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神出鬼没
在操场的那一夜
半夜永远不要在操场上闲逛!这是我来高中第一天,看门的王大爷送给我的第一句话。我发现我站在学校操场上的一个土堆上面,可以很好的俯瞰整个校园,高一点儿的是教学楼,低一点儿的是宿舍,旁边是食堂,而在我眼前的是操场。在参加王大爷追悼会的时候,我默默的祝福他在天堂过的幸福,就在这时,我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道:记住!
4天前 梅冰蝶
女生宿舍之越想越怕
据说,这栋宿舍的很多女生夜里上厕所时,都曾经看见一位穿白衣的女孩。这天夜里,某间寝室的一名女生突然内急,又害怕洗手间的传闻,不敢上厕所。这名女生在上台阶之前现仔细地朝上面看了看,借着洗手间内传来的朦胧灯光,确定里面没有人,这才上去。这女生立刻忘记了茅坑里的手的传闻,转而想起关于这个洗手间里吊死的女生的事情。她想起,厕所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窗口,自从那名女生在窗口上吊自杀之后,窗口便被封死了。
4天前 那和通
校园恐怖之窟窿照片
十岁那年,我无意中在爸爸的一本旧书中翻出他的一张大学集体照片,一眼从几十人中认出了笑颜满面的爸爸。可是爸爸右边只留下一个窟窿。好奇的我拿着照片跑去问爸爸本应该填补这个窟窿的人是谁时,他脸上顿时写满了令我不解的阴郁。我费尽了一个十岁男孩仅有的心计想弄清楚窟窿里应该填补的人何以让爸爸如此阴郁,却是徒劳无功。高二时,不学无术只知道跟一帮狐朋狗友鬼混的我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成绩可以在全校排到前几名的冰姬。
5天前 微生丰熙
合影里多了一张人脸
上面是两个人的合影,其中一个是莲蓬,另一个是位很漂亮的少妇,身材丰满,肤色白皙。但奇怪的是,俩人紧挨着的肩膀中间,还有一张模模糊糊的人脸,那张脸惨白惨白的,惊恐而绝望,就如同一个幽灵。实际上,他就是一个幽灵──那是一个死去的人的脸。照片也很快引起了警方注意,因为中间那个少年谭勤,是在一起绑架案中被杀害的人质。谭维维在得知这个消息时,一个生生死死早已见多了的大老爷们,当场昏倒在地。
1周前 简浩穰
假手真尸
听听四周没什么动静,周见喜便偷偷地把一只用硅橡胶制成、又用药水泡白的假手从怀里掏出来,放进荷塘的水面下,巴在靠近亭子的一棵荷花梗上林必烈早就算好了,随着日照加强,荷塘水面会慢慢下降,用不了几天,假手的中指指甲就会露出水面,然后是无名指、中指。我冷静想了想,丁洁柔如果是在校外租屋被杀的,凶手不可能傻到将尸体带到校内处理。
1周前 春雨南
我在这里
天越来越黑了,夜风冷飕飕的,让站在过街天桥上的穆海聪直起鸡皮疙瘩。他是在等一个人,那个人是他在QQ上一个置换群里认识的。穆海聪进群很久了,还没有看上过什么东西,但是昨天一个同学在群里晒了一只很旧的钢笔,勾起了他的兴趣。今晚十点左右在这个天桥上见面是那个人提出来的,穆海聪虽然不情愿,但是那只钢笔确实勾着他的心,所以他也就答应下来,于是就有了此刻的等待。
1周前 梁冷雪
校园鬼故事|血色玫瑰
  上个世纪的最后一个寒假,我为了复习考研,留在学校没有回去。宿舍的哥们回去的时候告诫我,夜里小心,前年在学校失踪的女生会来陪你的,我笑着回应说好呀,有个漂亮的女鬼免得寂寞。  假期开始一个星期后,校园里已经冷冷清清,空空荡荡。  一天傍晚,复习的实在太累了,看着外面的夕阳如金洒在校园上,就到花园里散步。  晚上八点宿舍按时停电停水,我点起蜡烛,继续攻读。
1周前 何碧巧
贼哥哥的爱
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时,我将它整整齐齐地装进镶有我照片的仿虎皮钱包里。我口里说好的,一摸钱包,傻了,钱包不见了。我急出一身冷汗,桌上桌下地找,也没见钱包的影子。我问是谁,经理指了指正往门外走的一个大男孩。恍惚间,我觉得他就像我前世遗失的一个哥哥似的,一瞬间我爱上了这个男人。  梓鸿到住院部交钱去了,雨鸿在我面前对她哥不吝溢美之辞:姐,我是我哥养大的,爸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1周前 锺采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