倒就睡,老六却神采奕奕,对我们神秘兮兮地说:你们猜我们俩昨天晚上去哪儿玩了?原本七月份的天气,即使在夜里,在靠近这个地方的时候也能感觉到一股冷冷的气息。老六继续在火堆前面抽烟,老八已经一个人去了这个刑场的中心。众人开始行动,可是任凭我们怎么努力,老八就是不醒。
2周前 毕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