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万圣节夜里的鬼魂
黑夜笼罩着青川校园,西北角的女生宿舍楼如一块阴森森的墓碑矗立在黑夜之中,只有零星的几扇窗口中还透出淡白的灯光。它伸出一双枯枝般干瘦的手,一步步靠向了毫无察觉的吴韵。刘玲,拜托你有点创意好不好,每届万圣节的化妆舞会你都是这个造型,你也不嫌腻啊?和刘玲这身骇人的妆容一比,自己的吸血鬼造型实在是有些相形见绌。
苗家忍死术
忍,在字典上的解释是忍耐,容忍;抑制,克制等意思。诸事皆可忍,唯有生与死忍不得。生孩子固然不能忍,那么死亡又能忍吗?有一名姓朵的苗族女孩来我们公安局报案,说自己被男朋友杀死了。我是一个苗家女,因为家人反对我和小高在一起,所以我就离家出走,跟小高来到这个城市。朵小姐的遗体经法医检验后,证实死亡时间超过三十小时,死因是心脏被利器刺穿。案件审判的结果是小高的父亲奸杀罪名成立,被判处死刑。
电话有人
今天一大早没课,我到学校福利社买了早餐打算待在社室一边上网看影片一边吃,哪知道社室里已经有一个人在了,他是宗育,纸牌社的社长。我决定先把宗育不小心打电话到那间封闭社室却有人接电话的事情说出来,我当时觉得这没什么,至少不像玩碟仙却没请回去那样严重。突然我想起了宗育早上所遇到的事情,他打电话到一间已经封闭的社室,但却有人接了电话,而且是一个沉闷的男子声音那不就跟婉晴遇到的情形一样吗?
身临其境
死亡笔记
张山好奇地翻开笔记本,只见第二页的序言部分写着几句话:死亡笔记是死神定人间生死所使用的神物,只需将凡人的姓名和死法写在笔记本上,便能应验。
1天前 代晶滢
身体里的“他”
当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里,身边有一个自称叫做慕燕的女孩。几天之后,医生检查说我没问题了,慕燕带我回了家。其他陈设也很简单,唯一称得上丰富的是衣柜与书架。其他的不是旅游便是探险,慕燕说,我之前是一名导游,她大概没有说谎。慕燕说着便进了厨房,我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转悠了好一会儿,很多东西给我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意外,慕燕长叹一声,这也是我不想告诉你的原因,因为他的死与你有关。
2天前 钊运
灵异随笔录
不知为什么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心里面并没有一种畅快的感觉,因为现在已是科技发达的21世纪了,谈这种灵异的话题不知道是否合乎时宜?最怕是势得其反地落了个哗众取宠的非议。但既便是这样,我还是忍不住提起笔来,因为这个故事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深处,总让我有一总不吐不快的感觉,而且故事的主人公王女士也会不时地问起我到底写了没有?
2天前 实赐
走阴人
马巧儿有个毛病,就是嘴损,挖苦起人来不留情。马巧儿中邪,秦郎中自残,这两档子离奇事尚未落幕,又一桩怪事上演了。据乡亲们私下传扬,张斜楞的祖上一脉世代单传,很神秘,会走阴。而张斜楞也成了家族中最后的走阴人,从此远离江湖隐居雁鸣镇,亦绝口不提家事。张斜楞走阴,好说歹说才劝服赵天轩,给了马巧儿等乡亲一个机会。
4天前 招采枫
死人也有情
村子里老少鸡,就气坏了有一个叫大彪的年轻人,他觉得可能是有人故意装扮鬼来吓唬人偷鸡的。让大彪没想到的是,那个白衣人挨了一棍子好像没有什么反应,在鸡窝里抓起两只鸡才慢慢的站起身。可这天不随人愿,就在翠花十月怀胎等待一朝分娩的时候,二虎却得到了一个不幸的消息,媳妇翠花难产死了,最后一尸两命,娘俩都一命归西,由于是横死,按照当地规矩当天就下,埋葬也有三个月了。
5天前 微生丰熙
纸片人
刘望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样子:它像个黑色的纸片人,圆圆的脑袋上用红笔勾勒出一条细细的半弧形笑脸,在青白色光下显得怪异且恐怖。纸片人说着,身体突然拉长,脑袋扣在杯沿上,像是在看着刘望,只需要每日喂食我一滴血,我就能帮你完成任何心愿,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不过,只要想到可以将杨媚从赵龙的手里解救出来,说不定还能抱得美人归,刘望立刻选择和纸片人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6天前 淦和煦
衣柜里的眼睛
半夜,李康从梦中惊醒,他翻了个身,忽然看到一个女人正背对着自己侧身躺着。女人似乎感觉到了李康的异样,她笑了。啊李康积郁在心里的恐惧终于爆发出来了。李康睁开眼睛,床右边并没有什么人。宁瑶死于半年前。宁瑶的两只眼睛像钉子一样扎向了李康:别骗我了!衣柜的门完全打开了,一个诡异的女人出现在艾莉的面前。李康愣了一下,苦笑着说:宁瑶生前总是对我说,咱们家衣柜里有个人,我一直没有当真。也许衣柜里真的有人!
1周前 贾钧
车间鬼话之别睡觉
啪我就觉得脑瓜顶被谁拍了一下,睁开惺忪的睡眼,面前朦朦胧胧现出一张厌恶的脸。上班别睡觉,去到外面透透风醒醒觉,一会儿三点把六号送气阀打开。老家伙自己不睡还不让别人睡。这是一家县属的洗涤用品厂,主要生产洗衣粉、洗涤灵和一些清洁剂。我正胡思乱想着,就见张师傅从我身旁走过打开了一个阀门。我赶紧纠正张师傅的错误。我打定主意,毕恭毕敬的给张师傅倒了杯茶,然后问道:张师傅,管道间是不是死过人?
1周前 丹静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