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孟婆汤中的那滴泪
我知道,眼前这就是传说中的奈何桥了,而我手中捧着的就是孟婆汤了。喝下了孟婆汤,走过了奈何桥,那么一切的前尘往事全都烟飞云散了,我又将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可是在走来的过程中,那就是你在喝下孟婆汤之前,你却注定了是要忍受着前世记忆的纠缠的。所以从前世的结束到去这喝下孟婆汤又是前世经历的一种历演。可现在,当孟婆汤摆在我们眼前的时候,我们喝下去了,那么我们的来生呢?
小心鬼敲门
方子豪是大一的新生,带着一丝对大学生活的憧憬,他搬进了男生七号宿舍楼,住进了号称鬼寝室的三零七室。因为还没有正式上课,所以方子豪就在寝室里呆了一整天,除了上食堂吃饭去厕所小解之外,他基本上都在寝室里睡觉,为夜晚的上网储备精力。可他只要一坐下,那敲门声就会响起来,逼的方子豪不得不站起来开门,可开了门之后门口却总是没人,如此两次过后,方子豪的怒气被彻底的挑起来了。
突然消失的女租客
那晚,一直坐在电脑前设计效果图的我,忽然很想到楼下的花园里透透气,打开房门正欲下楼时,却见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拖着大大的拉杆包很吃力地上来,在对门邻居门口停下来。看见我好奇的目光,她很大方地笑笑,说她是租客,然后摸出钥匙,熟练地打开防盗门,很快连人带包闪进门内了。邻居夫妇今天一大早已经坐航班飞往美国探亲了,要两个月后才回来,他们临走时还托我留意他们家门,并没听说他们将房子出租的消息。
长篇鬼故事
孔雀王朝
就是为了得到孔雀王朝的秘宝孔雀权杖。孔雀王朝是第一个统治印度的封建王朝,距离现世已是千年。而这孔雀权杖据说是用纯金打造,上面还镶嵌了一颗价值不菲的祖母绿宝石。不过这些并不足以吸引他们前来淘金,真正让他们感兴趣的是孔雀权杖上面的梵文。这月护王正是孔雀王朝的建立者,传闻其晚年笃信耆那教,按照教义习俗绝食而死。经过检查,那张卡片上面的孔雀是别人亲手画上去的。
3小时前 蹉宏茂
沉睡的酷刑
曾韵在售票亭前中踩下刹车,递上一张百元大钞,倾身透过玻璃抬头望去,只见一座三米高的雕像肃立在拱桥边。雕像身穿南宋官服,但他身旁的石碑却是简体字。她是知名悬疑女作家叶云秋的责任编辑。早前叶云秋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证,过完十一长假,她一定将《民俗村遗案》的稿子交给她。曾韵立马回拨电话,叶云秋的手机却关机了。曾韵想到《民俗村遗案》拖稿近两年,眼中的怒意更甚。
5天前 逯格菲
雾瞳惊魂
我想好了,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去雾瞳镇。我真的见到黎梦了,不但见到了黎梦,我还看到了黎雪,既然你们都不相信,那我就自己去找雾瞳镇来证明给你们看!我的手机在进雾瞳镇没几分钟之后就没电了,所以很多照片都是在之前拍的。
1周前 鄂莱
悬丝傀儡
张改改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手上捏着一个深紫色的离婚证。张改改本来是一个边陲小镇的女人,家里不富裕。母亲死后,她不顾年迈的父亲,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大都市打工。张改改和男人认识不到一个月,就嫁给了男人。男人惊愕,但仍然同意了。离婚第二天,张改改就踏上了返乡的火车。凭着记忆,张改改轻轻松松找到了那幢灰黑的老式公寓楼。张改改谨慎地跨前一步,她发现那个人身上竟然连接着许多丝线,那些丝线都钉在肉里。
1周前 梅冰蝶
鼠惑
  阴霾的天色,背阴朝北的房间中,幽幽亮着盏落地灯。一个男子贴着床脚坐在木质地板上,身边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空啤酒瓶。忍耐终于到了极限,他本能地松开双手,无法止住咳嗽。  两个男孩吐吐舌头,对着刘强做了个鬼脸,丢下奄奄一息的小老鼠,跑进了楼道。  刘强闭着眼睛,躺在床上,脑中不断浮出白天看到的小老鼠。
2周前 赫启
悬疑故事之请帖
可是你就不同了,你偶尔读了这个故事,或许你对这个故事丝毫不感兴趣,你索性又找其他的故事读去了,抑或你对这个故事非常喜爱,左右把玩爱不释手,但充其量一觉过后,你也会把这个故事抛之脑后的。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的说,虽然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我内心里一直都对这件事挥之不去,就像恶梦一般总是困扰我的睡眠。那是发生在5年前的故事!
2周前 梅冰蝶
茶缸里的女孩
在天桥上的冲天辫女孩消失后不久,我在朱老师家客厅里阴气最重的角落,发现了一个茶缸。陆太太当天就报了警,警方对此十分重视,因为她的女儿并不是第一个受害者。毕竟陆太太的茶缸和陆太太的女儿都是照片上的、新鲜欲滴的,而朱老师的茶缸是破旧斑驳的,天桥上的女孩也是邋遢干瘪的。
2周前 节淳静
淘宝惊魂
早上7点钟,手机上的闹钟响了,刘中飞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再过几分钟快递公司的收件员就会过来。这两年都是老黑来收刘中飞的件,两个人合作已经很默契。昨天是一年一度的网购狂欢节,刘中飞的淘宝店也火了一把,一天卖了四万多的营业额。物流快慢将很大程度上影响顾客的满意度,他深知这一点,当然不希望顾客因为这个降低对自己淘宝店的评价。
2周前 洛孤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