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卷起你的席子来
林笑天看明天是双休日,便和几个室友跑出学校,准备去附近的网吧玩个痛快,来个通宵。林笑天四处寻找,终于在墙角发现了一张卷起来的凉席。很快,整张凉席都卷了起来,他竟然被包在了凉席里面。对应的两只手,不断向对方的手臂攀去,卷起来的凉席被挤得越来越细。席子也开始展了开来。张楚雄他们分别拿出自己的打火机,三个打火机一起点燃,干燥的凉席很快便燃烧起来,一道淡淡的黑影消失在了半空中。
郑家怪谈
郑晴柔是富商之女,因出落得水灵标致竟然入了城里大官的眼,执意要把她纳为小妾。这天,是郑家祭祖烧香的日子。郑定一想,最近家中发生了很多事,生意上也有很多不顺。偏偏事不赶巧,郑晴柔竟然在夜晚发起了高烧。可又不能连夜赶回家。郑夫人在佛祖面前念着经,祈祷佛祖保佑女儿平安度过这一劫。可郑晴柔始终咬定那一套说辞,无奈,郑夫人根本不信,反而将她关在了家中。郑晴柔被官府列为嫌疑人,可因证据不足释放,被送回郑家。
鬼妻
午夜,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吵醒了正在酣睡的蒋文,他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放在了耳边,嗤嗤电话里传来一阵杂音。喂蒋文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手机屏,竟然没显示号码。别装神扮鬼吓唬人,我可什么也不怕。妻子郝佳用手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蒋文推开了妻子的手,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第二天清早,蒋文早早就上了山,鬼鬼祟祟找到那个大树洞,树洞外的石头完好,他长舒了一口气,挪开了一块石头,他向里看去,那一瞬间,蒋文毛骨悚然。
道听途说
红粉骷髅
王子杰整理了一下身上那件造价近两万的西装,意气风发地走进公司大楼顶层的总经理办公室。刚刚上位成为总经理的王子杰自然不会因为这个疑问败了自己的兴致。手捧一杯82年的拉菲红酒坐在总经理位置上那柔软的沙发转椅上,透过那落地玻璃制成的窗户整个浦东新区就落入王子杰眼中。浅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感受拉菲那独特的味道分子在自己的味蕾中雀跃,王子杰叹道:顶点的风景果然是最美丽的。
17小时前 鲁谷兰
现代聊斋之围巾
肖明喜欢围巾,尤其是白色的,一年他有三个季节脖子上围着条白围巾。围巾也不是别人送的,就是他自己在商场买的。18岁那年买的,到现在已经8年了。转眼是夏天了,街上的人们都穿起了短袖短裤,肖明也只好把心爱的围巾挂在了衣架上。那纤细窈窕雪白的背影越来越远,在即刻消入人群的时候,肖明眼前猛然出现了那条挂在自家衣架上的围巾。肖明说不清为什么,打开电脑,E盘都没有点开,就把E盘格式化了。
20小时前 招采枫
狐三娘
酒庐的老板娘无人知其来历,生得娟秀无双,风华绝妙,人称三娘。或好言央求,或蛮力强抢,竟都不能叫三娘点头。自去十里香喝了一盅酒便沉迷三娘,志在必得。先遣媒人携重金求秦晋之好,三娘冷眼以对;后亲往做诗以表用情之深,三娘一笑置之。王生方知三娘非浅薄女子,金玉不能博其青睐,才情不可动其蕙心,唯有精诚相待。三娘不笑不恼,放下美酒一盅便去了,每回如是。三娘不语,从袖中摸出一把尖耳牛刀,众人吃了一吓。
1天前 剑香旋
石婴
夜,让人沉迷,灯红酒绿的都市里,大多数人都是行尸走肉的金钱奴隶。人可以为了钱出卖任何可以出卖的东西,包括良知和生命。可是第二天当我打开DV的时候,我发现了恐怖的一幕,在DV的画面里,我看到一个婴儿趴在我的耳边,有一股股红色的气体随着他的呼吸在慢慢的往他嘴里钻,看着那个婴儿,让我想起了我供奉的那个石头婴儿,我联想起几年来发生的事情,还有梦里的事情,我感觉我的好运并不是那么的简单。
1天前 淦和煦
轮回中的缘
我是这个世界上的一个精灵,也许精灵这个称呼是我阿Q精神的自我安慰,其实我只是一个鬼卒,一个听命于地狱轮回司主的小喽罗。我总感觉自己是天上地下,六道轮回中最低贱的生物,只能在无边的黑暗里生活,永生永世,无谓解脱。记不清是鬼历中的那一日了,轮回司主把我唤了去,说我忠于职守,因为我已经在奈何桥巡逻了500年了,没有出过任何差错。
1天前 倪本
别碰我的手链
  陆正阳第一次见到程素素的手,就魂飞魄散。  陆正阳的眼睛被牢牢钉在这对古玉上。  偏她左腕上,松松垂了一串手链下来,珠圆玉润,相得益彰。  那双纤美的手把名片接了。  深夜,两个人并肩站在百货公司的对面,看程素素的手在橱窗之上展示着万种风情无边诱惑。赌气一样斜着眼睛看他,声音却爱娇,像嘴里含了一颗水果糖:别碰我的手链!
2天前 洛孤云
两鬼拜寿
在他四十岁的时候他的父亲葛荣成因病去世,他接替了家族的偌大产业。葛林华喜好结交豪杰,并且为人非常讲究义气,深得江湖上的人的喜爱。某天晚上葛林华在一个江湖豪杰家喝完酒,独自往家里走。葛林华呼呼大睡了两三个时辰,等到四更左右的时候,他的酒有些醒了。那葛林华在半醒半睡中听见这两个人的对话,便脱口而出的说了一句:你们跟我去我家!葛公天寿一百二十岁,葛家富贵延绵百年,我二人在此先拜寿祝贺。
3天前 冀刚洁
六指儿
刘玉芬走到厂门口的时候,保卫老张叫住了她,她回头问道,有什么事儿?在刘玉芬看来,今儿晚老张有点热情过度,甚至她觉得老张说要送她的时候还色迷迷的。那人说着,便弯下腰,来搀扶刘玉芬,刘玉芬本想说句感谢的话,她却看到对方伸过来的手,是六指儿。一年后,刘玉芬生下一个女儿,是个六指儿。
4天前 载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