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点赞党
好故事推荐
新娘,你在哪里
小王被一阵闹铃催促后,终于起了床,但他感觉有点头疼,肚子也空空的,可能是昨晚喝多了酒。小王想着新娘优美的曲线时,不由得又想起了他的女友。小王经常去那家超市买东西,了解她也是南方人后,俩人就好了起来,渐渐的还在一块住了。写完后,小王把纸条叠好,悄悄地塞进新娘装的内衣兜里。两个月以后,小王辞了职,跟朋友又借些钱,在京郊开了个时尚小商品店,忙乎了一阵,总算把心和希望都寄托在这里。
机器人佐其欧
最特别的是在这座城市市政府的花园里,有一个叫佐其欧的花园工人,他是一个机器人。修理工泰木先生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他每次都能让佐其欧恢复正常,佐其欧总是比里——比波地叫着,一个劲地对他表示感谢。一天早晨,佐其欧醒来觉得浑身酸疼,一点也不愿意动弹。泰木,泰木,我是佐其欧。泰木给佐其欧上了润滑油,他立刻就能活动了。佐其欧谢过了泰木,拿起草耙子准备去干活。不,不,佐其欧只是出了点小问题。
贪赃枉法的平事官
过去有兄弟两人,都是财主,哥哥名叫檀若世质,弟弟名叫尸罗世质。国王知道后,派他池国家的平事官,即专门处理民事纠纷与争端的官。第二天,他带了一颗像鸽卵那么大的珍珠,来到檀若世质家,找到檀若世质的妻子,他说:“夫人!当年我曾向尸罗世质借过一点钱,现在他儿子向我要钱。今天特地送上珍珠一颗,这颗珍珠价值十万元。请您向平事官疏通疏通,尸罗世质的儿子向我要钱时,请他不要出面做证。”
贯通古今
中国神话故事:后羿射日
最早的时候,天上的太阳一共有十个,他们是帝喾和太阳女神羲和的儿子们。汤谷是东洋大海中的一块水域,因为太阳天天在此洗浴而滚热如沸水,因此叫做这个名字。汤谷内有一株同根生、树干互相依倚的扶桑树。十个太阳九个泡在树下的水里,一个登上扶桑树,轮流上岗。所以太阳共有十个,每天和人们会面的却只有一个。这大约是他们的爸妈帝喾和羲和给他们安排好的秩序。后羿,又称夷羿,善于射箭。
16小时前 板舒荣
巧媳妇
从前有个勤恳能干的老头儿叫张古老,他有一大份家业,拥有良田千顷庄园若干;有四个儿子:叫大郎二郎三郎四郎;有三个媳妇儿,叫大嫂二嫂三嫂;只有小儿子四郎还没娶亲。张老头儿心里想,为了这头家,我忙活了大半辈子,也该享享清福了,干脆在三个媳妇里选个聪明伶俐的,把家交给她来当吧!张老头儿计上心来,叫齐了三个媳妇,对她们说,如今农忙过了,你们都回娘家去歇歇吧。
18小时前 管盼翠
巧战恶白龙
老龙和恶白龙在德山水底空中激战了三天三夜,谁都没有沾到便宜,也只打个平手。双方来了个君子协定,决定明天在德山坪再分高低。老龙回到关上,命令老龟和一群虾兵蟹将轮流不间断巡查,严防白龙偷关。老龙就是抱着除恶务尽的誓死报效人间的决心力战恶龙,实战经验不足,耐力也远不如恶龙,如果继续大战没有胜算。老龙见白恶龙确实死了,这才变成晚上托梦的白胡须老头,向在场的众人行礼道谢,礼罢,腾空而飞,回德山关去了。
1天前 称萱彤
商老汉敲锣称体重
时光荏苒,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商老汉的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了。起初,商老汉夫妻二人因为舍不得独子而不肯同意,后来,经不住儿子的死缠硬磨,想想自己二人身体尚好,就终于松口了。这样,商老汉夫妻都以为自己的儿子可能已经死在他乡异地了,心里悲伤不已,也后悔不已。于是,这个外号就一直成为商老汉的代称。商老汉先后跑了几家,遭遇几乎都一样。商老汉面对如此的高度落差,不免感慨万千。
2天前 化旻
赢华是谁 赢华是谁的儿子他是个怎样的人
赢华又被称为公子华,赢华在历史上不怎么出名。他的事迹史学家也记载得不多,他的故事我们只能在别人的口中,对他有个大概的了解。在脑海中,细细地勾画他的轮廓,一个王朝宗室的公子,赢华,他也像历史上很多普通人一样,默默隐藏在史学家的笔尖中,淹没在历史的尘埃里。而《芈月传》里的赢华,他的身份是魏琰魏夫人的儿子。
2天前 忻清妙
莲子的味道
忙着寻人,寻找一个叫李林的大骗子。还在五年前,刘大海发动白水村里的老少爷们种起了莲子。莲子的香味儿传得也快,好多收购者蜂拥而至。最终刘大海牵头选定了李林这个买主。第二年,李林又来收莲子,白水村的莲子让他给包了圆,钱也不差半个子儿。三年前的九月,李林从白水村刘大海手中运走了两万多斤莲子,价值十几万元。
3天前 过康复
老公鸡与金豆子的民间传说
即便如此,哥哥嫂嫂还是嫌柱子拖累他们,在柱子十几岁的时候,和他分了家。吝啬的哥哥嫂嫂只给了柱子一间四面漏风的破房子、一亩干巴巴的旱田和一只不会叫的老公鸡。一天,这只不会叫的老公鸡突然开口说话了:柱子,你对我真好,我窝里有点鸡粪,你把它带到田里,埋在其中的一棵豌豆下吧。柱子赶忙按照老公鸡的指示,把鸡粪埋到了豌豆下。
3天前 淦和煦
门的故事
本来,围墙东边有一扇侧门,门外是邻居家的晒谷坪。走进邻居家的晒谷坪,邻居一家正在翻弄谷子,见我从门里钻出来,当即就惊愕了一下,随即张口要骂,或许看我是个客人的缘故,将那还未出口的脏言吞了回去,并飞快的把头低下去,装作没看见我。闹新房的时候,我出了一个节目,要求新郎背着新娘从洞房到侧门上晒谷坪,我的主意得到了大伙的一致赞同,新娘就腼腆的伏在新郎背上那扇小门,已经被漆成了红色,原来那斑驳的旧影不见了。
3天前 梁冷雪