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剧团深山奇遇记
2012年5月,山西台辽戏剧团到太行山深处的村寨送戏,举办小山村看大戏的文化活动。剧团一路颠簸着,到达了第一个演出点鸡冠村。鸡冠岭下的鸡冠村,有百十户人家,已经算是比较大的山村了。剧团到了鸡冠村时,天已过午。剧团的作息规律是:白天休息,晚上演出。第二天,台辽戏剧团转移到洼洼村演出。
幽灵Q
深夜,寂静的女寝室里,骆菲儿百无聊赖地搜索着网站里的网络小说,忽然听到敲门声QQ上线的敲门声。再看陌生人里,居然亮着一个,网名幽灵Q。幽灵Q主动找了上来。一股战栗感瞬间窜过骆菲儿的四肢百骸:幽灵Q,难道真的不是阳间人?一整天,骆菲儿上课都没心思,满脑子都是幽灵Q的事。急忙拉出QQ窗口幽灵Q又出现在了陌生人里。骆菲儿紧张地端起茶杯,幽灵Q嘀嘀找来了:小心烫。
良心桥
2013年元月,我接到一趟长途包车的活计,这要比跑短途拉客来钱得快,但一个女人家在异地他乡,总是内心忐忑,于是我一卸下客人,就冒雨连夜向家赶去。危难之时搭把手,这是做人起码的良心啊。我相信这是事实,因为现在心硬无良的人太多了,我的车加足马力,经过一座石墩桥,就到离这最近的县城了。临走的时候,我看到小桥旁边有块大石头,上面被人歪歪扭扭刻着三个字:良心桥。扪心自问,感谢我的良心救了男人,也救了我自己。
道听途说
孙大奎嫁娘
梧桐县有个孙大奎,这小子从小死了爹,是他妈秀云一手把他拉扯成人的。怕孙大奎受气,秀云一直没有再嫁人。孙大奎从小受到秀云的溺爱,养成了好吃懒做的恶习。两年前,孙大奎赌博输红了眼,背着秀云把家里的房子都输在了赌场上。这天,孙大奎因为跟秀云没有要到钱,冲秀云大发脾气,还砸烂了家里唯一的饭锅。然后,孙大奎摔门出去了。离开家的孙大奎找到了他的几个狐朋狗友,在一个小区里面偷了几辆电动车。
3小时前 郗子昂
聊斋异事之彦崖生
彦木柱到了四十几岁才与夫人生了一子,结果夫人因为岁数过高,生完孩子便死了,由于彦夫人生子之前还去崖边采摘野果,所以木柱给独子起名崖生。三乙道长见与崖生有缘,收他为徒,道长一身白衫,正气凛凛,住在芙蓉城山上的一座四合院里,一些信众会来拜见道士,修身问道,随兴也会给些钱财,崖生也跟着他一同住在山里。
16小时前 倪本
假发
美莎看着海报上明星的发型,心里羡慕极了,要是自己也能有那样的一头飘逸长发那该有多好。可惜美莎的头发有点先天不足,她的头发没有光泽还有点发黄,虽然美莎的脸很是漂亮,但这头头发总让她觉得遗憾,她好想要一头美发!最后反而把她的头发搞的更糟,美莎只得剃掉了头发去买假发,可是所有的假发她都没有看中,假发店的老板看她找得辛苦,神秘兮兮地凑上来将她拉到一边。
16小时前 焦笑容
见鬼 作者:heize
今天,我要去探望一位朋友阿良,他家住在偏远的小山村,叫祠堂寨,穷乡僻壤地方交通实不方便,坐客车到大路旁,再雇摩托车坐到村外的小路,要穿过一座大山步行三十分钟后才到达他那隐蔽的小山庄,只有几十户人家的村落。摩托车司机到小路旁就不肯前进了,说穿过大山的小路太崎岖,不好走,还告诉我大山是一个墓地,大半山都是坟墓,这附近的人死去都在这里入土为安,怎么不火葬?
1天前 微生丰熙
吃货
张兰兰是一个顶级的吃货,为了吃她什么都能做得出来的。这不,她刚在网上查到学校附近新开了一家叫吃货的世界的美食店,便决定只身前往。虽然有些偏僻,但张兰兰凭着一颗吃货的决心找到了这家美食店。果然准吃货一枚,菜名再吓人,张兰兰也照吃不误。饭菜做得特别好吃,张兰兰把所有菜都吃光了。张兰兰恶狠狠地说道。
1天前 羊绮琴
夜半幽灵
上世纪60年代,鲁西南的一个小山村里,发生了一件让人谈之色变的凶险事儿。田二狗附体了,附到了他们家的那条大黄狗身上。那是上一年的早春,他到山上砍柴,不巧掉进了天狗崖下幽深的石窟里。已经深度昏迷的二狗被人们抬回了家。二狗是被活活饿死的,队长不禁痛惜地说。二狗走了,老婆就成了田寡妇,两个刚满6岁的孪生儿子也就成了没爹的娃。生产队大院离田寡妇家不远,听到这怪消息的队长忙领着老会计、保管员一帮人赶来了。
2天前 冀刚洁
为你死去活来
明朝万历年间的一个傍晚,在青州古城十里外的驿站长亭里,有一个长得又黑又胖的养娘,斜站在亭侧。一旁是长相俏丽的丫鬟,用手斜举着一个八角的宫灯。可是这样的夜晚也不像办喜事的样子啊。天色越来越晚,已经接近子时了。看来今夜又要无功而返了。两人正想走向亭外的马车,踉踉跄跄走来一个年轻的后生。
2天前 荣正青
叶天士
康熙年间,浙江杭州人王佑与几个同伴去京城应试,他们最初走得是水路,待乘船走到姑苏的时候,王佑却染了疾病躺在床上,几个同伴便雇了一台轿子将他抬到城中,送到当时的名医叶天士的府上请他诊治。叶天士给王佑把了很长时间的脉,方抬头对他说道:你的病只是普通的感冒风寒,服一剂药就好了。叶天士听后眉头微皱对他说道:我看你就打消这个念头,最好哪也不要去了吧。
2天前 褒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