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解剖室内的惨叫声
深夜,医学院的宿舍楼里静悄悄的,人们早已进入了梦乡。突然,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划破了夜的宁静。接着,惨叫声又响起来,是一男一女的声音。人们听明白了,那叫声是从解剖室里传来的。学院保卫科林科长被刺耳的电话铃声吵醒了,他迅速向解剖室赶来。李威赶到的时候,司教授正在全力以赴地抢救那个标本尸体。待老杨把标本尸体车推进解剖房时,她已经做好了解剖前的准备工作。
短小鬼故事之灵堂
灵堂是在小雨中匆忙搭建的,似乎因为人手不够,整个灵堂布置得就如一套穿在死人身上皱巴巴的寿服。冷冰冰的水晶棺、堆放在角落里良莠不齐的鲜花,以及随意摆放布满污垢的桌椅,都让作为死者好友的我心情烦躁。哀乐一遍又一遍地回荡在灵堂,好像是死者在歌唱。人们小声地交谈,谈论的内容大多是在回忆死者的生前往事。
不存在的四楼
在我们的国家,四这个字跟死是谐音,所以在我们的国家,所有的建筑物都不会标注四楼这个字样,也就是三楼,五楼这个样子,因为大家都觉得四楼不吉利,所以就没有带四的楼层。但是在我住进那个公寓的时候,我就看到了那个并不存在的四楼。第二天,我被吵闹声惊醒,我发现我躺在三楼的楼梯口,这时候上早班的人都起来了所以我才被他们吵醒。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见到过那个不存在的四楼。
鬼故事大全
影子坟怪谈
但影子坟的后人会拥有一种奇怪的能力,叫摄影术,能控制风水穴位所埋死者后人的影子,达到窥探的目的。因为是影子坟,这个人不会离赵腊梅太远,应该是熟人。正当胡超全力寻找影子坟后人时,赵腊梅家出事了:他的父亲上了当,公司面临破产边缘。这天,胡超郑重其事地把萧南的个人资料交给了陈岚,又讲述了影子坟的故事,但是为了保持神秘感,抬高自己在陈岚心中的地位,胡超没说爷爷告诉他的除恶之法。
1小时前 化旻
鬼怨咒之诅咒笔记
传说,校园里有个诅咒笔记本,只要把诅咒写在上面,就能成真。现在这个笔记本落在两个女孩手中,她们会拿它干什么?这天下午,萧潇一个人在寝室,她的室友程斯诺去图书馆了。两个人对视了足有三十秒,之后井妍就跟什么事儿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身走开。当天晚上下了课,萧潇一个人溜溜达达地往寝室走。萧潇恨不得此时程斯诺就陪在自己身旁。她疯一样地拉开抽屉,一阵翻找,拿出了那本鬼怨诅咒的笔记本。
11小时前 微生丰熙
家有老屋鬼事多
阿美家是所很古老的房子。有一次阿美悄悄的告诉我她的这个青梅竹马,这房子五四年就盖好了,当时是座很豪华的别墅。阿美小时候总是会说起她害怕。有时候那东西会站在阿美的床头,看得阿美大气也不敢出一下。那东西有时候也会躲在阿美的床下面,阿美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敢蹬被子,因为她怕,怕那个东西忽然用凉凉的手拉住自己的腿。阿美一直到今天都确信妈妈也感觉到了那个白色东西的存在,只不过妈妈一直没有承认过。
13小时前 睦谷之
灵姨
在那年夏天的七月,母亲说灵姨要来看我们,所以,每天放学后,我都背着书包急匆匆地往家走。我希望在我推开房门的时候,能看见灵姨坐在我家的屋子里,对我微笑着说,小南回来了,看灵姨给你买好东西了。母亲说,也许灵姨有别的事情耽搁了,需要过几天才能来。灵姨穿着一件好看的旗袍,梳着一头短发,脸色白得像婴儿的脸。灵姨眼神发呆地坐在河边,脱下鞋,赤裸着细嫩白皙的脚,撩着河里的水。
1天前 睢婉柔
画中人
那时小华还很小,戴着鲜艳的红领巾。兰兰是个大女孩,或者说,是个小女人。从小华家里到学校要经过一条马路,那条马路叫建设路。兰兰依旧迷人地笑着:我那么大,你那么小,你爸爸妈妈会反对的。有个比小华高大很多倍的大人C正站在兰兰平时的位置。海报上出现一个花枝招展的女人。警察到小华家的时候,又透露给小华一个信息,一个月前,小华的父母醉酒驾车撞死了兰兰。
1天前 睦谷之
纸灯笼
刘东走进泥厂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刚才修车铺门口挂着的那盏纸灯笼。晚上取车时,刘东华不由有些奇怪,屋里面明明有电灯,门外的墙上却挂着一个燃着蜡烛的纸灯笼。刘东华回想着那个男人的话,不由感到好笑,怎么会有人找不到自己的家呢,还要专门在门前挂个灯笼?我今天在那儿修车,那个老板竟然在门外挂了一盏纸灯笼,说是怕他的老婆孩子找不着门。他老婆出车祸死了,他挂那盏灯笼,其实是在给他的老婆招魂呢!
1天前 冀刚洁
今晚QQ只响一次
学校开学前第三天,正好是情人节前夕,学校里人很少,郝刚这天晚上一个人在寝室里打游戏。将近十点的时候,他疲倦地退出游戏,准备关机睡觉,却发现QQ上有个不太熟悉的女生头像在闪烁。他点开来,发来消息的是同班的女生孙博聆,他一阵欣喜若狂,要知道孙博聆可是班花,而且也是他暗恋已久的人,对方竟然主动来找他。是啊,她问我在不在学校,但QQ只响了一下,我担心会不会出事了,就过来看看。
2天前 微生丰熙
凶宅出租
中介女灰灰热情的给何红介绍屋子,说的是天花乱坠。何红听灰灰这么一说,这才安心下来,当即签了一年的合同。当灰灰走出房门的时候,她身上的寒毛全都竖立起来。而她还不是为了混一口饭吃,把凶宅租给了何红。何红想到之前中介女的怪异,现在什么都明白了,难怪这间房子租金这么便宜,一定是凶宅。
2天前 郗子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