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碟仙之偷窥欲
夏天如约而至,街上的美女着装大多是齐逼小短裤或者是小短裙,偶尔看到三三两两的美腿丝袜,这让路边半蹲着的猥琐男实在是大饱眼福。只见这男子手持DV,很是熟练的拍下各种腿照,有时候为了一条黑丝的特写甚至将镜头拉近走完一条大街,路上的行人看见了大多嗤之以鼻,轻蔑的目光是自然的,但是依然影响不了他变态的心理。他始终不明白,既然自己有负于碟仙,可它为何对自己这么好?
它要给你充话费
我手机欠费了,你给我充点儿话费呗?李大磊就是这样一个人,特别爱占小便宜,尤其喜欢诓别人给他充话费,一旦充上就不还。所以,作为室友的秦峰铁定了心不给他充。正在两人纠缠的时候,李大磊的手机嘀地响了一声,来了一条短信:鬼号已给您充话费。李大磊却满不在乎地说:我才不管什么鬼号不鬼号呢,有人给我充话费就行!你为什么要给我打电话?秦峰正想给女友充话费,孟琼突然回拨了过来,惊喜地说:你知道吗?
穿过骨头抚摸你
A市公安局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紧急会议。照片的主人公是一名自杀的女学生,死因是割腕失血过多。最近两个月,同样的女歌迷自杀事件已经是第四次发生了。终于,凌志高高的个子出现在凌云的视线中,为了调查森杰粉丝的自杀案件凌志来迟了。梦里,我会听到你唱那首《穿过骨头抚摸你》。凌云吐了吐舌头,她其实是为森杰担心。
长篇鬼故事
罩子鬼 作者:彻夜狐狸
今天讲个我爷爷的故事,这也是我《龙头》里的一个故事,只不过在这里,我把他整理出来了,单独作为一个故事来讲。属于一个中短篇,得分几次发。由于上夜班了有点困,所以先发一段大家看着,等下晚上我整理好下一段再给大家发过来,狐狸眼睛都迷糊了,怕有没改好的。如果有纰漏的地方希望大家指出。话说,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我爷爷跟着黄师傅学武艺的那段日子里。黄师傅,年近5询了,膝下又无儿无女的。
4天前 载恒
赌命的故事
大学生李镇和女朋友许静仪正在学校附近散步。李镇立刻就听出了这声音是室友苏俊腾的。苏俊腾激动的声音再次响起。然后,只见他兴奋地从机器的隔间里走出来,和李镇他们撞了个正着:李镇,你怎么在这儿?苏俊腾满面红光的脸突然紧张起来,快走快走,不然我先走了!这里真够邪门儿的,李镇本想直接走人,既然女朋友提出了这样的要求,好奇心立刻战胜了恐惧。就算你害怕也不用编出这么可怕的故事来骗我吧。
5天前 曹旺
暗物语
我发现自己又愣在了家门口,而且身子让在一边,好像有人正从我身边走进这间昏暗的屋子这里是我的租屋,桌上杂乱地散着些资料,都是关于最近这几起A城谋杀案的,报纸上连着几天头版头条地报道这个连环凶手,说他什么人都杀,什么残忍的方法都用。电话里是朋友激动的声音:徐乔,听说你最近一直关注A城谋杀案?
1周前 锺离华楚
血墙
于是我的北漂生涯就这样开始了。北京曾经是我最向往的一个城市,读大学的时候我一个很喜欢玩古董的朋友经常去北京,每次都带回来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都要给我海侃一通在北京的所见所闻。看着他小子眉飞色舞的样子,我的那个妒忌就别提了。可是自己苦于囊中羞涩,连女朋友都谈不起更不要说这些休闲淘宝旅游的事情了。在这个由钢筋和混凝土堆砌起来的城市,我开始幻想美好的生活。并且被北京的警局授予民间神探的称号。
1周前 盘睿德
黑色的瞬间
陈琳带着浑身的酒气从黑色的林肯车里跌跌撞撞地走出,看到黑漆漆的窄巷,深邃得看不到底,心里不禁有些忐忑不安。想到这里,陈琳的嘴边浮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她借着手机上幽幽的蓝光,看到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回头望了一眼黑色的林肯车,那个健壮的男人挥了挥手,然后钻进了车厢,发动汽车,然后绝尘而去。陈琳为了那个有钱人随时的召唤,徐曼为了随时可以去捕捉生命的瞬间,她们一起在校园外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商品房。
2周前 冀刚洁
悄悄话
沈麒和女朋友左琳赶到电影院的时候,电影已经放映了大半个小时。左琳一边埋怨沈麒不该为了省几块钱挤公交,一边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沈麒附在她耳边悄悄地说:这次是我的不对,看完电影我请你吃大餐好不好?同时,左琳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在那片区域的外围,有几对情侣正在说悄悄话。左琳不由得打了个哆嗦,连忙看看周围的人有没有说悄悄话的,免得自己不知不觉地落入极阴之地。
2周前 南夏柳
谁来替我
一切诡事的发生,都是从顾青冉收到的那个快递开始,发件地址是一个火车站,包裹是一个浅棕色的皮夹,上面印着一个鲜红的指印!低头看了看那女人的尸体,顾青冉不禁皱起了眉头。从兜里摸出手机,顾青冉翻开了一条短信:明晚十二点,纸村冥阳路四十四号。在接到这个神秘的包裹后,顾青冉的身边每天都会有命案发生。这纸人也有他们的恩怨,生前的怨气,死后就算化成了纸人,也会来索命,找替死的人。
2周前 厚畅
都市诡事之生路
我27岁的时候依然过着平淡的都市生活。固定的生活,稳定的工作,还有一个相恋五年从未吵过架的男友。我的男友乔宇亮是个有计划的人,他总是喜欢把未来的一年、三年或是五年写在纸上,然后按着纸上的条条款款做事。幸运的是这些都没有发生。而每当我想到这些的时候,乔宇亮都会笑着拍拍我的脑袋说:你不小了,怎么还想这些奇怪的事?
2周前 毋春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