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分裂
我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说出来有点难为情:我是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正常的时候,我能分裂出另一个我,我们享用一样的名字,一样的相貌,彼此对话谈心,倾情交流,亲如兄弟。这个被我分裂出来的人,居然想要杀我,这简直太令人难以接受了。和我一样,他也患有精神分裂,只是情况比较糟糕。现在,我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耳濡目染之下,他早已经熟悉了另一个我的所有习性,现在,他分裂成了那个我。
火刑
 早在1986年,北京市就率先实行强制火葬政策(汉族)。对比土葬,火葬的确有不少优胜之处,能有效防止病毒传播,更能节省大量土地。但在中华数千年的文化中,为何一直都是以土葬为主,火葬在史书中甚至鲜有提及呢?  巡警队的小张带来一个老头子,他说这个老头子三番四次地跟火葬场唱对台戏,四处劝说别人不要把先人的遗体火化。但林伯显然没注意到这点,接着又说:对先人来说,火化不是一种殡葬方式,而是一种酷刑。
牛麻子与报恩鬼
牛家村有个牛麻子,本名牛旺祖,属牛的,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庄稼汉。牛麻子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家寡人。其实,牛麻子人很好。一个夏日的傍晚,牛麻子又来与老六、狗娃和癞子他们喝酒。牛麻子在心里不停地默念着,似乎要将这句话变成咒语,消灭掉一切鬼怪。
鬼故事大全
笔仙惊魂
说实话,其实刚开始我是不相信的,但是自从玩过那次笔仙之后,我就对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时候,有些事,不是你不信就不存在的,用一句话说就是不管你信不信,它们都是真实存在的,就好像你认为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其实我们是在四维空间一样。自从那次玩笔仙见到鬼之后的几天里,我和阿豪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总是感觉背后莫名奇妙的发冷,要不然就是走夜路的时候,老是感觉背后有人跟着我们。
1小时前 毕嘉乐
黄鼠狼
  黄鼬民间俗称黄鼠狼,是一种鬼气森森的生灵,下面这两个怪诞的故事都是关于它们的。  据这位阴阳先生说,小娟其实并没有得病,她之所以一反常态其实是因为她被一只得了道的黄鼠狼迷住了心神,乱了性情。
2小时前 硕子
蟾王报恩
丁四进城办事,返回时天已黑,他骑着摩托车,风驰电掣般地往家里赶。被你救了的必定是只蟾王,所以才通人性,它知道感恩,日后定会报答你的。蟾王献珠啦天大吉利!可是,蟾王自吐珠之后,元气大伤,整天缩伏在蟾宫一角,不肯挪动半步。丁四全家悲伤欲绝,对蟾王实行了厚葬,立小墓于庭院,常年祭供永不忘,并议定将那颗凝结了蟾王毕生精血的蟾珠当作传家之宝,世代相传。
3小时前 玄清逸
阴谋
于景祥终于下定了决心,杀妻。按理说于景祥挺幸福的,妻子苗莉非常贤惠,和他一起白手起家,现在他已经有了上百万的资产,6岁的儿子于海飞更是聪明可爱,谁见了都说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在崔秀丽的一再催促甚至以死相逼下,他只好和苗莉摊牌,提出离婚,可苗莉竟然死活都不同意,被逼无奈的他只好做出这个最后的决定:悄悄除掉这个黄脸婆。整整十几层,崔秀丽落到了地上,却没受任何伤。
20小时前 汗冬梅
八字巷
小巷长约三十米,像一个八字,一头出口宽,一头出口窄。林云涛扭过头,望了一眼墙上挂着的一个破旧古老的铁牌子,上面写着歪歪斜斜的三个字:八字巷。八字巷靠左边的二层楼道里,老太太一边躲避着楼道上堆放的杂物,一边罗罗嗦嗦絮絮叨叨地对林云涛说:林先生啊,我这间屋朝向好,算得上全江景,在上半城,这样的朝向要卖一万多一个平米哦。一个小时后,林云涛买好路由器与光纤,回到八字巷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21小时前 洛孤云
新聊斋之白衣人
我是一个懂得保养、爱惜身体的人。修身先养性,待人需真诚。所以,我是一个勤劳上进、喜欢运动之人。正想着,前面有一个拐弯,我距离白衣人也越来越近。雨还在继续的下着,没有减小的意思,远近的视线中空无一人,呼吸急促的朱富贵大脑一直在嗡嗡作响,是救人还是逃离,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里他问了自己N多遍。
1天前 剑香旋
坟场的唱戏声
老张嗜酒如命,而且每次总是不醉不归。为了酒,老张的老婆和她离婚了;为了酒,老张的工作丢了;为了酒,老张见鬼了!第二天,两个早起的农夫发现了坟边的老张,将他送回了家。老张听罢,苦笑数声,纠缠他多日的病竟然立时痊愈了。
1天前 蓟梓欣
招魂乌鸦
那些乌鸦像是一群幽灵一般在悟明道长的头顶上盘旋。悟明道长吓坏了,抬头看着那些乌鸦们发呆。这件事情被传得更神了,有人声称亲眼看到潘石头是被一大群乌鸦从监狱里面背出来的。还有一个情况,在赵香梅家的院子里有两棵老槐树,那两棵老槐树上竟然筑有几十个乌鸦的巢穴,树下堆积着一层厚厚的乌鸦粪便。村里人说,赵香梅因为腿脚不好,不能到街上去拾粪给地里的庄稼上肥料,她便把乌鸦的粪便收集起来当作肥料。
1天前 毕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