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米婆的故事
米婆并不姓米,而具体姓什么大概也已经不太记得了,只知道她经常帮得病的孩子刮痧,挑刺或者收鬼。和母亲寒暄几句后,我们就来到了米婆的家。母亲带着我进去,米婆睡在一张竹席上,这是她的异与常人的特点之一,那就是无论春夏秋冬,她都睡在这张竹席上,一睡就是五十多年,席子都已经变成红色的了。米婆已经处在弥留之际了,我能听见房间她沉重的呼吸声,母亲和外婆告诉她,我来了。四小时后,米婆去世了。
零点出车
我都说了,我不会在零时出车。我躺在床上,夜晚象一张吊床,我在里面是轻轻地摇着。听见窗外偶尔滑过的车声,没有狗叫声,狗叫是从前的事情。老婆就躺在我的身边,呼吸很是均匀,我想她是睡着了。我犹豫着我该不该从床上果断地爬起来,然后开门,下楼,等那一辆该我接班的出租车。我很希望那个司机晚一点把车交给我,等过了零点十分再来。妻子说,不能在零时十分出车,妻子说,哪怕只是迷信,咱们也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八号楼惊魂
八号楼的故事会告诉你一个关于人和鬼的一段缘。吃过晚饭,我和一起撒尿活泥长大的朋友小黑到住在八号楼的大熊家去玩。声音是从八号楼西面的一条小巷里传出来的,那条小巷幽黑幽黑的,看不清有多长。一个声音仿佛从很远处传来,你不用怕,我不会伤害你,你只要把10月28日的《西川报》,于当晚在八号楼十字烧掉,以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长篇鬼故事
致命的暗喻
8年前的秋天,24岁的沈小婷拎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这座城市,她沿着铁路漫无边际地走啊走啊,一直走到让勇气把内心膨胀得满满当当,给张震打电话:我来了,在铁道口,如果你不收留我,我只好让死神收留我了。一个小时后,焦灼并气急败坏的张震,出现在她面前,眼泪哗地就冲出了沈小婷的眼眶。身后的女子,应该就是张震的新爱。一个月后,沈小婷卧轨自杀,在她初到这座城市,敲打着钢轨等张震来接她的地方。
1天前 褒新之
毛氏红烧肉
冯合是东北那疙瘩的,长得五大三粗,跟黑瞎子似的。乌井也是一名厨师,在饭店里负责做川菜。这两天,冯合感觉乌井越来越不对头。有客人点了一道毛氏红烧肉。那是一道湘菜,本来应该由湘菜厨师做,可是那天他请病假了,厨师长就把毛氏红烧肉的任务派给了冯合。冯合有板有眼地做好了毛氏红烧肉,准备让服务员端上去。毛氏红烧肉的特点就是油而不腻,辣香适口。你说,毛氏红烧肉是不是应该多放辣椒?
2天前 捷欣可
饲主
老板娘坠楼身亡后的第二天,我被传唤到了公安局。这个男人叫钱驹,是老板娘的弟弟,每次来到店里都会大摆董事长的派头,老板心里厌恶,但仍要打起精神应付,因为这家店本来就是靠老板娘的父亲出资建立的,如今钱驹继承了家业,更不把姐夫放在眼里。钱驹冷笑道,观察得真仔细,听说你对我这个姐夫有兴趣,看来是真的。这些我很清楚,老板和妻子做过财产公证,这家店将归钱驹所有,他没有继承权。
5天前 汗冬梅
消失的头发
罗森森从淘宝网上买了一顶假发,她打算周日去拍写真集用的。那根本不是一顶假发,而是一顶血淋淋的真人头发,是活生生从人的头皮上剥下来的。没发货,那这顶恐怖的头发谁寄给她的?她怎么会收到死人寄来的头发?这件事已经过了三年,但这件惨剧还清楚地印在罗森森的脑海中。但白兰心却对罗森森那头如绸缎般的头发很感兴趣,主动邀请她去拍一些洗发水的广告。今天罗森森去拍了一个洗发水的广告,她将头发洗湿后放进盛满水的瓷器中。
5天前 鲁谷兰
鼻子不会骗人
秦小湾得了重感冒,那种感觉就像鼻孔里糊了黏糊糊的胶水,什么味道都变得模模糊糊,在绕路回出租房经过那条臭水沟时,也不用再捂上鼻子。宋雪并不这样想,男友铖铖提出分手后,她整个人都蔫了。但我们的鼻子绝对不会骗人,一些味道里面总是隐藏着真相。秦小湾抿抿嘴,她借用了宋雪的话进一步逗弄面前的男生:可我朋友说看见的听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但鼻子不会骗人。
5天前 郝飞舟
空城 作者:郎宇
窗子的玻璃上结满了亮晶晶的冰花。北国的冬天,总是苍白而冰冷的。这些年一直买来的《男生女生》也在时光不断的流逝中,迎来了七周岁的生日。随着邮递员的到来,我惊喜地发现,每本杂志里,都赠送。那是一套由历年封面图案制作的扑克牌,红桃、黑桃、方片、草花。红桃花店这四个字,让我立刻和刚才的几张牌联系到一起,无论是巧合或是精心布置,想要离开这孤独寂寞的空城,也许,这是我唯一的出路。
1周前 郗子昂
活受罪
此刻我正通过网络视频直播,收看邻国举办的一档电视歌唱选秀节目。现在播出的是比赛的准决赛。如我所愿,雅妮轻松过关,挺入最后总决赛。雅妮是个来自M国内陆山区的小姑娘,年方十七。雅妮是M国土著,三个月前远赴邻国参加选秀比赛,如今已声名大噪。而我之所以会关注这档节目,是拜李海昌所托。所以李海昌希望我能安排人手,假冒雅妮家人接受邻国电视台采访。
1周前 碧鲁建德
第五电梯
  首在深冬的夜风里,阿正斜靠在冰冷的公交车牌上。  阿正目光不安地扫荡着这条小街。  阿正想到的是,自己在那里干了那么久,好象从来没有搭乘过最右边的那部,也就是那第5部电梯。阿正看见,除了第4部电梯现在正在上升外,其他几部的指示灯都没亮,那表示它们都停留在1楼。  第一部电梯的门打开了。  他如法炮制,将第2部和第3部电梯也遣送了上去。
1周前 梁冷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