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身临其境
我的狗狗不怕鬼(下) 作者:杨冰柔
要是我告诉你,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遇到鬼,你会不会相信?冰儿索性挑明了,而且我和若梅认识一个很有本事的人,这次也正是靠他送给若梅的一个小铃铛才救了我们的性命!其实所谓鬼,就是人死后所遗留下的精神体,在特殊的情况下会残存很久,甚至得以加强,强到足以伤害在生的人!我遇到过的都是非正常的死亡,车祸、事故、自杀。周云很吃惊,你不怕吗?
5小时前 蒋成化
坑里的冥币
刘明是公司的会计员,知道保险箱的密码。某晚,风声过了,刘明来到那个坑里,打算把钱拿走。那两个鬼见到坑里的刘明,也吓了一跳。听它们这么说,刘明表示马上去给它们买,可那两个鬼却说:阴间现在规定只能用阴间印发的冥币,阳间印的那些不能用了。电话接通,不等刘明开口,冯瑞抢先说了起来:刘明啊,多谢你给我的冥币。
1天前 梁冷雪
砚鬼
我在这个时候看见他,一个清秀的小男生,十七八岁的年纪,坐在便利店门口的台阶上,怀抱着一方砚台。门口就他一个人,雨那么大,即便坐在台阶上也不会幸免,谁也不傻,都聚集在便利店里聊天打发时间,所以这男生就显得有些奇葩,不过,我倒是很感兴趣,不是对他,而是对他怀里的那一方砚台。他明白,我指的是那砚台。端溪古言砚天下奇,紫花夜半吐虹霓。顾二娘的砚台流传极少,我怎么可能会有?
3天前 波夏
迷路时请乘坐幽灵马车
20年前,正是捕获松鸡的季节。这时我所处的位置,是英格兰北部的荒野。说了这么多,那是因为我迷路了。这时候迷路真不是时候,黑夜即将降临,而暴风雪来临前的第一片雪花已飘落在我的肩上。一个身形高大,头发雪白的老人从桌边站起身来,审视着我,他的面部表情很是严肃:约伯,我说过了,不要带人来。这时,约伯身上的长袍已经脱去,长袍下竟然是裸露的上半身,肌肉很结实,真难以想象他已是老迈之人了。
4天前 都悦畅
仙狐的故事
故事还是发生在我们村的这座庙里。前文说了,因为很多事情都是有求必应,所以这座庙香火很旺盛。当天晚上,大海的酒友小高做了一个梦,梦见大海在摆弄枪,但枪出了毛病,于是大海就盯着枪口看哪里出了问题,结果枪走火了,在大海被打死前小高从梦里惊醒了。要不是小高叫大海那一声,估计子弹射穿的就不是耳朵这么简单了。这件事之后大海再也不敢打那狐狸的主意了,村里人也都说那是狐仙给大海的警告,并且给小高托的梦。
5天前 从彦君
不要在我的坟前跳舞
深夜时分,街道上冷冷清清,偶尔有那么一两只野猫从绿化带的灌木丛中蹿进蹿出,行踪诡秘。相比之下,我和李抓的行动简直甘拜下风。一切都恍如隔世,这种方式的住院我和李抓早在七八年前就已体验。事实上,之所以四口之家分崩离析,作为孩子,我和李抓长期以来的不思进取也是家庭破碎的一大诱因。针对这一惨淡局面,李抓迷信起来,认为光抢女的阴气太重,因此迟迟不得志。
6天前 蒉蔚
塘神
那年我读初二,大舅在我家吃晚饭。父亲陪着他喝了不少酒,大约到了十点才酒足饭饱,尽欢而散。我回头看了一眼,完了,我跟父亲走到水塘里了!时隔一年,邻村的一个小伙子半夜淹死在那口塘里。后来,村里凑钱唱了三天大戏,说是拜祭一下塘神。打那以后,那口塘再也没出现过任何怪异的事。
1周前 焦笑容
冰箱里的女朋友
余桐是一家电脑公司职员,28岁还没有女朋友。不久,余桐的房客搬走了,整个房子只剩下他一个人,他很孤独,便开展酗酒,此时,他才发现家里缺一台冰箱,恰巧他的一个朋友要卖房子,家里的冰箱用不着,说要送给他,于是,他就把冰箱搬到自己家了。余桐把冰箱擦了擦,将啤酒、可乐、肉菜都放了进去,插上电后,听到冰箱里发出嗡嗡的声音,他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房间变得温馨起来,好像多了一个人。
1周前 邱俊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